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大捷之后(一)
    “所之地,虽然只有百余里,可俄罗斯在此众多城市都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从厄尔口城到尼布楚一线,尽数归中国所有,这块地方看上去是不大,较之西伯利亚总督府,只能说是一点点,如今臣以为,还是以胜求和,好好和俄罗斯人坐来谈判就好。若是能将国境线往北海一带推送,逼得俄罗斯人割地求和,臣以为,这番就是大胜。”

    “此外,尼布楚之地旧年就是中国之土,”沈桂芬说道,“康熙年间,索额图与俄罗斯谈判,就尼布楚和雅克萨两地之归属纠缠不清,圣祖皇帝原意是一定要俄罗斯人退出尼布楚城,但是西北烽烟起,准格尔部反叛,大军要谋划西北,故此不得不放弃了尼布楚一带,将雅克萨一城设置为未商议定区域,也就是《尼布楚条约》之后,北海之地再也不属中国,武云迪千里奔袭,拿尼布楚城,我们说起以前的事儿,保不定俄罗斯不得不捏着鼻子忍去。”

    “朕意,北海三城全部归属中国,北海之水也要喝的到,”皇帝点点头,划了自己的底线,“别的事儿都可以谈,庆海,你是理藩院尚书,以前总理衙门未设之时,都由理藩院来处置与俄罗斯之事,你不妨派出使节和西伯利亚总督谈谈看,沈中堂,你把接来要做的事儿,拟一个条陈出来,怎么和俄罗斯交涉,交涉些什么,不妨先拿出来,再送到京中去,叫总理衙门去谈。”皇帝十分高兴,“宣宗皇帝以降,对外之战。虽有大胜,却未曾有攻城略地之荣耀,如今夺得北海之地。不管将来如何,如今这大胜。必然是要露布天,报捷传于八方的。”

    “乌里雅苏台诸藩慑于国朝天威,从此不敢再有二心了。”庆海连忙说道。

    “如今看来就是这样,”皇帝笑了起来,今日的确是心情十分愉悦,“你拟一道旨意,沈中堂,等晓谕诸藩。现在先见一见这些土皇帝吧,伯王,你带着引见。”

    “嗻。”

    虽然八月中秋已经过了,重阳节还没到,但是北京城依旧是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内务府名的六层楼大商铺,挂出了黄色金色红色精美的贴画,上面写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大吉大利”并各种葫芦如意蝙蝠灵芝等吉利图案,寻常人家是不许用明黄色的,但是这些贴纸上都是用明黄色做底reads();。金色勾边,红色写字,十分富丽堂皇。寻常人家自然是不敢卖的,只有内务府才敢,所以一时间供不应求,售价又是极为便宜,五文钱一张,满城家家户户都贴满了这些贴画,其中卖的最好的,还是北海捷报传到京中之后,大商铺连夜出的“捷报频传”和“旗开得胜”。

    胡同口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子围着一户人家的门口。那个人家的当家老爷红光满面,背着手抬起头。看着人在自家的大门口两边贴上了两幅贴画,一左一右。正是“旗开得胜”和“捷报频传”,小孩子们兴奋的看着上头的贴画,“瞧瞧,这是火枪,还有大马,那块腰子一样的湖水,就是北海吧!”

    “捷报频传”四个大字边上绘着一个新月模样的蓝色湖泊,湖泊边上还有许多战马和战士模样,“旗开得胜”四周画的是武器和几座城市,两幅画一概用吉祥的祥云图案衬托,小孩子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两幅画,瞪大了眼睛,口水流出来都不自知。

    一个妇人拿了许多桂花糖出来分给小孩子们,小孩子们连忙打招呼,“**奶您好。”“谢谢您的赏赐!”

    妇人笑眯眯的看着门前热闹的样子,对着自家老爷说道,“老爷,北海大胜,咱们桂哥儿也该回来了吧?”

    “那里有这么快?”当家老爷摇头晃脑,满意的看着自家门上的贴画,“万岁爷才到库伦,还没有说要班师,要我说,就该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打到俄罗斯皇帝的京师去,把他们的老巢也给端了,这才是痛快人心!”

    妇人有些担忧,但是见到自家老爷兴奋的样子,也不忍打扰,“这贴画怎么从前没见过?”

    “是为了北海大捷内务府赶制出来的,幸好我去的早,”那个老爷喜滋滋的说道,边上的一群小孩子瞪大了眼睛听着故事,“咱们是从军人家,这原本就是该给咱们贴的,只是如今还不多,幸好我和管事的还有些老相识,他先匀了两张给我,再多也没有了,”有个小孩子想伸手出去摸一摸那画,老爷笑眯眯的拦住,“嗨嗨嗨,这可不许乱摸!”

    “二老爷,我知道这上头的字儿,”一个大些的孩子拍手笑着说道,“是捷报频传和旗开得胜,对不对?小学里头老师都教过了!以后我也要和桂哥哥一样,学好知识,再去讲武堂,杀洋人!”

    “杀洋人咯!杀洋人咯!”胡同口几个小孩子拍着手,高兴的叫着。两个巡逻到此地的警察摇摇头,哈哈一笑,“这些小屁孩,志向倒是远大的。”

    “谁说不是呢?”两个人巡逻出了胡同口,到了外头的大街上,只见到几个洋人坐着西洋马车急匆匆的从大街上奔驰而过,“嗨,这是哪国的洋人?”

    “瞧见那国旗了没?”另外一个人说道,“在马车头上,两头老鹰,这是俄罗斯大使的车子!”他幸灾乐祸的说道,“大约是急着去总理衙门抗议去了,要我说,如今市面上俄罗斯人是最叫人看不起的洋人了。”

    “这是什么道理?”

    “什么道理?前倨后恭罢了,之前咱们还好说话,叫他不要侵扰新疆边境,他不听,还态度傲慢,对着总理衙门不理不睬,如今皇上发了狠,要给俄罗斯好看,御驾才到库伦,北海三城就都以攻了,北海咱们就占了一半,这俄罗斯人要慌了,这些日子你是不知道啊,我有个同宗的三叔公在总理衙门当差,嘿嘿,这些日子,那里头可热闹极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