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五、夜带金刀(六)
    云贵妃有些好奇是谁送来的消息,“是皇上送过来的?”

    “是皇帝,我叫人传话回去,让他准备北洋水师要行动了。”

    “这一来一往太麻烦了,太后何不自己告诉北洋?”云贵妃笑道。

    “该是皇帝下旨,而不是我这个太后下旨,”太后说道,“我可不愿让人指摘什么,横竖如今都有电报,他那里下旨也方便。”太后把玩着手里头的折子,“这个荣禄武云迪,实在是胆子太大了。”

    云贵妃听到了武云迪的声音,连忙站了起来,“娘娘,武云迪他?”

    “没事儿,”慈禧太后笑道,“只是他们先不去救乌兰乌德,这倒是让我惊讶,行军贵在迅捷,他们倒是十分明白。”……

    武云迪盘膝坐在地上,看着左右在张罗晚饭,大河之上,红日慢慢掉落,草原上布满了金色的光芒,虽然在布置晚饭,但是一点炊烟也没有,只有干巴巴的干粮,水是从河里打来的,倒也清冽,武云迪皱眉接过了干粮,“就是这些?”

    “将军您下令过不许生火,以防止被俄罗斯人发现,”亲兵说道,“所以只有干粮了。”

    “罢了,”武云迪叹了一句,“日后回京,再吃好的吧,这时候真是想着杏花楼的金银肘子了。”

    亲兵窃笑,武云迪才咬了几口干巴巴的粮食,有人就来报:“那几个蒙古人鬼鬼祟祟的,按照大帅的命令,叫人盯住了他们,今日有一个人写了一张东西,被我们抓住,从身上搜了出来,”武云迪接过来那块布,上面歪歪曲曲的写着字母文字,不用说,自然是俄文。“这些人都控制住了吗?”

    “都已经抓起来了,等候大帅的发落。”

    “带上来。”

    十几个被绑起来跌跌撞撞的带了上来,跪在了武云迪的跟前,武云迪看了看那块布。“我就说你们鬼鬼祟祟的,还自告奋勇要为我们做向导,原来是想做俄罗斯人的探子啊。”

    这些虽然是蒙古族人,但是一直生活在俄罗斯境内,早就已经是顺服俄罗斯的统治了。为首的人惊惧不已,只是事发,不得不咬牙坚持住,“你们根本就不是去乌兰乌德,你们还有别的去处!”

    “不错,说起来,倒是要谢谢你了,”武云迪把那块布丢在了地上,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听报。俄罗斯总督的援军去了乌兰乌德,我倒是要谢谢你,这样调虎离山的计谋,居然无意之间被你促成了。”

    那个首领要挣扎着站起来,却被清军士兵用枪把子狠狠的敲了几下后背,“给我老实点。”

    “哎,怎么回事,斯文些,我们可是仁义之师,不可如此粗鲁。”武云迪笑道,“给首领松绑。”

    准备无可奈何去死的首领反而被武云迪吓住了,面带微笑的武云迪在他看来犹如一个嘴角带血的魔鬼,“我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愿意去死,难道,”他身子瑟瑟发抖,“你还要折磨我吗?请给我一个痛快吧!”

    “起来吧,大头目,”武云迪拉起了那个首领。“我说了要谢谢你,把援军都吸引到乌兰乌德去了,能让我在这里方便行事,你现在在这个地方,是不是该知道我准备去那里了?”

    “你这个魔鬼,”首领嘴唇发白,“我要告诉你,你的阴谋是不可能会实现的。”

    “要是不能实现,你为何要急匆匆的派人传递消息?”武云迪笑道,逼近了那个首领,首领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我们已经离开乌兰乌德了,就在大兴安山下,这里没有俄罗斯人,你的消息也传递不出去,所以我可以和你说实话,你是这里的地头蛇,我不愿意杀了你,要知道,杀了你,很简单,”武云迪看了看两侧的刀斧手,“只是你若是死了,一了白了,你的部族怎么办?到时候俄罗斯和我们的怒火一起发作出来,你怎么承受呢?”武云迪走到了首领的背后,“你已经传递给了俄罗斯人虚假的情报,那么,你说,俄罗斯还会好好对待你吗?我听说这里的蒙古人过的很差啊,差不多是奴隶一样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跟这样的主子呢?要知道,中国人有句古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聪明的鸟儿要选择更好的休息地方。俄罗斯给的起的,中国人会给,俄罗斯人给不起的,中国人也会给。蒙古人在中国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我相信你还不知道,我们中国的皇后就是蒙古族人,将来的帝国的皇太子,身上就会留着蒙古人的血液,你要不是蒙古人我绝对不会废话,只是觉得大家都是一处的,库伦那里的蒙古人富成了什么样子?银子大把大把的赚进去,不要告诉老子,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点都不心动。”

    那个首领吞了吞口气,“北海一带的牧场都是归着大家,谁有功劳,谁就有草场,谁的功劳大,谁的草场就是大,你熟悉这里的地形地貌,你若是帮着我们快点行军,争取到充足的时间进攻,快速到达了目的地,你说,你的功劳大不大,俄罗斯不肯给你们的火枪,想要吗?中国的茶叶丝绸铁器想要吗?当然了,没有了你们这些蒙古屠夫,我们也不用担心就吃混毛猪。”

    “你真的能保证我们得到这些吗?”那个首领瞪大了眼睛,这对他来说,十分困难,蒙古人眼睛可是极小的。

    武云迪笑而不语,边上的亲兵喝道:“我们大帅可是太后妹夫,皇上的姨丈,一等伯,一口唾沫一口钉子,你说算不算数!”

    武云迪坐了下来,“怎么说?我可是没耐性的。”

    那个首领犹豫了许久,这才跪了下来,右手抚胸,“长生天在上,从今之后,我马德列部,就归服在中国将军的麾下,一直侍奉中国,除非草原变成海洋,北海变成雪山。”

    “很好,”武云迪哈哈大笑,“那你继续带路吧,我们若是快些,这可是头功,你这个老小子,说不定还能有个郡王当当!”(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