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一、岁在龙蛇(五)
    王庆琪捧着一卷画轴进了弘德殿,弘德殿如今没有人继续上课,皇帝不来,诸位师傅除了各部当差,就是在家潜心专研道德文章,此外,同治朝的修书大典在北海战役取胜之后开始编撰,这是文武两个方面都要抓的缘故,所以弘德殿人烟罕至,分外冷清,王庆琪一路行来,除了几个洒扫的太监,不见任何其他的人,他把画轴放在了架子上,正准备拿起一个箱子,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慢慢的直了身子,转过头,瞧见日光照进弘德殿的大门之中,有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背着光,一时之间见不到是谁,而王庆琪显然是知道了,微微拱手,身体绷的笔直,“德公公。”

    来人缓缓的走了进来,一声轻笑,“王大人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老奴只是路过此地,随便进来瞧一瞧,没想到是王大人在这里。”

    “德公公如今正是最忙的时候,要打理宣礼处,又要照顾皇上的汤药,怎么还有心思闲逛呢?”王庆琪偏过身子,坐到了一张梨花木的大桌子后头,“无事不登三宝殿,德公公有什么指示就请直说吧!”

    “皇上身子不好,不知道王大人有什么见教?”德龄不动声色,把手笼在了袖子里,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我要请教这个。”

    “皇上的身子虽然如今不见好,想必以后是会好起来的,”王庆琪淡然说道,“在下虽然不才,可伴君伺驾,自然是尽心尽力不敢有所闪失的,以己度人,料想德公公亦如在下,务必在饮食起居上尽心尽力,不至于有人不小心,糊里糊涂的,就耽误了皇上的龙体。”

    “这是自然。无人不尊敬自己的主子,”德龄说道,“只是王大人你的主子是谁?”

    “当然是皇上。”王庆琪喝了口茶,“德公公明知故问。”

    “怕是不见得吧。”德龄缓缓走了几步,翻了翻架子上的书,“我怎么听说,王大人效忠的另有他人呢?”

    “德公公说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是中国人,不敬天子,效忠皇帝,莫非我还要投奔西洋各国不成?”

    德龄朝着外头扬了扬脸,“带上来。”

    两个孔武有力的太监拖住了一个血迹斑斑的书生进了偏殿,噗的一声把那个人丢在地上,那个人挣扎着抬起头来,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狠狠的盯住了德龄。随即又渴望的看着端坐的王庆琪。

    王庆琪纹丝不动,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子,“此人乃是京师大学堂之学生领袖韩汝兵,乃是国之栋梁,洋务名士,德公公不经三法司,就把他拷打成这样,将来外面风声一起,宣礼处和德公公就算再有皇太后的宠爱,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吧。”

    “真佛面前不烧假香。”德龄拍拍手,让两个太监退下,就这样只身站在偏殿之内,“对着王大人。我无需藏着掖着,就把底儿给您都露了出来罢了,韩汝兵,怕不仅仅是大学堂的学生这么简单,更是,”德龄看着地上的韩汝兵。“白莲教的人吧?”

    韩汝兵一跃而起,双手成虎爪划向德龄的咽喉,德龄往后退了一步,右腿突然抬起,踢向韩汝兵的肋下,砰的一声,韩汝兵跌倒在地,嘴角沁出了一丝鲜血,萎顿的说不出话来了。

    “白莲教已经归顺朝廷,就算有人是白莲教出身的,只要是正经人,想必谁都不会计较,只不过没有在理教院备案而已,我想着德公公乃是最懂规矩的人,这样无非是小事儿,怎么的,就把韩汝兵整成这样了?”

    “身份如何,倒也不甚紧要,”德龄悠然弹了弹大红色的袖子,“只是他,”德龄看着韩汝兵,韩汝兵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若是一心向学,求个功名,为官一任招抚白莲教,本座自然不会容不下他,可是他在京师大学堂呼风唤雨,欲做倾覆天下的东林党人物,又串联同学,想要以众人之力一改朝政走向,如此自然是不行的,想到他是白莲教中的人物,本座不由得有些疑心,这白莲教,到底按得是什么心思?”

    王庆琪默然,“若是别的人,我自然不管了,杀了就是,听说此人和王大人是旧相识,王大人乃是天子近臣,这点情分和体面,想必王大人还是有的,故此解来给王大人发落。”德龄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王大人是否顾及同门之谊,网开一面?”

    王庆琪长叹一声,对着韩汝兵摇摇头,“你这一系就是不服教主之令,一定要做另外之事,本教已经臣服朝廷,就算有潜力储备之事,那也只是为了自保,而并非有其他异心,梅童儿,你们到底是错了!”

    韩汝兵有些羞愧,但是随即倔强的说道,“竹童,我虽然落在这个太监之手,但绝不是本教之败,我坚持之路,也绝非歧途!我在大学堂之行为,更和你毫无关系,德太监,”韩汝兵伏在地上,对着德龄喝道,“此事是我一人所为,和本教毫无关系,和王庆琪更无关系,要如何处置你处置就是!”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德龄对着韩汝兵说道,“说了今日带你来此地给王大人发落,就是王大人才能决定你的生死,王大人,你说话吧。”

    “你不许再在京师出现,梅童,”王庆琪站了起来,“若是再回京师,我必然行教规将你处死!”王庆琪对着德龄说道,“德公公,不知道这样处置,如何?”

    “听王大人的,那就打发出京就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想必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德龄拍拍手,太监们进来又把韩汝兵拖了出去,韩汝兵又羞又愧的看了王庆琪一样,随即被拖了出去,德龄转过脸,“竹童子,明人不说暗话,贵教是什么心思才把你派到宫中来?是不是想着对付白彦虎一样,无声无息之间,取人项上之头?”(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