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殷鉴不远(三)
    皇太后温言宽慰了太医们,那一厢的皇后却是忍不住了,整个人软软的倒来,鸣翠连忙扶住,“娘娘,娘娘!”于是乱成了一团,“快扶进去,”慈安太后连忙说道,宫女和嫔妃们把皇后伏了进去,就安置在偏殿,太医准备诊脉,却被悠悠醒来的皇后拦住了,“皇额娘,”皇后含泪看着慈禧太后,“这可怎么办?”

    “没事的,”慈禧太后之前又惊又怕,现在稍微镇定了一些,见到皇后如此,心里也十分难受,让太医退,上前握住了皇后的手,“你放心,只是出喜,没什么大碍。”满殿的嫔妃都在,慈禧太后转过头,“皇帝的身子都是你们照顾着的,如今出了这样的大乱,免不了是你们的责任!”

    五个嫔妃连忙跪请罪,“不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暂且记,且看皇帝的身体,今日起,嫔妃们轮流伺疾,只记住一点,不要胡缠着皇帝,”太后声音发冷,“让圣体乏累,明白吗?”

    “是。”

    皇后到底是还没经历过大风浪的,只是坐在炕上默默垂泪不已,慈安太后脸色也是惨白,定定神,上前说道,“痘母元君宫里头是有的,我去宝华宫上香。”

    这也是尽人事的一种方式,慈禧太后点点头,“你去吧,若是要出宫料理,自己拿着牌子出去就是,皇后,你先定定神,”慈禧太后对着皇后说道,“六宫的事务还要你来处置,不要乱了神。”

    皇后点点头,站了起来,还是有些摇摇摆摆,鸣翠连忙扶住。“儿臣知道了。”

    一群女人出了养心殿,殿外内奏事处的人拿了折子过来,太后本意让皇帝罢了看折子。只是一时间还觉得不需如此大动干戈,无言退。准备走回寿康宫。

    云贵妃和丽贵妃跟在慈禧的后头,丽贵妃见到皇太后的脚步越来越慢,走路越来越歪,知道不好,连忙上前扶住,云贵妃一看太后的脸色,“啊哟”叫了出来,“太后您这是怎么了?赶紧叫太医!”

    “不。不用,不用叫。”慈禧太后哆嗦着嘴,脸上惨白一片,她只觉得眼前发黑,“只是心里怕的很,没别的事儿。”

    云贵妃有些不解,就算是天花也不用惧怕成如此,毕竟皇帝的身子一向康健,“娘娘,皇上吉人天相。定然是无事的,太医们也这样说的。请娘娘放宽心。”

    “我放心不,”慈禧太后摇摇头。“你们不知道,”不知道历史上的同治皇帝也是得了天花,也是得了天花才去世的!

    “您放心,娘娘,”丽贵妃扶住太后,温言说道,“我们几个老婆子,会时常看着皇上的reads();。”

    “对,一定要看住皇帝!”慈禧太后连连说道。用力的抓住了丽贵妃的手腕,“皇帝一定会好起来的。”

    同治皇帝倒是颇为轻松。知道是出痘了,心里就没有了忐忑。见到后头乱哄哄的,太监来报,说是皇后娘娘晕倒了,于是他就连忙又叫人去探望皇后,小李回来禀告,“主子娘娘只是有些头晕,喝了点参茶,眼没事了。”

    “那叫她好生歇息,这几日就不用来朕这里了。”同治皇帝听到皇后没事,这才放了心,今日还是慧妃伺候,慧妃拿着一碗药汤进来,对着皇帝强笑道:“万岁爷,今日的药得了。”

    皇帝点点头,喝了药,又嚷着身上痒得很,慧妃解了皇帝的小衣,满背都已经发满了密密麻麻的紫色红色疹子,触目惊心,慧妃咬着牙这才没叫出来,对着皇帝笑道,“万岁爷说痒,可这些痘子是不能抓的,臣妾用鹅毛扇给皇上轻轻的拂一拂,如何?”

    于是皇帝躺了来,慧妃给皇帝用鹅毛扇扇了扇,皇帝才昏昏沉沉睡了一会,陈胜文蹑手蹑脚的进来,皇帝却又惊醒了,问陈胜文:“什么事儿?”

    “叫起的时候到了……”

    “叫五叔六叔七叔进来,朕把事儿交代,接去这几日朕就要轻松一会儿了。”

    “今日就不叫起了,叫他们自己个把之前的事儿处置好了,别的事儿上折子吧。”同治皇帝又闭上了眼,面容十分憔悴,原本容长脸颊都凹了进去,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又叫太监去追回陈胜文,“今日已经晚了,明日再传王叔们吧。”

    “嗻。”

    三王未到,宫门已将钥,皇帝忽又觉得不必如此张惶,而且入暮召见亲王,亦与体制不合,所以临时又传旨,毋庸召见。但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惇王与醇王,还有近支亲贵,军机大臣,不约而同地集中在恭王府,想探问个究竟。

    要问究竟,只有找李德立,而他已奉懿旨在宫内待命,根本无法找他去细问经过,因此话便扯得远了,都说皇帝的体质不算健硕,得要格外当心。独有惇王心直口快,子揭破了深埋各人心底的隐忧。

    “我可真忍不住要说了,”他先这样表白一句,“顺治爷当年就是在这上头出的大事。”

    真所谓“语惊四座”,一句话说得大家似乎都打了个寒噤,面面相觑,都看到别人变了脸色,却不知道自己也是如此。

    “那里就谈得这个了!五哥你也不说些好听的,”恭王强笑道,打破了难堪的沉寂,“照脉案上看,虽说‘证属重险’,到底已经在发出来了,只要好好将养,必然是无事的。”

    惇亲王也觉得自己失言,于是低头喝茶不再言语,醇郡王对着恭亲王说道,“六哥,您是咱们的主心骨,皇上已经让咱们明日进去,我说句不尊敬皇上的话,您这几日就别奏事了,什么大事儿都往小里头说,万事都等着皇上身子大好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要再和皇帝顶针,若是一不小心再弄出昔日让大家都不来台的事儿,影响国事甚坏,皇帝的龙体大怒,也是无助健康的,恭亲王隐隐有些不悦,难不成自己是这样不识大体的人吗?只是他知道自己这个七弟素来都是如此,也不好发作,只能是点点头。(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