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圣寿庆典(二)
    到了十月份,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合宫开始忙碌慈禧太后的四十圣寿节,众人都是喜气洋洋,对外大胜,国内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正是一个好时候,上次太后三十岁的生日,因为阿古柏之乱方兴,自然不能肆意庆祝,如今是海清河宴,皇帝又要尽孝心,自然要隆而重之,彰显天朝威严,上上都是歌功颂德之声,除了挑刺的御史们不说话之外,就连原本会一直叫苦的户部尚书宝鋆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吱声。

    这一日手的几个司员外郎郎中刚刚来叫苦过,说国库入不敷出,被宝鋆一顿骂了回去,“皇太后从内库拿了三百万银子出来犒劳北伐战士,三百万哪!全是她老人家自己个掏腰包,从内务府的库房里掏出来的,不用说,我这时候都能猜到安德海那个太监脸上是什么颜色,朝中内外还有什么可说的,自然都是心悦臣服!”虽然宝鋆的脸上表现出来的并不是那么的服气,“又特意旨,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工程,皇上要修缮清漪园,也停工了,只不过是圣寿庆典的操持,你们倒是好意思和我叫穷?我好意思把你们的话听进去,我都不好意思在军机处说去!”

    几个郎中脸上通红,无言以对,“如今这样的税银收上来,你们要是还叫穷什么的,那趁早滚蛋,自然有人替上来!”

    “中堂啊,不是属不肯干,”一个员外郎苦着脸说道,“要知道北边的战事,这银子花的可是流水般的啊,如今虽然税银多。可支出去也远远比前朝多了,大家伙都是左手进,右手出。这银子只是转个手而已,实在是……”

    宝鋆不耐烦听这个。摆摆手,“甭咧咧了,就这样,皇上什么个意思大家伙都看见了,你也别当我是傻子,如今的圣寿庆典已经一降再降了,到前朝的时候,年初就要兴办起来了那里就轮到十月份操办操办?皇上北伐刚刚大胜。一意就想着伺候太后她老人家高兴得过个生日,你们务必给我办好咯,不要在银钱上捅什么篓子!”

    “怎么,户部有这些人抱怨呢?”在军机处说起筹办的事情,恭亲王笑着问宝鋆,宝鋆拍拍肚子,“这些人,贪图安逸惯了,以为今年能逃得过这个庆典呢,没想到北边的战事这么顺利reads();。皇上就自然要办圣寿庆典,这慌了神,还敢说没银子。别说是以前的老把戏,若是真没银子,也容不他们这样在这个时候拆台子。”

    “只是在宫中庆贺,花不了多少钱。”朱学勤说道。

    “这赐宴倒是还好,你说唱戏点景这些也不费钱,”宝鋆苦着脸,“百官和八旗的赏赐这可是大头啊,罢了罢了,所幸内务府出了三百万。不然我真是要哭穷了。”

    “太后撤帘归政之后,就极少干政。”恭亲王定了结论,“这次圣寿。务必要办好。”

    九月底,除却十恶不赦的罪犯之外,其余罪犯都已经大赦天。十月初一,皇帝亲至寿康宫,进献徽号“康颐”,加上之前皇帝大婚上徽号的“端佑”,如今的慈禧太后徽号总共是:“康颐端佑慈禧皇太后”。

    十月初二日,承恩公惠征,贞定夫人富察氏合家入宫朝见,设家宴。

    十月初三日至初五日,内外命妇朝见,太后御寿康宫。

    十月初六日,皇太后至奉先殿祭拜列祖列宗。

    十月初七日,皇太后御慈宁宫,皇帝率领文武百官三跪九叩,恭祝慈禧皇太后万寿无疆。赐宴,并在慈宁宫大戏台唱戏,淑芳斋等各处戏台均点灯唱戏,连唱十天十夜。

    十月初八日,诸国大使也入宫恭贺皇太后圣寿,皇太后设宴款待,期间用英语和诸国大使谈笑风生。就连对着《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结果十分不悦的俄罗斯大使朱格列夫也不得不承认,皇太后为人十分有魄力。

    说不尽的风流,看不完的衣装锦绣,喝不完的琼浆玉液,吃不完的山珍海味,说起来,谁不羡慕皇太后?自己有才干,受人尊敬,无人不尊敬无人不敬爱,为人处世十分熟练,不欺人也不傲物,面面俱到,如今才四十岁,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最紧要的是皇帝是这样的孝顺。

    慈禧太后自然是醉了,虽然朝服整齐穿戴的她没喝多少酒,就已经退更衣,但是这是一种心理作用,一种心理的麻醉,让她这几日十分的高兴,脚也是软绵绵的,虽然这几日天天仪式上的繁文缛节让人疲倦,太后褪了石青色的朝服,露出了里面明黄色绣金龙玉凤的吉服,坐在炕上用热毛巾摸了摸脸,寿康宫之内,依然可以听到前头慈宁宫的梆子胡琴声,“这可真是热闹。”太后吐了一口气,“宫中许久没这么热闹了。”

    安茜倒了一碗酸梅汤上来给慈禧醒酒,“如今可是娘娘您的好日子,自然要热闹一些。”

    “算起来我这辈子到这里是不是也够成功了?”慈禧太后得意的笑道,“四十岁似乎就已经功德圆满了。”

    “太后娘娘福寿双全,自然是圆满极了,”几个宫女叽叽喳喳的说着讨口彩的话儿,慈禧太后哈哈大笑,吩咐唐五福,“慈宁宫我就不去了,就让皇帝自己个陪着外头的百官吧。咱们去淑芳斋,自己人乐呵乐呵。”

    慈禧太后到了淑芳斋,内命妇们的筵席果然就少了许多拘谨,太后命人搬来许多长桌子凑成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桌子,大家团团坐,两位太后坐在上头,依次按照品级坐来,命人折了一只早开的白梅,玩击鼓传花,轮到谁,就要表演一个节目,若是没有节目,自罚一杯。

    先是轮到了皇后,皇后诗书传家,曲艺之上却也不知道做什么好,还是皇太后吩咐,“皇后的字儿好,写一个福字来,若是写的不好,再罚酒。”(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