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八、返京之前(五)
    “大清国大皇帝大俄国大皇帝欲更敦两国盟谊,互筹相助之法,为此,大清国大皇帝派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文祥为全权大臣;大俄国大皇帝派驻华署理全权大臣中国大使伊万诺维奇.思朗.朱格列夫为全权大臣;该大臣等各以所奉全权之据视为妥协,商定条款如:

    1.为保大清国大皇帝享有完整的宗主权,大俄国大皇帝同意恢复浩罕国,并支持他享有治权,惟此项条款,断不侵大俄国大皇帝主之权。

    2《尼布楚条约》中未确定之边界,大俄国大皇帝允准确定,自此大清国大皇帝享有额尔沟河之东岸厄尔口城,额尔沟河入北海河口至乌德河入北海河口之直线为两国水域分界线……乌兰乌德城至大兴安山,再至乎达尔山为中俄两国之明确分界。大俄国大皇帝保证大清国大皇帝在此地的领土完整。

    3尼布楚以南,黑龙江南岸和中国如今之边境设为未定区域……为两国之永世友好,尼布楚城禁止大俄国部署军备力量,仅作通商口岸之用。

    4因喀尔喀蒙古需要草场放羊等条件,大俄国大皇帝允准中国蒙古部落在阿尔泰之北土地放牧。

    5大清国大皇帝支付五十万银元购买尼布楚城中之物资……

    此约自两国全权大臣彼此互换之日起举行。此约御笔批准之本,自画押后,在北京互换。兹两国全权大臣将此约备中俄二国文字各二份,画押盖印为凭。两国文字校对无讹,惟辩解之时,以拉丁文为本。”

    荣寿公主捧着册子。把条约读完了,看着皇太后的背影,慈禧皇太后穿一件午夜蓝弹墨如意纹交领窄袖绣圆领袍。逶迤拖地山茶灰散花棉绫裙,身披驼色滚边葫芦双福薄纱遍地金。油亮光洁的乌发。头绾如意高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堆珠棱花象牙花钗,手上戴着一个赤金石榴镯子,秋高气爽,福海的碧波在微风吹拂之轻轻荡漾,“北海三城,拿了两城,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尼布楚城俄罗斯不肯让。也就罢了,康熙爷年间,他们就经营此地,百多年心血,如何肯放,这不需驻扎部队,也不过是托词罢了,他们还能忍得住?”

    “那这条约,不是无用?”荣寿公主问道。

    “有用,他们既然舍不得。留了这么口子,日后自然还用这个借口去和他们打官司,”慈禧太后看了看清澈的福海。转过头来,坐在了朱色的游廊之上,游廊边上香花袭人,“最好的就是这块未定之区了,嘿嘿,按照蒙古人的架势,这些地方,总有一天会全部放牧上牛羊。”

    “皇额娘睿智,儿臣是不懂的reads();。”荣寿笑道。

    “你怎么不懂?”太后微微一笑。“只是不想多说罢了,罢了。横竖咱们在园子里关着门说说嘴而已,倒也没什么关系。”

    “条约已经商议好了。皇上是不是也该回来了?”荣寿说道,荣寿长大到现在,倒是没有这么久没见到皇帝,心里怪想念的,“京中的天气都冷了起来,北边可是更冷了。”

    “算起时间差不多也该回来了,”皇太后说道,“北边要冷起来,俄罗斯也没办法在野外过冬,既然两座城已经拿,派人守住就可以了,大军也可以返回。皇帝已经从库伦出发返京了,你放心,皇帝有着皇后他们照顾,一定都妥当。”

    两个人了游廊,准备散步到别的地方去,德龄不知道从那里窜了出来,“皇上那边来了电报,”德龄低声禀告道:“皇上想回京之前去一趟热河。”

    “热河?”太后十分惊讶,微微皱眉,“皇帝去热河做什么?”

    “皇上的意思,是在那里拜祭先帝爷。”德龄低着眉说道,“住上一两日,就返京。”

    “罢了,他有这个孝心,自然不好说什么,”慈禧太后叹了一声,“论起来,我到现在还没去过避暑山庄,”她对着荣寿说道,“不知道那里的景色如何。”

    “我也没去过,听说较之圆明园,多了一些塞上景致,若论景色,自然还是圆明园为佳。”荣寿笑道,“次再让皇上带着皇额娘去就是了。”

    慈禧太后点点头,吩咐德龄,“皇帝在北边都安好?安好就好。”

    同治十三年九月八日,皇帝从库伦南,巡幸热河避暑山庄。

    九月十三日,《中俄北京条约》在北京总理衙门大堂签订。

    九月二十八日,武云迪从尼布楚城退出,南归国,其余属于中国之地除却大城及北海海边之土外,尽数给付蒙古诸部。几座重城由乌梁海以及库伦总兵派兵把守。

    十月初三日,库伦至厄尔口城之官道开始修建。

    九月十三日,皇帝御驾到了热河避暑山庄,在烟波致爽殿哭了一会,被诸王群臣劝住。

    皇帝穿好了盔甲,在落地镜里头看着自己的样子,十分的满意,就连捧着头盔的慧妃也连连夸赞:“万岁爷这样子,实在是英武的紧。”

    同治皇帝哈哈一笑,转过身子,陈胜文跪着给皇帝系上了腰带,“今日去围场瞧瞧,猎到好东西,晚膳就可以加餐了。”

    皇后从慧妃手里接过了头盔,给皇帝戴上,“皇上,如今快到十月了,咱们也该早些回京,不然皇额娘怪罪来,臣妾可是不敢领受,皇额娘的生日就要到了。”

    “你说的极是,”皇帝点点头,“朕幼年时候来此地,觉得还新鲜,如今看看也不过如此,咱们是前天来的,今个好生休息一日,明日见了此地的蒙古王公和喇嘛,咱们后日就启程,皇后你就好好准备着,叫人收拾东西。”皇帝交代好了皇后,走了出去。

    皇帝走出了寝殿,外头已经候着许多人了,个个穿戴整齐,王庆琪也收拾了衣服,站在殿前,皇帝拿着马鞭拍拍手掌,“仙卿,你也要一同去围猎吗?”(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