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三十、殷鉴不远(一)
    同治皇帝板着脸,“你这个小子,没个正形儿,在谈正事儿,少给我嘻嘻哈哈的,这事儿急不得,却也慢不得,总是要一步步的办起来才好,可若是心里忘了这件事,那如今说这个也就没了意思。仙卿,你是什么一个意思?”皇帝问王庆琪。

    “微臣以为,靠着咱们这几个必然是成不了事的,”王庆琪说道,“皇上何不请李师傅来帮衬一二?”

    “李师傅?”皇帝说道,“他成吗?”

    “他是皇上的师傅,自然是为皇上着想的。还有承恩公,承恩公是皇上的岳父。只是上次有了端倪,却被人无意扰乱,若是皇上再要找承恩公主持,只怕有心人会要揣度天意,不如先悄悄和李师傅说了,问问他的意思,若是他有什么高见,咱们再使人做去便是。”

    皇帝无言,点点头,“那就如此吧,甚好。”把这事儿挑了个头,但是似乎底下的人对此都不甚热情,皇帝也突然似乎失去了兴致,转而说起了其他的事儿,“这几日听说曾国藩身子不太好,朕想着去他府里头瞧瞧。”

    桂祥连忙说道,“皇上,您可是一国之君,不宜轻临臣下之居。”

    “这又是如何?他是功臣,朕去瞧一瞧原也是应该的。”

    桂祥和王庆琪面面相觑,载澄都知道这事儿的厉害,“啊哟,皇上,桂祥说的对,您可不能轻易去看望曾国藩。”

    皇帝有些懵懂,“这是为何?”

    载澄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王庆琪开口了,“高宗驾于敏中府,于敏中原本有了起色,却在高宗皇帝前来并赐下陀罗尼经被后绝食而死……凡是皇上亲临。都是病危时候了。”

    潜台词就是皇帝亲临患病臣下府邸,有促其死的意思,皇帝听懂了,觉得大为扫兴,于是也就放下,“这就罢了。叫太医院好生照料着吧。”

    是时候要叫弘德殿的师傅进来讲课,虽然弘德殿已经不去,但是三两日之间,讲课还是要的,今日是翁同龢讲《史记》,几个侍读依旧是要陪听的,皇帝不喜欢听四书五经,徐桐和以前是倭仁讲的课他十分听不进去,倒是史书愿意听上一二。翁同龢今日讲的是秦孝公用商鞅变法一事,皇帝听了一会,问:“秦国之弊,在于何物?”

    “重外物而轻内省,秦法之苛,冠绝六国,故此借其利而一统天下。孝公用商鞅变法,商鞅不懂实施变通。得罪惠文王,这为不变通也。及惠文王即位,杀商鞅而依旧行商鞅之法,可见为君主者,不屈于一人之才,也不因人废事。”

    皇帝又问:“本朝高宗皇帝英明神武,为何不杀和珅?而睿庙治之?”

    这问题有些为难。前朝古人自然可以随意指摘,但是涉及本朝先帝,必须要谨慎回答,翁同龢想了想,“和珅其人。甚有才干,办理弊案打理税关,都很是妥当,这点就是睿庙也毫不否认,本朝为防萧墙之祸,防之皇子,甚于防大臣,”这话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毕竟在清朝,臣下叛乱的可能太小了,翁同龢略过这事不谈,“乾隆年间用兵,号称十全武功,国库之空虚,全靠和珅一力承担,可其过错也实在是大,高庙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君臣难得,且有功,不宜苛责,故此相容不发,且恩出于上,却不必怨出于上,也不必恨出于上,凡有什么要为难的地方,自然不需高庙,只要和珅去做去得罪人即可。”

    翁同龢只是说到这里,就不肯再说了,皇帝心下透亮,无非是高宗皇帝拿着和珅的能干享乐,到了嘉庆皇帝,自然也和秦惠文王容不下商鞅一般,容不下和珅了。“翁师傅你说的极好。”皇帝赞许了几句,“高庙用人之道,朕倒是要好好学学。”

    “是,”翁同龢说道,“高庙用人素来只看大略,不拘小节,和珅昔日从侍卫起,阿桂从行伍出,都是承蒙高庙青眼,才有一展才华之机会。”

    又说了些别的典故,不一会,今日的课也就上好了,皇帝叫陈胜文:“到军机处传旨,崇绮当差勤勉,为人干练,特旨嘉奖。再叫朱学勤看看,有什么好的差事,派给崇绮去。”

    这时候王庆琪倒是不在边上,桂祥隐隐猜到了皇帝的用意,只是含笑不说话,两个人退了下去,载澄绕过柱子,就看到了王庆琪和一个太监在说着什么,见到了载澄,那个太监连忙退下,王庆琪站在原地,只是微微点头,载澄笑道,“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御书房伺候的小太监要登记事务,一个字儿不认识,过来问我,”王庆琪说道,“今日的课完了?”

    “完了,翁师傅讲的絮叨,差点没睡着,我也要出去了,”载澄说道,“这几日在宫里头忙着太后的圣寿,可真忙,我是难得这样双腿风轮一般的连轴转,今日我可要出去好好歇息了。”

    “澄郡王,您和钟萃宫那位熟不熟?”王庆琪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载澄警惕的说道。

    “有位同年,想着进交通部当差,穆扬阿大人没有交往,那里我不敢去打听,所以来问问您了。”王庆琪说道,“若是有路子,您就搭一搭。”

    王庆琪素来是不通这些关系的,只是一人独行,没想到今日也和自己说了这么多话,还说到了通关节的事儿,载澄笑道,“这种事儿,你可真是舍近求远了,咱们在万岁爷跟前当差,您这个事儿,干嘛不去求真佛?”

    “皇上那里?”王庆琪摇摇头,“未免兴师动众了吧,我也不愿意皇上为难。”

    “那好办,”载澄抚了抚袖子,“就交给我得了,回去把名字告诉我,我去找找法子,”载澄拍了拍王庆琪的肩膀,“咱们都是一起的,也不用说谢了,何须要去找钟萃宫那位?钟萃宫那位,可实在是默默无闻,若不是大节庆,谁还知道宫里头有这么一位。”

    王庆琪默然无语,“如此在下就谢澄郡王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