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生死茫茫(一)
    “圣体素来康健,怎么会因为用错了药就如此呢!”恭亲王喝道,“定然是你们不尽心的缘故!”

    “皇上之前原本就有肾水枯竭之象,如今加了这些东西,一是促发了天花,二是亏了本源,这本源已亏,别的,就难说的很了。”李德立回道。

    众人神色各异,却都忍不住有惴惴不安的意思,皇帝还没有子嗣!这是最关键的事情,恭亲王不顾及其他,也只能是连声追问,“龙体到底如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殿中烛影晃动,李德立的脸上漆黑一片,“总是在这几日之间,微臣死罪!”

    众人都伏在地上,恭亲王双腿一软,不禁瘫坐在地,惇亲王也跪倒在地,醇郡王已经是满脸泪痕,泣不成声了。

    寒风吹进了养心殿,殿外隐隐传来了嫔妃们忍不住的低声哭泣,众人明白,大清朝亦如这大雪之夜,又到了危险的境地了。

    如今的境地比十三年前还要差!十三年前只不过是肃顺弄权,隔绝中外,到底是帝系传承一统,绝无偏移之危境,可如今?哎,恭亲王怒气横生,“德龄此人现在何处?”

    “已经抓起来了,”慈禧太后默然许久,才慢慢说道,“这事儿还没玩,如今且看皇帝,”她的手用力的抓住须弥座上的扶手,“看皇帝接来如何。”

    外头的哭声响了起来,太后木然说道,“军机处和御前大臣就不要出宫了,如今我怕他还有余党,恐有不测,我也传了武云迪和荣禄入宫宿卫。另传旨诸王大臣,漏液入宫伺疾。”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恭亲王应。“既然如此,皇上万年的东西就要备了。也是冲冲喜。”

    “不用冲喜,”慈禧太后如今这时候怎么愿意听到这种消息?她只是想着若是能逃避过去就逃避过去罢了,“这些东西日后不用急,何须闹这样!”

    文祥磕了头,“请太后旨,大赦天。”

    “可,”慈禧太后点点头,“李德立。今日皇帝身子要不要紧?”

    “今日还不要紧,”李德立磕头道,“微臣会想好法子!”

    “那就好,”慈禧太后木然说道,“那你们退吧,等到明日再说。”

    “太后,恕奴才多嘴,”惇亲王忍不住就开口说话了,他伏在地上,大声的说道。“皇上如今身子不好,应该先为皇上立后!一是有备无患,二来也是冲喜!”

    听到惇亲王的话。恭亲王大为激动,十三年来的往事,一齐兜上心来。这个“年号”怕会成为不祥之谶reads();。当时觉得“同治”二字拟得极好,一则示天以上一心,君臣同治,再则有“同于顺治”,重开盛运之意,谁知同于顺治的,竟是天花!

    果真同于顺治。还算是不幸之大幸,顺治皇帝至少还有裕亲王福全和圣祖两个儿子。当今皇帝万一崩逝,皇位谁属?

    “好呀。好呀,如今你们就巴不得皇帝死吗?”慈禧太后的声音发冷又在发抖,似乎冷到了众臣的心里,“皇帝还没断气呢!”

    “这事关大清祖宗基业的,奴才不敢不说,就算太后要赐奴才死罪,奴才也要冒死奏承!”惇亲王大声的说道,醇郡王拉拉他的袖子,“五哥你小声些,皇上还在里头,万一听到了,又是大刺激!”

    惇亲王这才克制住了一些,“请皇太后圣裁!”

    恭亲王等人也一起伏,“请太后圣裁!”

    “皇帝的身子还好的很!”慈禧太后倔强的说道,“轮不到说到这个地步,冲喜什么的,我从未见过有成效,自然也是不信,此事无需多言!本宫自有主张!你们跪安吧,不要惊扰了皇帝休息。”

    皇太后语气坚决,绝不愿意听到这样的事情,恭亲王等人无法,只好磕了一个头,站了起来,依次退了出去,惇亲王还准备说什么,却被景寿拉住,一同出了养心殿。

    “五哥,这事儿也就是你敢说,”恭亲王抹了抹眼泪,对着惇亲王说道,“但是这事儿就暂时不提吧,此议决不可轻发,因为一则对皇帝而言,此是绝大的刺激,于病体不宜,再则是立何人为皇帝之后,大费考虑。要知道,一辈儿里头没什么人合适!”

    惇亲王正欲说什么,养心门外已经索索的布满了兵丁,“这是要做什么?”惇亲王有些生气,没有回答恭亲王的话儿,“防着我们造反吗!老六,你看看!”

    “这也是寻常之事,”文祥宽解着惇亲王,“为了就是防范未然,王爷切勿生气。”

    塞尚阿刚才看到了跪在地上流泪的皇后和珣嫔,只觉得心如刀割,听到敦亲王的话,十分不悦,“以臣议君,乃是大不敬!什么时候轮到臣子们议定这些事儿了?皇上还在养心殿里头呢,再不济,也有皇太后主持,咱们做臣子的只要安分守己当差就是,别的事儿,不用多说也不能多说!”

    说完这句话他随即拂袖而去,惇亲王气的连连跳脚,被醇郡王拦住,一同去了军机处的值房。

    慈禧太后依旧坐在养心殿的正殿上,一言不发,陈胜文从西暖阁出来,跪磕头,“启禀太后,万岁爷睡着了。”

    “用了药好些了吗?”慈禧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

    “吃了药安稳了许多,只是身上的天花,似乎要爆了出来,”陈胜文带着哭腔,“只怕是不好。”

    “太医们会处置的,你不许在皇帝跟前哭,他瞧见了更是心里难受,明白吗?”慈禧太后说道,陈胜文磕了个头,用衣袖抹了抹眼泪,复又进了西暖阁,唐五福进来磕头,“太后,安德海带着西洋的大夫进宫了。”

    慈禧太后起身了丹陛,准备走出养心殿,“叫他带进来看看,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我知道西洋人的消炎药应该是不错的,起码能减少炎症。”她走出了养心殿,见到跪在檐的一干嫔妃流泪哭泣,慈安和几位太妃站在边上亦是抹泪不已,“皇帝还没有宾天呢,这会子哭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