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计划 > 二十七、大捷之后(四)
    朱格列夫双眼发直,许久没有回过神来,奕匡接下来的话似乎已经成为他耳边的嗡嗡声,完全听不清什么话,朱格列夫放空的眼神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对不起,贵国的意思是什么?我没听明白?”

    “北海之南,都归中国所有。”奕匡严肃的说道,“大使先生听清楚了吗?”

    朱格列夫终于听明白了中国人的意思,“贝加尔湖以南?”他的脸色变得雪白,比他的白手套还要白,“贵国是在开玩笑吧?”

    “中国在官方行动之中从来不开玩笑,”文祥冷冷的说道,“不像贵国从来都是黑白颠倒。”

    “贝加尔湖是俄罗斯的领土!”朱格列夫终于忍不住咆哮了起来,“贵国这是对俄罗斯巨大的侮辱!”

    文祥皱眉,站了起来,对着奕匡说道,“贝勒爷,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随即转身从屏风后消失。奕匡站了起来,送走了文祥,他不悦的看着满脸通红的朱格列夫,转了转手里的扳指,“我说大使先生,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这实在是有失体统,对于中国的条件,你要是不满意,可以说出来,完全没有必要如此激动?文中堂可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你会面的,你就这样气走了文中堂,接下去的事儿怎么谈!”

    “不用谈!”朱格列夫大声咆哮,“绝对,绝对不用谈!贝加尔湖是俄罗斯的领土,俄罗斯的领土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我记得金州就是从贵国手里买的,”奕匡悠悠说道,“这话也就是骗骗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就不用再这样用暴怒来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了,贵国对于新疆和浩罕的事儿,”奕匡眼睛直视朱格列夫,“必须要付出代价。”

    “钱我们不需要,什么赔礼道歉也不实惠。想必贵国也拉不下这个脸面来赔礼道歉,”奕匡把身子靠在后背上,舒了一口气,“北海之地。如今已经在中国之手,你再怎么生气也无妨否认这点,请不要逼急我们,要是沿着现在的南风,我们的军队一直朝着西边和北边杀去。我相信,贵国还会继续头疼的。”

    “难道我们俄罗斯就没有继续后手吗?”朱格列夫沉声说道,“我们绝不会允许事态继续恶化,虽然现在贝加尔湖一带的局势已经恶化了。”

    “我相信贵国可以达成这一点,”奕匡耐心的说道,“但是贵国还要不要争夺黑海的出海口和巴尔干半岛?若是贵国愿意放弃这么重要的生命线,而掉转头和中国争夺无关紧要的北海,那我们也愿意奉陪,毕竟贵国如果都被烧坏了脑子……”

    “您的要求我无法答复,也无法答应。”朱格列夫站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我要向枢密院汇报这件事。”

    “请便,”办理外交以来,算这次是最春风得意了,奕匡按捺住心里的得意,淡然笑道,起身送了送朱格列夫,“我需要不要等太久,毕竟很多国家。”奕匡若无其事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等着和中国商谈。”

    虚伪企图骗取俄罗斯领土的招数,朱格列夫起身,平静的走开。他准备接下去要和枢密院汇报,中国人已经攻克了贝加尔湖南部的领土和城池,不可能仍由这件事继续发生,接下来一定要有个交代,他清楚的明白,之前北部局势没有变化之前。自己所想让浩罕中立,保证西北边境稳定的条件,在现在已经没用了,丝毫不能引起中国人的兴趣,“可怕的中国人,”朱格列夫上了马车,脸上的坚强一下子全部卸了下来,露出了软弱的表情,“为什么他们的胃口那么大!”……

    “俄罗斯人最要面子,所以不能轻易得罪,或者说,不能往死了得罪,”慈禧太后说道,“若是有实力一下子打死他,也就罢了,若是往死了得罪了,却还打不死,日后必有大患。这也就是皇帝不对俄罗斯宣战的道理所在,不宣战,他们可以假装是边境的冲突,不会影响到俄罗斯在欧洲霸权的争夺,万一宣战就无可收拾了,我可不想和奥匈的皇帝一样,在克里米亚战争之中倒戈一击,害的沙皇服毒自杀,这样的大仇,啧啧啧,我不愿沾染,所以控制住战事,但又不能不重视,皇帝出巡是最好的法子,借着巡视蒙古诸藩,实则督战,有了实际的作用,所谓什么宣战不宣战,其实也不重要了。”

    “有太后在里头为皇上出谋划策,俄罗斯人跳梁小丑,不足为惧。”塞尚阿说道。

    “不,”太后听到塞尚阿的说话,不由得一笑,“这是皇帝他自己个的主意,我没出谋划策,皇帝到底是历练出来了,”太后的脸上露出了荣光,神情显得十分骄傲,“外头的大事无忧了。”

    “皇上刚刚亲政,就有如此大捷,可谓是天命的真主,”塞尚阿说道,“如今对俄罗斯既然大胜,想必以后外朝,外国,都不会有人置喙万岁爷的旨意了。”

    塞尚阿到底是老辣,清楚明白的知道了为何皇帝要对俄作战,太后还支持的道理。慈禧太后笑而不语,“希望如此,打下了北海,接下去,就有别的事儿要忙乎了。”

    太后没明说,塞尚阿也不能问,太后又问:“虽然如今说的早了些,但是也可以问问你的意思,北海一带必然是有咱们的土地了,不管是多还是少,说好要分给各部的,到底也要分下去,不能被人说咱们言而无信,这分地儿怎么分?你有主意了吗?”

    “这事儿,蒙古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眷都来找过奴才了,”塞尚阿笑道,“都要在里头分润,我是说的明白,没有出过力的,那就别指望了,出力多的拿的多,这是自然,此外,诸部大小不一,不宜将一部之地致予同一处,各部杂之,这是最好的法子,自然,打下的城池是不能分的。”

    “你的法子很好,就这么做去就是了。”慈禧太后笑眯眯的点头,“现在就等着总理衙门怎么当差了?若是纵横捭阖运筹帷幄,说不定咱们能过个肥年。”(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