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身世浮沉(三)
    冯婉贞站在养心殿前,她的脚力比载澄快,脱了花盆底,健步如飞,一下子就到了养心殿,外头的侍卫拦住了冯婉贞,“站住,这里是养心殿,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我奉皇太后懿旨,前来看望皇上,并非闲杂人等,”冯婉贞见到那几个侍卫还在犹豫,养心殿里传出不吉的叫喊声,知道不是犹豫的时候,不耐烦的一推,把拦在自己面前的侍卫推在一边,侍卫们大骇,有个人把刀子都拔了出来,“尔等放肆!”冯婉贞喝道,“敢不顾懿旨!”

    随即对着拔出的刀毫不顾忌,跨步进了养心殿,几个侍卫正在面面相觑,载澄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有懿旨,封锁养心殿,不许任何人进出!”

    一位太医就在养心殿门对着载澄喊着,“皇上吐了好多血,御药房那里要取药来!”

    “什么御药房,我瞧着是催命的地方!”载澄跺跺脚也连忙进了养心殿,跨步进了西暖阁,皇帝吐了不少血,龙床边上的白布上头的血色让人触目惊心,“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太医怎么说?”冯婉贞对着陈胜文喝道。

    “太医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慌了神了,”陈胜文带着哭腔,“拟了方子去熬药了。”

    “你和澄郡王去亲自盯着,不许有人乱加东西,把这里所有的太监都带出去,不许留人在这里伺候,只许太医进来!”冯婉贞对着载澄使了个眼色,就站在皇帝床前,“这里由我看着,不会在有差池!”

    冯婉贞发号施令,载澄丝毫不觉不妥,对着冯婉贞点了点头,随即和陈胜文下去了,皇帝脸色面如淡金,咳嗽了一声,似乎听到了这里头的动静。睁开了眼,冯婉贞连忙附上去,“皇上。”

    皇帝的眼神有些迷茫,随即看清了面前的女子。“县君来了。”

    “是,太后娘娘马上就到,您可要坚持住啊,”冯婉贞爱怜的看着皇帝,虽然没有情愫。但是她对着皇帝是很有亲情的感觉的,她看着皇帝的样子,内心伤感,但是这时候她知道不是哭的时候,只是红着眼强笑,“没什么大碍的,请皇上宽心。”

    皇帝勉强一笑,“是吗,那你怎么红了眼?”随即再不说话,似乎少了些力气。太医不一会上了药来,跪在了地上,载澄拿了药碗,对着冯婉贞说道,“是我盯着看他们煎的。”

    暖阁外头想起了别的声音,皇太后疾步走了进来,看到满室弥漫着血腥味,连忙扑上前,差一点就摔倒了,冯婉贞连忙扶住。皇太后看着皇帝,他的脖子上和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大痘,发散着锡纸般的死灰色。“皇帝,皇帝,”太后拉住了同治皇帝满是疹子的手,丝毫不顾及自己会传染上天花,太后轻轻的呼唤着,怕太响惊扰到皇帝。但是又怕太轻让皇帝听不清楚而就此……太后喊了几句,皇帝这才悠悠睁开眼,他的脸颊上也出现了细细的疹子,“皇额娘。”

    “怎么样了?觉得身子好了些吗?”慈禧太后伏在同治皇帝的身边,“有人在你的药里头加了东西,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处置了他们,”慈禧太后瞪着跪了一地的太医,“这些没用的东西,日后一定要算账,不过如今留着给你继续戴罪立功,你放心吧,那些贱人已经抓起来了,你的身子会好起来的,很快就好起来。”

    同治皇帝勉强点点头,“是,我知道了。”

    慈禧太后看到载澄拿上来的药,“这药有没有问题?”她问李德立。

    李德立磕了个头,“是十全大补汤,必然是无事的。小太监已经试过药了。”

    皇太后的心沉到了下腹,“快喂皇帝吧,”她对着冯婉贞说道,“太医留下照顾,载澄下去,把养心殿的太监都看管起来,不许他们寻死!”

    皇太后起身,到了养心殿的正殿,看着檐外的飞雪,眼角的泪无声的落了下来,乾清宫一等侍卫统领疾步走近,“弘德殿侍读王某和德龄已经看管起来了,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弘德殿打斗。”

    “不许他们寻死,”太后用衣袖抹了抹眼泪,这时候恭亲王等一干大臣尽数到了,见到太后默然垂泪,恭亲王吓得一大跳,“太后,皇上的身子?”

    “太医还在里头请脉,等下他们出来的,一并再问吧。”太后转身进了养心殿,就坐在宝座上默不作声,恭亲王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接下来的光景如何,只能是站在养心殿正殿里,这时候嫔妃们都得到了消息,也不顾及正殿有群臣在,依次跪在了养心殿的檐下,无声的哭泣着,皇太后的脸色惨白,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发抖,不一会,李德立出了西暖阁,跪在了正殿。

    “说吧,怎么回事?”

    “启禀太后,皇上的身子已经被这几日的药搞乱了,今日吐血之后,只怕是……”李德立只说到这里,就再也不敢继续说下去,只是磕头不已。

    “这是从何说起?”恭亲王讶然怒道,“前几日已经说大好了,这花儿也发的通透,怎么今日又不好了!”

    “原本是好了些,可有人在皇上的药里头加了奴香雪、余明石、马喇等物,这些东西都是发物,皆有毒性,这几日用下去,龙体就不行了。”

    “你们都是太医,怎么会让人把这些东西放进去!”醇郡王又气又急,“怎么都是睁眼瞎吗!”

    “是德龄,”太后木然开口,“是他动的手脚,但是,大概别人也有份,”太后扫视群臣,“说不定就在这个殿中!”

    “太医们是睁眼瞎,我也是,”太后不待群臣有什么反应,继续往下说去,“才会至此有这样的大祸。李德立,皇帝的身子到底要不要紧,你说句实话!我不怪你,这是有心算无心的!”

    李德立又连连磕头,“太后瞧见皇上已经用了十全大补汤,就知道这内里的究竟了。太后恕罪。”(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