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圣寿庆典(三)
    已经是掌灯时分,唱了一天的戏,皇太后觉得闹腾,就吩咐戏班子都停下来,歇息歇息,让大家伙吃点热汤热水,一群人就围着长桌子预备玩起来,两宫太后上座,太妃太嫔坐在东首,皇后带着六宫嫔妃坐在西首,满殿珠翠,玉容云鬓,险些看花了人眼,皇后听到太后吩咐,起身用大笔写了一个“寿”,献了上来,皇太后瞧了瞧,点点头,颇为满意,“甚好,裱起来,放在寿康宫里头,我好日常里头看,快把彩头拿上来。”

    唐五福笑嘻嘻的拿了彩头上来,皇太后早就准备好了赏赐的东西,这几日虽然说不用进献绸缎,但是王公大臣的礼物是少不了的,自然,这个皇太后就笑纳了,横竖自己还是要赏赐出去的,不如就借花献佛。一只吉林将军进献的紫狐皮观音兜就给了皇后。

    皇后拔了头筹,其余人等自然也就跃跃欲试,皇太后素日虽然不甚严厉,可到底和皇帝的嫔妃们接触不多,只是请安问好而已,如今有了机会,岂能不好好表现一番,谁都知道皇太后的分量,不管在后宫,还是在养心殿里头,都是一言九鼎的。比如瑛妃,虽然不受皇帝的宠爱,家室凋零,为人也是内向,但是合宫之中无人敢轻视与她,因为她是最被皇太后看中的嫔妃。

    下一个倒是抽到了丽贵妃,丽贵妃笑道,“臣妾这样的老女了,还怎么在晚辈面前孟浪,实在是不应该,不如就自罚三杯,太后就饶过我吧。”

    “你哪里还算是老女,”慈禧太后哑然失笑,“你倒是比我还小三岁呢,如今正是好年纪,在我面前说老,谁都是放肆了。在座的以我为尊。”再三要求她起来,“你不是会唱曲子吗?许久没听你唱了,”慈禧太后喟然,“如今倒是想听听。不妨也唱一段吧。”

    荣寿荣安都是在席,荣安公主还不知道自己母亲有这样的本事儿,瞪大了眼,兴致勃勃的看着,丽贵妃见到皇太后如此支持。于是也就站了起来,细细的唱了一支秦观的《满庭芳》: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榼。花困蓬瀛。豆寇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恁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一曲唱罢余音淼淼,绕梁不绝,慈禧发了一下呆,随即笑道:“你这嗓子,许久不唱,如今难得听一会,十分是别有风韵。”大家纷纷叫好。只有瑛妃目中别有神色的看了几眼丽贵太妃和皇太后。

    皇太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霾,随即在荷叶灯的照耀下消弭无踪,于是又击鼓传花,慧妃拿着琵琶弹了一首《霸王卸甲》。深得皇太后的心意,瑜嫔为人俏丽,也十分活泼,卖弄着说了一个笑话,都让大家笑得肚子疼了起来,皇太后刚拿了一杯玫瑰酒喝着。听到精彩处不免就差点喷了出来,玉太嫔以前住在苏州,唱了几句苏州评弹。谁都是喜笑颜开,嫔妃们原本有些拘束,可皇帝不在跟前,少了争宠的意味,态度自然就落落大方起来。

    鼓声时紧时慢,砰砰砰的敲动着,那支白梅在各人手中轮着传递,一下子鼓声轮到了瑨贵人,她原本是一个宫女出身,以前家中也是困顿的紧,如何有什么技艺可展示的,喏喏站了起来,朝着太后微微一福,“太后恕罪,臣妾实在是没什么技艺可敬献的。”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瑜嫔眼波流转,俏丽大方,笑着说道,“谁都知道妹妹是最会伺候人的,本事多的很,哪里是不会呢?是不想献给皇太后瞧瞧吧?”

    慧妃微微皱眉,正准备说什么,看了一眼皇后,见到皇后古井无波,于是也就按下不说话,瑨贵人涨红了脸,半响说不出话来,慈安太后不动声色的看着场内,慈禧太后温和一笑,“之前不是说了嘛,不表演的喝杯酒就成,咱们这里又不是外头衙门里头当差,哪里来这么不能变通的事儿,你喝一杯就成,你是绣工了得,只是这绣工也没法子展示不是?之前给我修的手帕甚好,我很是喜欢。你坐下吧,”太后眨眨眼,“不过这彩头是绝不能有了。”

    大家哈哈一笑,于是也就作罢,瑨贵人谢恩坐下,云贵太妃朝着那个敲鼓的太监使了使眼色,太监心领神会,鼓点不紧不慢的敲着,瑨贵人把手里的白梅花递给了珣嫔,珣嫔又递给了瑜嫔,如此一路传递,那白梅在涂着红色指甲的芊芊玉手之间转化,一下子,鼓声停下,那支白梅花赫然在慈禧太后的手中。

    慈安太后抚掌笑道:“如今可算是轮到正主了。”丽贵太妃和云贵太妃亦是捂嘴窃笑,“是是是,轮到了今日的老寿星!”

    慈禧太后摇摇头,“怎么能也轮到我了?定是你们这些捣鬼的小蹄子,”太后指着丽贵太妃和云贵太妃笑骂道,“要让我出丑呢。”

    “皇额娘的风采,儿臣等都还没见识过,”皇后笑道,“只是听宫里头的长辈嬷嬷才有听过一两次,如今还请皇额娘给咱们开开眼界。”

    “是啊,”慈安太后有些唏嘘,“昔日太后娘娘一首卜算子咏梅,倒是比陆游的还要好。”

    “还有那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瑛妃瞪大了眼睛,“实在是词中翘楚啊。”

    “哎呀,只是小女子之作,不登大雅之堂,”慈禧太后喝了好几杯酒,脸上红扑扑的,“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诗句,我就自己喝酒罢了。”

    丽贵太妃起身拦住慈禧的手,娇声不许,“您今个可是寿星,不能耍赖皮。”其余人也起哄,太后失笑,“那我勉强一作,”她抬头看到柱子旁的花架上一盆秋海棠开的正好,“那我就做一首秋海棠吧。”

    “栽植恩深雨露同,一丛浅淡一丛浓。

    平生不借春光力,几度开来斗晚风?”(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