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大捷之后(二)
    “怎么个热闹法?难不成,俄罗斯人又去大吵大闹了?”

    “如今他们可还敢?老那,这大使牛掰不牛掰,我如今看来,都是归于本国武力如何,你瞧着那英国大使,看上去虽然是彬彬有礼的,但是内里骄傲的很,寻常人是不会理睬你的,这是为什么,还不就因为英国牛呀,总理衙门头一个尊敬的就是他,什么法国奥国都要靠边站,俄罗斯原本也是牛气冲天的,以为在新疆搞东搞西,咱们拿着它没办法,那鼻孔都要朝天去了,没想到,嘿嘿嘿,这一朝咱们来了狠的,你瞧见没有,色厉内荏,说的就是他们,那捷报一出来,他们原本是极为嚣张的,可如今连嚣张都没有了,只剩下恼怒,六王爷也不和他们见面,只是叫总理衙门交涉,听说,”那个男的压低了声音,“已经准备要议和了!”

    “怎么会要议和?”另外一个声音里面透着惊讶,“这可是才胜了洋人!”

    “谁说不是呢?可这大概是差不离了,咱们都听到了传闻,这事儿,就有可能,我也纳闷呢,刚刚打了胜仗,怎么又要议和了?不过也有他的道理,咱们离着俄罗斯的京城几万里远呢,难不成还打到他们的京师去?如今拿下了北海,可也算是大功一件啦。”

    “捷报上可只是说拿下了北海南边的地方呢,最多半个北海,那里就拿下了整个北海。”

    “不管怎么说,见好就收,这是朝中大老爷的风格,论起来那些学堂的学生,他们可是喊打喊杀,要杀到俄罗斯京师的,那里能够呢?”……

    朱格列夫急匆匆的走进了总理衙门,两边的人纷纷阻拦,“我要找贵国能说话的人,而不是你们这些该死的下人!”朱格列夫大声的咆哮。暴躁的声音之中透着惶恐不安,“你们要是觉得能和俄罗斯帝国对话,那就继续阻拦我!”

    苏拉和总理衙门章京们纷纷退后,不敢阻拦。大部分人犹可,有些人却是十分不忿,悄悄大声嘀咕,“在这里耍什么横呢,有本事。去北边和咱们的十二镇横一横?”

    俄罗斯大使的通译是一个俄罗斯人,他听懂了那个人大声的嘀咕,明摆着要让自己听清,但是他苦笑,没有和朱格列夫说明这点,现在的他们,实在不能在言语上讨到什么便宜能够沾沾自喜了。

    朱格列夫在总理衙门的大堂前大声咆哮,“贵国是这样对待外交官员吗?!我要向贵国皇帝递交国书,说明你们的蛮横无理,拒绝和外交官员进行外交事务的洽谈!”

    大堂里头跑出来了一位章京。他微笑对着朱格列夫拱手,朱格列夫怒视这个章京,“怎么?贵国还要继续当缩头乌龟吗!”

    那章京面不改色,说道,“大使先生息怒,文中堂已经在大堂内等候大使先生莅临了。”

    朱格列夫冷哼一声,跨步进了总理衙门大堂,文祥和奕劻已经一起在里头候着了。

    朱格列夫也不鞠躬,大声的说道,“贵国难道以为。一直避而不见就能拒绝我作为俄罗斯大使的请求吗?”

    “自然是不能的,”文祥笑眯眯的捻须笑道,他忽略了朱格列夫的不礼貌,文祥作为军机大臣。和总理衙门第一协办大臣,中外视之为宰相,区区一个俄罗斯大使的身份而已,见到自己居然不行礼,实在是不成体统,所以文祥也就懒得起身相迎。反正自己的身子一直不好。“就像贵国在北海,一样无法阻拦我大清士兵的前进步伐。”

    朱格列夫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文祥慢悠悠的喝茶,准备看这个俄罗斯大使怎么继续下去,要是他还发飙,那自己宁愿是办不好差事也一定要驱逐此人,叫俄罗斯人再派一个懂礼貌的大使过来。

    朱格列夫连续深呼吸几下,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怒气咽了下去,“我不想和贵国有什么口舌之争,但是我一直没有面见到贵国外交的高级官员,对于贝加尔湖一带发生的军事冲突,我国认为,这是对我国主权行为的无耻践踏,和对沙皇陛下的挑衅,我代表沙皇俄罗斯对贵国提出严正的抗议。”

    文祥咳嗽一声,看了看奕劻,奕劻伸手请朱格列夫坐下,“大使先生,对于北海的举动,我们中国认为,这是蒙古部落针对贵国无耻屠杀土尔扈特部牧民自发组织的反抗行为,与我们政府无关,不是中国的政府行为,我们政府也已经下令,不许蒙古牧民针对贵国继续发动报复行为,所以请大使先生放心。”

    “我不想听这些无耻的解释,”朱格列夫强忍着怒气,但是他抓住了奕劻话里的意思,“大人你的意思是接下来是不会继续发生更多的冲突吗?”

    “这完全是看贵国的诚意了,要知道我们中国的皇帝,同样是蒙古族百姓的皇帝,他们的安危和幸福也同样挂在我们中国皇帝的心上,皇帝陛下在库伦下了旨意,要求我们和贵国进行接触,确保蒙古族的牧民们有自己的栖息地和生活范围。”

    “我们已经从伊犁河退出了,确保不过再度不小心进入中国国境”朱格列夫耐心的解释着,“对于浩罕国,我们改变了之前的观点,承认浩罕是贵国的属国,俄罗斯会尊重浩罕国在中亚的统治,我相信,这些地方都足以让贵国的蒙古族人过得很好,”朱格列夫心里再加一句,大不了让阿尔泰一带的土地再给一点你们,横竖已经被土尔扈特部侵占了一些。

    奕劻摇摇头,“贵大使说的太简单了,退出伊犁河和保证浩罕国的统治,这是原来就必须遵守的,没有什么可说的,毕竟是贵国侵犯了我们大清在中亚的宗主国权益和领土完整,不能将贵国的违法行为改正了就是认为对中国进行了补偿,”奕劻严肃的说道,“这样是没有道理的。”

    上帝啊,真是天大的笑话!朱格列夫心里在狂喊,什么时候伟大的斯拉夫民族,高贵的第三神圣罗马帝国,将光芒照耀欧亚大陆的沙皇俄罗斯,需要对这个远东的蠢猪国家进行什么可笑的补偿?(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