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二十八、返京之前(三)
    过了两刻钟的时候,皇帝就醒了,叫陈胜文:“朕睡了多久了?”

    “没一会,”陈胜文说道,“大约是半个时辰。”

    “王庆琪呢?”

    “见到皇上睡,他也就退了,”陈胜文小心翼翼的端上了酸笋鲫鱼汤,“王大人叫奴才备了这汤,万岁爷尝一尝?”

    “恩,”皇帝喝了一口,觉得烦闷之感稍解,“有什么奏报吗?”

    “有一封北洋水师的,奴才原本是想叫醒皇上,王大人说不碍事,且放一放。”

    “恩,”皇帝点点头,“拿上来给朕瞧瞧,”皇帝接过了折子,翻开一看,“再把江忠源叫来。”

    “嗻。”

    呜呜呜~汽笛声猛烈,几艘如同远古巨兽一般的军舰开进了长崎港,这是北洋水师第一次到日本境内,灰色的铁甲放佛是世界上最吓人的武器,就这样充斥了港口里头所有人的全部眼帘,除了天和地,海上就只有这些巨兽了!正在港口上搬运货物绑着头绳的日本苦力们目瞪口呆,有个人大叫一声,连忙朝着陆地的方向逃去,“西洋人的妖魔军舰又来了!”

    港口的士兵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瞭望台,“大阁!中国人的军舰不听从命令,就闯进了长崎港!”他指了指不远处灯塔上一个拼命挥舞着信号旗的人,“完全不听从指挥!”

    瞭望台上的海军次大臣默不作声的放了望眼镜,神色默然,握着望眼镜的手却是青筋直爆,“他们有这个实力敢不听信号指挥,”他似乎看到了一座泰山压到了内阁,压倒了海军部的头上。压的喘不过气来,“让所有的船只都从停泊位里头让出来,不要和中国的舰队发生冲撞!”

    士兵连忙传令去。海军次大臣缓缓站了起来,“我需要去迎接中国的官员。”

    海军次大臣等在码头上。不一会,为首的军舰大喇喇得停了来,上面鱼贯的了两排士兵,各个皮肤晒的黝黑发亮,神色彪悍,不屑一顾的藐视着迎接的日本士兵,突然一声炮响,轰隆一声。海军次大臣神色巨变,看着半空之中炸开的黑色火团,这些中国人要干什么?

    地面上的日本士兵一阵哗然,不少人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弯刀,海滨的骄阳,晒得人冒汗了。

    只有清军士兵依旧站的笔直,依旧带着讥笑的面容看着惊慌失措的日本兵,突然又几炮响,梯子上腾腾腾走来了一位穿着狮子补服的中年武官,除却戒备的士兵之外reads();。其余诸兵刷的,单膝跪地,高声喝道。“恭迎提督大人!”

    彭玉麟不怒自威的了甲板,又是连续几炮响,震的四周无人说话,场内十分寂静,日本国海军次大臣榉木三次上前微微鞠躬,“我代表日本天皇陛和内阁欢迎提督大人来到大日本国。”

    彭玉麟微微点头,“多谢。”

    “不过贵国似乎有些孟浪,在日本国的港口之内发射炮弹,虽然这些炮弹是空的。”海军次大臣不满的说道。“还希望提督大人给一个解释。”

    “儿郎们只是想放炮而已,大臣不必多心。”彭玉麟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贵国对于我大清北洋水师的水平十分怀疑,我倒是罢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只是儿郎们十分不忿,一定要和贵国比个高低,”海军次大臣脸色巨变,彭玉麟把朝珠拿了起来把玩,丝毫没去看日本海军次大臣的表情,“自然是不能让两国交战,故此我叫他们别轻举妄动,谁知道,这些人,还摆出了这样的架势出来,实在是年少气盛啊。”彭玉麟摆摆手,让后面的一干管带统领跟上,一群人目光炯炯,不怀好意的看着海军次大臣为首的日本官员,“只是放礼炮而已,大臣就不见怪了吧?”

    “不会,”海军次大臣心里怒火中烧,面上却是不能表现分毫,“贵国海军的到来,我们举国上都十分的欢迎,特别是大人您的军舰要在长崎港上漆,长崎港早就做好了准备,”海军次大臣在彭玉麟面前似乎十分的怯弱,客套话没说几句,就直截了当的说正事,“准备好为大人的军舰上漆,凡事已经准备妥当了,”海军次大臣招呼亲随官,把一本文书拿了出来,“这是备忘录。”

    “这事儿不要紧,你和我的书记官去谈就是了,”彭玉麟挑眉,“我从库页岛海域返航,倒是有一件事儿要请教贵国,不知道大臣你能不能赐教。”

    “请提督大阁示。”

    “前月有不明武装船只在黑龙江口生事,杀了不少的渔民,这事儿,贵国知道否?”

    海军次大臣一脸严肃,“日本国怎么知道贵国海域之内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深表同情且对此进行强烈谴责。”

    “大臣您的口气,日后和洋人们打交道,倒是极好。”彭玉麟讽刺了一句,“这事儿你既然不知道,告诉大臣您也无妨,这武装船只悬挂俄罗斯国旗,似乎外人以为都是俄罗斯搞的鬼,”彭玉麟把袖子拢了起来,眯着眼睛继续说道,胸前金线绣的狮子不怒自威,做欲扑人之威武模样,“但是,俄罗斯并无军舰海军在此地,西伯利亚总督只想着在陆地上和我们决一死战,无暇估计海上,再说了,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派遣一支莫名其妙的船只攻打庙街这些地方,我一直不知道这船只是那里来的,可是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故事,大臣你一定也听过,叫什么,对,就叫做桃僵李代,是不是?该不是贵国的大手笔吧?想着鹬蚌相争,日本在东北渔翁得利?”

    “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海军次大臣连忙说道,“贵国和日本国一同维护亚洲的和平稳定的心思是绝对不会动摇的。”

    彭玉麟右手的一个武官悄悄嗤了,以表示不屑,彭玉麟看了看海军次大臣,“若不是贵国的手笔,那也就罢了。”(未完待续。)

    ps:爱的人会看,这本书就有了价值,有时候想想蛮灰心的,坚持了两年多的书了,却还是这样的成绩,但是有时候反而也会振作起来,因为有大家的陪伴,很是满足。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