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六、北海之水(二)
    “这是什么?”卡卡洛夫的心掉进了下腹部,惊恐的看着那个在半空之中炸成一团红色烟雾的烟花,“难道是中国人拿下了厄尔口城之后,还要南下来攻打我们吗!”

    又一个传令兵上前准备说什么,“将军,中国人大概有几千人,已经从北边朝着我们进攻了!”

    不需要这个惊恐的传令士兵来告诉自己,卡卡洛夫拿起望远镜,北边踏着整齐的步伐,站成几排的中国士兵端着火枪,慢慢朝着防线走进,“准备好射击!”卡卡洛夫大声的下令,“是!”

    俄罗斯士兵准备还击,虽然他们刚刚才休息,但是更可怕的事情不用多说,他们都切身体会到了,南边的骑兵也发动了冲锋,卡卡洛夫险些跌倒,这是最差的情况了,“他们准备把我们夹成三明治!”

    “将军大人,西边的炮台被中国人占领了!”

    “还有北边的粮食库!和存储弹药的地方!”

    卡卡洛夫看了看北边,北边燃起了许多黑烟,砰砰砰的火枪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再看了看南边,呼喝的骑兵四处出击,有些已经踩上了掩体。他咬咬牙,“我们撤退!”

    “去那里撤退?”

    “去北边!”卡卡洛夫说道,“北边的中国人没有骑兵,我们可以逃脱,不然被骑兵追上,只有死路一条。不能管那些前面的士兵了!”卡卡洛夫奔下了炮台,翻身上马,“就我们几个,快走!”

    耳边越来越多的是中国人的声音,这些该死的中国人,卡卡洛夫刚刚摆脱了一队意图追击自己的火枪小分队,但是自己的随从已经损失了一大半,只剩下孤零零的四五个人骑着马跟着自己,夕阳之下硝烟四起,卡卡洛夫拿着马缰。飞驰在兵荒马乱大声咒骂着该死的中国人,“我一定要回到总督府,再率领大军回来报仇!”

    “砰砰砰”几声枪响,打中了卡卡洛夫的肩膀。他大叫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亲兵连忙下马搀扶住卡卡洛夫,幸好没有打中要害,卡卡洛夫满脸冷汗。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挣扎的想要站起来,旁边一声大喊,“嘿!”

    卡卡洛夫面如死灰,一队百余人的火枪兵围住了自己,他不得不举起了手,几个士兵过来把他捆了起来,一个面容沉稳的男子慢慢走了出来,他似乎已经知道这个就是本地的将军,“将军你好。我远道而来,您不准备招待一二吗?”

    通译把话翻译了过去,卡卡洛夫闭着眼,一脸认命的表情,“我是你的战俘,我愿意向中国投降。”

    “除了投降之外,你还可以做的更多,将军,”荣禄看了看乱成一团的防线,“我要你下令。所有的俄罗斯士兵全部放下武器,向本帅投降。”

    卡卡洛夫愤怒的盯着眼前这个可恶的中国男人,可是这个中国男人只是风轻云淡的笑着,不以自己的怒视有所变化。他挫败的叹了口气,“愿意听从你的命令,将军阁下。”

    八月十三日,皇帝接到奏报,八月初九,荣禄乘坐工部工匠打造的船只。穿越北海之水,突袭厄尔口城,半日之内攻下空虚的厄尔口城,随即南下,和乌梁海马德山部夹击斯柳迪杨卡防线,卡卡洛夫被俘获,斯柳迪杨卡防线的俄罗斯士兵除了死了的,别的都全部投降,北海之西已经肃清,荣禄又组织骑兵九千,北上再次攻打厄尔口城,将上次不在城中逃过一劫的厄尔口省长杀死,再度攻占了厄尔口城。消息一传回国内,朝野沸腾。

    “好啊好啊!”皇帝兴奋的连连拍手,这时候他刚刚出了漠南,到了额尔可图一带,白色的大帐刚刚摆下,他就迫不及待在羊毛毡上盘腿坐下,挥手让布置大帐的太监们退下,高兴的对着沈桂芬等一干随从大臣们说道,“荣禄不负朕望,果然速速攻克了厄尔口城!”

    “北边战事之胜,除却将士用命,装备精良之外,皇上亲自来库伦督战,鼓舞士气,这才是第一要紧的,”沈桂芬说道,“皇上又让其自行其是,若非如此,荣禄必然不会行此横渡北海之险招。”

    皇帝满意的点头微笑,“荣禄的奏报里说的清楚,北海之中夏日狂风颇多,风暴之大,可比外海,所幸天随人愿,一路上风波不惊,顺风顺水,这才顺利克下厄尔口城!”

    “可见北海之地,必然属我大清,”庆海恭贺,“臣等恭贺皇上。”

    “且不忙着恭贺,这接下来还有别的地方,朕亦是要听到捷报,朕如今的胃口可是大了许多,江忠源,军械可还是够用?”

    “回皇上,昔日官道刚刚建成的时候就已经将许多火枪火炮运送到了库伦,足够大军之用,此外,荣禄在折子所奏,厄尔口城的军火库也已经夺下不少,必然是够了的。”江忠源说道。

    “荣禄在折中所说,派一队人马驻扎厄尔口城之外,大军要南下,绕着北海前往乌兰乌德支援杨岳斌。”

    “这次怎么不继续在北海上过了?”皇帝奇道。

    “大军出动,不比荣禄两千人奇袭,可缓缓图之,”沈桂芬说道,“乌兰乌德已经有了西伯利亚总督的援军,急切之间难以攻下,偷袭怕是无功,荣禄如此行军,也是老成持重,只要大军层层围住乌兰乌德,小心行事,不怕俄罗斯人还有什么翻云覆雨的手段。”

    “如此就甚好,乌兰乌德处的俄罗斯军队若是能予以剿灭,那北海之地,俄罗斯人再也不能称霸了,”皇帝点点头,“沈中堂,你拟好赏格的事儿,虽然战事未定,有如此大捷,不可不庆贺,先发旨意前去嘉奖,饷银什么的不妨也先发下去,咱们还没到库伦,他们就这样的勇武,传旨下去,让皇后他们在后头慢慢跟着,咱们快着些,马上去库伦,”皇帝得意的笑道,“我要离着军报更近些!”(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