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九、圣寿庆典(五)
    这一日十分尽兴,且十分轻快,不到黄昏,就已经散了筵席各自出宫去不提,第二日又往西苑游玩,总之这几日是十分的热闹,庆典一直持续到了十月十五日,已经对鼓乐有些厌烦的慈禧皇太后终于可以解脱了。

    “终于跟前没有这么多人了,”慈禧太后坐在炕上,沐浴着阳光发呆,“这几日闹得头晕,今天终于清净了。”

    安茜拿了一盘处州白梨进来,放在了炕桌上,“娘娘惯会躲懒,今个不是还要去钦安宫进香吗?”

    “进香让她们去就完了,昨天听着那秦腔,唱的我的头疼,今个刚好静一静。”

    “只怕没的静,”安茜笑道:“七福晋今日要进宫来了。”

    “自家人嘛,又不是敲锣打鼓的来,有什么关系。”慈禧笑道,“前些日子赐宴,倒是没和婉贞好好说话,今天倒是要好好聊聊。她有没有带人进来?”

    “带了二阿哥。”

    醇王福晋第一子在同治四年出生,却在两岁的时候早夭,现在的二阿哥就是醇王的二子,载湉。

    婉贞穿着朝服,按品大妆,牵着一个三岁的孩童进了东次间,朝着炕上盘膝端坐的皇太后行礼参拜,那个孩童才总角懵懵懂懂的跟着自己母亲跪拜,慈禧太后连忙叫他们起来,“都是自家人,又不在大场面,行什么礼呢,快起来吧。”

    淳王福晋笑着说是,搂住了那个孩童站了起来,慈禧太后叫安茜“伺候福晋换衣裳,又不是朝会,穿这么整齐做什么。”自己却俯身子,看着那个小孩。载湉看上去小小个,有些体弱的样子,看着炕上满头珠翠的妇人朝着自己靠近。有些害怕的朝着后头缩了缩,奶娘连忙拦住。“这是太后娘娘。”

    太后面带慈祥笑容朝着载湉招手,“你来,”载湉有些怕生,但是被奶娘推着往前,嘴巴一瘪就要哭了出来。

    “别哭别哭,”慈禧太后抱起了载湉,把他放在了炕上自己的怀中,又拿了一个白梨给载湉玩。那白梨个头不大,看上去似玉一般,还透着隐隐的香气,载湉于是就不哭了,抱着那个白梨顽,慈禧太后又叫宫女雪儿把梨去了皮,用小刀切成一片片的,拿来喂二阿哥。载湉见到有吃的,自然就放戒备,又看中了慈禧太后的青色猫眼石赤金护甲。太后就把猫眼石护甲摘了来,“这个玩意尖,小心别戳到reads();。”

    醇王福晋换了吉服出来。见到载湉在皇太后跟前玩着正好,笑道:“这孩子倒是和太后亲近。”

    载湉嬉笑着把护甲丢在桌子上,发出剥落的声音,慈禧太后说道,“以后多带他进宫,他和皇帝又是堂兄弟,又是表兄弟,要多亲近亲近,我在宫里头。外头的人少见。你来是无妨的,”又吩咐唐五福。“把偏殿收拾出来,让七福晋住上几日。”

    淳王福晋坐。两个人就在炕上说了些家里的话,太后问:“父母亲的身体怎么样了。”

    “母亲倒是还好,只是父亲不算太好,旧日在南边的箭伤,到了冬日总是要时常发作,”婉贞担忧的说道,“加上年纪也大了……”

    “哎,那就只能让太医时常去瞧瞧了,”慈禧太后叹道,“要不过年前,就让阿玛退来罢了,横竖也不用他当什么差事,只正旦的节庆上有些繁忙,等皇帝来了我和他说便是。”

    又说到了醇郡王,“他从北边回来,如今可还好?”

    “跟着去北海见了见市面,回来激动的不得了,”醇王福晋笑道,“去北边伴驾的王公们不少去了北海,出了国境,跟着大军荡了一圈,说这可算是见到真场面了,以后也不要皇上派别的差事,把他放在兵堆里头,征讨外国就心满意足了,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一心要重新捡起这些东西呢。”

    “这还不简单,之前让他管着神机营,不是就看中他这点?”慈禧太后笑道,“他是皇帝的皇叔,帮衬着自然是好的,他六叔在朝中,七叔在军中,一文一武,这样才是最好了。”

    淳王福晋笑道,“他能给皇上当差效力,这就是最好。”

    “他在北边,可是见到什么新鲜事儿了?”保姆把载湉抱了去,猫眼石护甲被载湉拿着不肯放手,太后端起了盖碗,撇了撇茶末,“我在宫里头,想着北边,倒是真热闹,什么时候咱们,也去看一看就好了。”

    “听说北海之地草原雪山海水十分美丽,倒是比乌里雅苏台风景还要好,只是尚在前线,战火纷飞的,不然大家伙都说要在那里头建宅子了,日后可以去避暑,”醇王福晋笑道,“北海之冰都是湛蓝色,十分炫目,豫王还带了不少回来,藏在地窖里头,倒是被我们家的笑话,说这东西到了夏天就要化了,千里迢迢的运回来做什么。”

    “有不少王公都去了北海?”

    “是啊,豫亲王几个郡王还有国公都去了北海,在海边逛了一圈,”淳王福晋说道,“听说是豫亲王朝着皇上请命,要带兵出去和俄罗斯打一仗,皇上十分高兴,让几个王爷带着兵出去逛了逛,听说还攻克了一个小集镇,算是见过血了,我这心里倒是担惊受怕的,只是醇王到底是兴奋,回来一禀告,皇上也十分高兴,说是八旗子弟原应该就要这样武勇才对。”

    太后笑道,“若是这些几万两银子一年俸禄的亲王郡王国公们都出来给皇帝效力,咱们倒是不用担心什么了,如今听说还是那些八旗的破落户才肯出去当兵,家事好的办洋务建工厂,这可不太对,我要的是大家都乐意去当兵,去讲武堂学习才好。”

    两个人正在说话间,皇帝又到了,淳王福晋连忙起身,皇帝大步走了进来,看到了醇王福晋行礼,笑道:“七婶来了。”

    “你七婶带着你二弟弟进宫,我让他们多陪着我几天,”慈禧太后说道,“你也带着二弟弟到处逛逛才好。”(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