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一、岁在龙蛇(一)
    皇后出了养心殿,上了辇轿,慢悠悠的回宫,路上积雪已经被扫的干净,今日天气颇好,阳光温暖得照在人身上,懒洋洋的,洒扫的太监们见到皇后的凤驾,连忙背过身让皇后先走,鸣翠见到皇后的脸色好了起来,“娘娘这会子可舒服了?”

    “也不知是怎的,闻着药味就不舒服,”皇后笑道,“大约是里头太闷了。”

    “是,万岁爷不能见风,这才捂得严严实实的,所幸菩萨保佑,万岁爷的身子渐渐的好了。”

    “是要去进香谢神,”皇后点点头,“宝华殿哪里是不是来了许多道士?”

    “是,有不少道士进宫做法事打醮呢。”鸣翠说道,“是东边主持的,雍和宫外头也做了法事。横竖不到养心殿,皇上也是烦不到的。各宫小主时常前去祷告祈福。”

    皇后点点头,“那咱们什么时候也去瞧瞧。”快到了景福宫,皇后抬起眼,见到一个穿着补服的官员急匆匆的从隆宗门里窜出来,小跑着进了寿康宫。宫中规矩,除非特殊情况,不然是不许跑着的,皇后有些惊讶,“这是怎么了?”

    鸣翠朝着身边的小太监使眼色,那个小太监点点头,悄然去了寿康宫,皇后到了景仁宫,安坐下,不免有些气馁,宫中的事务自己是一概都抛下了,都交给了慈安太后处置,加上慈禧太后又继续批折子这样一来,虽然自己能够安心伺候皇帝,毕竟手里没有权柄,如今的各宫嫔妃似乎对着自己都不甚恭敬了,但愿这只是自己多心,哎,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东西,实在是可笑,若是皇帝身子好了。自己有依靠,还计较这些权柄做什么。

    窗外隐隐有着鼓乐之声,大约是宝华殿传来了的声音,仔细一听。却似乎又听不见,大概是北风声,皇后略坐了坐,养了养神,鸣翠上来禀告说去祈福的东西准备好了。皇后起身,这时候去打听消息的小太监回来了,“启禀娘娘,曾国藩大人过逝了。”

    “什么?”皇后有些吃惊,“这事儿可不得了!”

    皇太后面沉似水,翻看着奏报,曾国藩前些日子原本就是身子不好,为了皇帝生病的事儿,勉强回来销了病假视事,原以为没什么大碍。没想到今日刚刚用了参汤,午后散步署西花圃,突发脚麻,曾纪泽扶掖回书房,端坐三刻逝世,原以为身体已经好了,不过几天之间,居然就病逝了!

    军机大臣们都到了寿康宫,皇太后不禁垂泪,“曾公组织团练。平息洪杨之乱,主持东南军事,又大兴洋务,乃是中兴国朝。力挽狂澜之第一名臣!奈何天年不永,今日骤然崩逝,实在是叫中外震惊,本宫想起先帝在时,对曾国藩十分推崇,再三建言要让曾国藩主持大局。虽未时时相见,可他的才干,先帝是看在眼里的,如今这样骤然去世,也未留下遗折,实在是心痛也!”

    恭亲王微微鞠躬,“请太后节哀。”

    君臣都是无限伤感,曾国藩为人谦和不似其弟招摇,与人为善,恭亲王虽然也有些伤怀,但是在这个时候,都不免要谈起曾国藩的身后事,“曾国藩的身后事,不能耽搁,还需速速下旨。”

    “你们既然是知道了,必然有什么想法,直接说来吧。”慈禧太后用手帕抹了抹眼泪说道。

    “缀朝是要的,这谥法么,”奏陈曾国藩的恤典,提到谥法,恭王这样说道:“曾国藩老成谋国,不及丝毫之私,应该谥忠;戡平大乱,功在社稷,应该谥襄;崇尚正学,品行纯粹,应该谥端;不过臣等几个,都觉得这三个字,那一个也不足以尽曾某的生平。是否请皇太后恩出格外,臣等不敢妄行奏请。”

    其实这就是奏请特谥“文正”,不过必须如此傍敲侧击地措词,太后懂他的意思,清代的谥号中“文正”最高,“文忠”次之,“文恭”再次,以下为“文成”“文端”“文恪”“文襄”之类。军机处给大臣上谥号时最高只能谥到“文忠”,“文正”要君上的恩典才可以。

    司马光说:“文正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所以说文正是极其高的谥号:文指的是经天纬地、道德博闻,正指的是内外宾服。自古以来只有有德行、有名望的重臣才会在死后得到这个谥号。例如宋代的范仲淹,谥号也是文正。清朝时,另外一个重臣刘统勋,也就是刘罗锅的父亲,也是谥号文正。

    “曾国藩其人,可谥文正!”慈禧太后听明白了,“不愧一个正字!堪为国朝表率。”

    “是!”恭王又说,“如何加恩曾某的子孙,等查报了再行请旨。”

    “这是不忙的,此外除了谥法,这哀荣呢?”

    “臣等以为,二等公进一等公。”

    大清的爵位分为三个系统:宗室爵位、异姓功臣爵位和蒙古爵位。清朝依然施行王公侯伯子男爵位制度,也按照晋朝的宗王官于京师的制度。藩王不就藩地方,没有爵土。清朝爵位分为宗室爵位、异姓功臣爵位、蒙古爵位。宗室爵位分为十二等,每等若干级。十二等大致可分为超品、品级:超品: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将军。蒙古爵位一般按照宗室爵位例,同时保留原来的蒙古尊号,有时在亲王之上依旧设立汗号世袭罔替。

    异姓功臣爵位当然是封给异姓功臣的。公、侯、伯、子、男是其中的一部分。公侯伯子男又分三等,曾国藩正是二等公,而左宗棠是一等公,为汉臣之首。

    “如此太过简薄了,论功劳,曾国藩说起来,再造乾坤也不为过,”慈禧太后说道,“若无曾国藩之团练,如今怕是已经是南北朝,焉有中国混元一统之兴旺景象,兴办洋务,大兴东南百业。文治武功都是了得,若是曾国藩还在,过了年也应该可以进封一等公了,如何算的死后哀荣?”(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