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六、北海之水(五)
    马匹兴奋的打着喷嚏,却被嘴巴上的撂子堵住了,发不出一点点声音,暮色渐渐降临,十余里之外的城池开始点起了火把,城市里十分寂静,似乎没有一丝一毫即将面临敌袭的危机感。

    武云迪满脸胡子拉碴,用马鞭指了指不远处的城池,“这里就是尼布楚城了?”

    “是的,”那个蒙古头领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大帅,我要不要去打探一下城中有多少守军?”

    “不不不,”武云迪摇了摇马鞭,“为了防止你犯错误,所以就不劳费你了,守军如何,我已经有了安排,”武云迪问亲兵,“白莲教的道爷们呢?或者是喇嘛?在这里的?”

    “守城大约是三千人。”亲兵禀告,“最近没有异常的兵力调动动向。”

    武云迪微微皱眉,“三千人,是块硬骨头啊,两位参谋大人,您们的意思呢?怎么进攻?”

    “直接攻击,”德国参谋汉诺威说道,他是一个留着红色大胡子的日耳曼人,“俄罗斯人在这里没有防守,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快速的进行攻击,先出动骑兵,再让火枪兵出马,这样能够保证机动性和进攻性相统一。”

    “好,”武云迪转过头看着已经跃跃欲试的属下,“不用说了,这就是荣禄大帅交代给咱们的目的地,拿下了尼布楚,三城连成一线,俄罗斯在此地再也硬不起来,传令,破城之后,此地府库尽数都给兄弟们自己拿!”听到这个消息,就连那个蒙古首领都呼气粗了起来,尼布楚可是俄罗斯远东第一富庶之地。多少年压榨各部得到的金银财宝,“大家统统都有,只是不许屠城,将来这可是大清的城池!”

    众人低喝,“出击!”如钢铁洪流一般的骑兵呼喝着下了山坡,朝着不设防的尼布楚涌了过去。

    杨岳斌这时候依然是满脸脏东西和汗水。他听到了荣禄的话,不免微微一怔,“武大人,去了尼布楚?”

    “正是,”荣禄摊开奏报,“七月二十日索尔山出发,翻过大兴安山,顺流而下,八月初三日到达尼布楚城7□style_txt;外。借夜色偷袭,俄人无防备,大乱,黎明寅时三刻攻克尼布楚,俘获尼布楚省长并官员十多位,己方损失五百七十八人……”

    “啊!”杨岳斌猛地跺脚,“这个武云迪,真是坑死我了!来人。”杨岳斌咬牙,“本将亲自去攻城。务必要把乌兰乌德城拿下!”

    杨岳斌转身离去,站在荣禄身边的威廉闲闲的说了一句,“大人您使用的是贵国的激将法吗?”

    “是的,三路大军,已经胜了两路,”荣禄说道。“就剩下这乌兰乌德城,不能克尽全功,这不免是憾事,西伯利亚总督大约想着若是夺回两城,还不如保住没有失陷的。这里必然有大战,之前都是急行军偷袭得手,大约是俄罗斯人也不服气,说中国人只会用阴谋诡计,这几日携大胜之余威来攻打乌兰乌德城,较量一二,看看双方到底谁才是北海之主!威廉将军,请您把攻城的力量增强一成?如何?”

    威廉心里默默算了算,点点头,“可以增加百分之十。”

    营外响起了雷鸣般的马蹄声,中军来报:“杨大人已经率领其部出发攻城去了。”

    “他的大部分是骑兵,命令火炮火枪两队对城墙火力保持压力,”威廉从胸前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把休息的第三队排上去!”

    “是!”

    “俄罗斯人以为自己是欧洲的第一霸主,从来都是瞧不起别人的,除了英国他还稍微忌惮一点,对于德意志也缺乏应有的礼貌和尊敬,”威廉将军在普法战争之中获得了现在的这个爵位,并被选中前来远东执教,军人是天生的鹰派,他十分兴奋,“吞并波兰公国没有照会我们德意志,这么无礼,说实在的,我们德国还不如贵国的皇帝有魄力,敢于出手。这下可让我们抓到机会了,好好的羞辱一番双头鹰!”

    “传令武云迪,”荣禄踱步想了想,“东路大军归他统帅,尼布楚已经攻克,那他就坚守此地,我这里不需要支援,坚守尼布楚,等候国中的旨意。”

    “嗻!”

    “这个小子,”荣禄看了看奏报,“尼布楚府库空虚,无所缴获?这话也就是骗骗书呆子罢了,”荣禄对着威廉参谋说道,“尼布楚府库充盈,这个武云迪,怕是吃饱咯。”

    “在异国的抢劫可以增强军队的凝聚力,这是不可否认的,”威廉参谋说道,“只要注意影响,提高警惕,不要被敌人偷袭,这完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恩,”荣禄点点头,“尼布楚已经克下,可以露布报捷回库伦了。”

    文书写好了捷报,荣禄看了看审核了一番,改了几个字,就让文书八百里加急送回到库伦,就在这个时候,帐外响起了欢呼声,传令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报大帅!杨大人带着兄弟们已经攻上了东城城墙,现在占据了一个角楼!”

    荣禄刷的站了起来,走出了营帐,用望远镜看着乌兰乌德城,只见到东城门上的城墙人来人往,双方交杂在一起混战,他连忙下令,“命火枪火炮营全力攻击四周城墙,其余诸部支援东城,一定要占稳咯!”

    “嗻!”

    “这个老杨,”荣禄兴奋的挥了挥拳头,“到底是有一股蛮劲!这样几下就上了城墙!乌兰乌德指日可下!”

    东城之上犹如绞肉机一般的厮杀着,两方混战在了一块,无法用火器,只能是白刃相斗了,杨岳斌的锁子甲上已经有两枚箭头插在里面,但是他丝毫不觉得疼痛,在自己的亲兵随行之下,犹如一把尖刀,所到之处,俄罗斯人无不溃败,越来越多的中国士兵涌上了城头,杨岳斌哈哈大笑,一脚踢飞了拦在自己面前的一个黄头发士兵,“痛快痛快,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带着亲兵下了城门,见到一个穿着高级军官服饰的人带着几个士兵慌慌张张的往下逃走,杨岳斌大喝一声,“哪里逃!”一个箭步上前,手起刀落,顿时将那个武官砍翻在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