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二十八、返京之前(二)
    太监们鱼贯进了大帐,把膳食拿了上来,皇帝歪着身子坐在宝座上,默不作声,脸上却是喜气洋洋的,见到众人拿齐了膳食,看了看,“怎么没有酒?”

    “这里头的酒都是蒙古的烧刀子,奴才怕皇上喝醉了。”陈胜文回道。

    “无妨,拿一壶上来,”皇帝笑道,这时候王庆琪也进来了,皇帝指了指王庆琪,“仙卿亦是好酒量,我们分一分,不算多的。”

    陈胜文见皇帝兴致颇高,不敢再劝,小太监瞬间就拿了一个银壶上来,到了库伦都是按照蒙古人的方式用膳,帐内摆好了一个长条形的桌子,皇帝盘膝而坐,招手让王庆琪靠着自己,坐在了长桌子的下手,太监们用小银刀把考好的羊肉切成了一条条,连同粗盐一同献到了皇帝的跟前,皇帝让王庆琪吃,“这是最好的小羔羊,味道甚美,且绝无膻味,你试试看。”

    “谢皇上。”王庆琪谢过,夹了羊肉吃了起来,太监又给两个人倒上了烈酒,皇帝喝了一口,呛得满脸通红,王庆琪连忙抚了抚皇帝的背,太监们吓得脸都白了,皇帝用白毛巾擦了擦嘴巴:“无妨,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烈,一不小心就呛到了。”

    “皇上,不如换了马奶酒来吧,”王庆琪说道,“那个虽然口味独特,倒也比这个好喝。”

    “那就换马奶酒,”皇帝挥挥手,让伺候用膳的太监都退下,只留下了一个陈胜文伺候,两个人无语用膳,“我瞧着你酒量倒是好,仙卿,怎么样,什么时候醉过?”

    “也不是酒量好,只是素来喝酒的时候少,”王庆琪笑道。“比如在这样御前伺候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喝醉了,免得御前失仪。”

    “怎么,”皇帝笑道。“自己在家难不成都是不喝的吗?”

    “微臣都在宫里头伺候,寻常休沐的时候都往着琉璃厂淘淘旧书,除却同年之外,往来的人也少,这应酬自然更少了。臣也不是喜酒之人。”

    “在御前有什么拘束的,”皇帝的脸红彤彤的,“你家里没人,想必也是无聊,这宫里头你如同家里一般就好,你既然能喝,就多喝几杯。”

    “多谢皇上。”

    马奶酒一下子就到了,陈胜文给皇帝斟酒,皇帝拿过了酒壶,“我自己来。”

    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王庆琪倒了一杯,两个人碰了碰杯子一同喝了,王庆琪说起了来北边的趣事,又说白莲教的道士打探消息十分厉害,皇帝点点头,“说起来,劝降白莲教的事儿,我是不赞成的,只是那时候皇额娘定了主意,我也不好反对。如今看来,十分有用,特别是西北一战,和如今的北海征战。这些道士看来颇为厉害,传递消息,安抚蒙古诸部,前日库伦的活佛还找到朕抱怨了几句,说白莲教到了这里,于佛法无益。哈哈我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香火钱少了,我才不理他,只是好言安慰了几句。”

    “可是到底也有忧虑,”皇帝说道,“这些人打探消息如此厉害,万一将来有了反意,怕还是后患无穷啊。”

    “皇上乃是圣天子,无人会有异心的,”王庆琪说道,“白莲教传承千余年,到了皇上这里才名正言顺的传教,感恩戴德之心绝对不会少的。再者,如今理教院管的很是严格,又何须担心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你说的也有道理。”皇帝听到了王庆琪说的话,十分高兴,接连又是喝了好几杯,陈胜文给皇帝布菜,“万岁爷,吃些菜,不然空腹容易醉,这马奶酒后劲最足。”

    “啰嗦死了,滚一边去,”皇帝笑骂道,“今个高兴,北洋水师到了吉林海外,这样子,什么武装船只就没用了,北海又是大捷,朕在库伦,实在是高兴,今个多喝一杯有什么关系。”

    陈胜文不敢说话,只是拿眼窥着王庆琪,王庆琪劝道,“皇上,这些菜我大都不认识,也不知道味道如何,皇上何不介绍一二?”

    同治皇帝点点头,“让陈胜文一道道菜说来就是。”

    于是陈胜文趁着机会把各样菜式一样样的拿上来献给皇帝看,又说清楚菜名,皇帝择了几样用了用,喝了小半碗斑鸠口蘑汤,又吃了几块奶豆腐。陈胜文这才放心了下来,继续由着皇帝喝酒。

    酒有些多了,原本是冷冰冰的王庆琪也宛如春水解冻,露出了几丝红润的笑意出来,皇帝看的有些发呆,“仙卿,你跟在我身边有好几年了,我见你也不图宦位,金银珠宝也一力却之,到底是为了什么?真是奇怪,今个我倒是要好好问问了。”

    王庆琪的表情微微一凝,“微臣所求者甚少,所需之物也少,故此如今倒也满意现在的日子,跟着皇上,见识了好些事物,说起来,也是心满意足了。难道皇上觉得微臣当差不力吗?”

    皇帝摆摆手,“没有这个意思,”一个小太监蹑手蹑脚的进来,伏在陈胜文耳边说了什么,陈胜文见到帐内暂时无事,悄悄的退了下去,“你当差很好,我很是喜欢,”皇帝伸手去拿酒壶,却被王庆琪一把按住了,“皇上,今日已经尽兴,却不可再饮了。”

    皇帝的手似乎触电了一般,怔怔的看着那个银质刻狮虎豹的酒壶,“怎么叫尽兴呢,才这么一点,我还没喝够呢。仙卿,你陪我再喝几杯。”

    “皇上您若是醉了,可是麻烦,还有政事要处置呢。”

    “无妨,不是还有你照顾我吗?”皇帝拉住那个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王庆琪倒了一杯,“有你在,我可什么都不怕。”

    陈胜文站在帘子外,焦急的等着,过了好一会,王庆琪满脸通红的走了出来,陈胜文迎了上去,“王大人,万岁爷喝醉了?”

    “多喝了一点,眼下犯困了,你叫人预备好酸笋鲫鱼汤。”

    “万岁爷一直睡得不安稳,如今若是能好好睡上一会,就是极好了。”陈胜文说道,“兵部来了公文,王大人,您看,是马上叫醒皇上,还是候着?”

    “是什么事儿?”王庆琪抚了抚自己的袖子,他的袍子下摆湿了一大块,大约是马奶酒的痕迹。

    “是北洋水师的动向,说是按照兵部的意思,去了日本。”

    “既然是之前报备过的,就先不用叫醒皇上了。”王庆琪看了看左右,“你小心着点,免得叫外头的大臣知道你这样。”(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