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十三、生死茫茫(二)
    “如今就哭,日后还怕没有哭的时候吗?”皇太后的声音十分空洞,似乎没有了情绪,嫔妃们听到了这句话,脸色越发是惨然了起来,皇后靠在慧妃的身上,似乎又要晕厥了,大家都是满脸泪痕,只有瑛妃一个人十分镇静,一言不发,也不流泪,慈禧太后皱眉,低声喝道,“都闭嘴,不许惊扰了皇帝!”

    慈安太后上前扶住了慈禧,“姐姐,皇帝的身子不是已经大好了,怎么今个又不好了呢?”

    慈禧太后摇摇头,“暂时不说这个,你让他们都回去吧,这会子,谁都不能打扰皇帝。”

    皇后直起身子,膝行到慈禧身前,拉住了慈禧的旗装,“皇额娘,儿臣实在不愿意在承乾宫里头等消息,就让儿臣服侍皇上吧,在养心殿,我多少也能放心些。”

    慈禧太后摇摇头,“你的身子一直不好,万一皇帝的病气过给了你,那就不好了,你若是担心,就住在这后殿,只是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去惊扰皇帝,明白吗?”

    皇后含泪谢恩,站起来的时候又是一阵晕眩,随即软软倒地,几个嫔妃连忙扶住,养心殿钱乱成一团,太后微微叹气,“叫太医来给皇后瞧瞧,你们去照看她吧,”太后对着后宫嫔妃们说道,大家簇拥着皇后去了后殿,只留下来了咸丰皇帝的后宫们,如今的太后太妃太嫔们,丽贵妃十分心痛,她的双眼已经红肿如同胡桃一般,“今日恰逢腊月初一,我们几个去遍历各宫的佛堂拈香,求神佛们保佑咱们皇上。”

    慈禧太后点点头,“你们去吧,就让婉贞守在这里,还有载澄,”慈禧太后眼中露出阴冷愤怒的目光,“我要先去料理了宫里头的反叛!他们在那里?”

    慈禧太后慢慢的走出了养心殿。走下了汉白玉的台阶,就这样一步步的走进了积雪和飞絮之中,唐五福要传轿辇,慈禧太后摇摇头。她的赤金头饰上片刻之间就落满了雪花,她就这样一步步的慢慢走出了养心门,慢慢的走过了林立肃穆的八旗护军营士兵,慢慢的走到了朱红色的宫墙之下,朱红色的宫墙在夜里。看上去分外阴沉血腥,就像是自己儿子吐出来的鲜血。寿康宫伺候的太监和宫女们就跟在后头,默默地低着头走着,一个侍卫首领疾步走了过来,打千行礼,“启禀太后,德龄和王庆琪已经押在了西三所。”

    “王庆琪暂且不管,这事大约和他没关系,德龄如何处置了?我记得他身上是有功夫的。”太后说道。

    “已经灌下麻药,”侍卫低头回禀道。“又加了锁铐,必然是无忧了。”

    “这个贱人有没有抵抗?”

    “没有。”

    “去看看他吧,”慈禧太后淡然说道,“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龄盘腿坐在炕上,丝毫不会因为四肢上的镣铐而有所担心,室内点了好几盏油灯,把他脸上每一道皱纹照的清清楚楚的,德龄不复往日的阴沉,整个人松弛了下来,悠然神往。似乎想起了许多往事,外头响起了脚步声,门随即被咿呀打开,穿着赤红色的旗装的太后进了这处简陋的居室。她见到了德龄,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侍卫和唐五福想退出去,“你们陪着罢,我和德龄之间,从未有什么消息是见不得人的。若是你们不在。我根本就不敢一个人在这个地方。”

    “奴才给太后娘娘行礼了,”德龄微微鞠躬,“只是身子不便,不能行礼。”

    几个侍卫称是,站在了太后的身后,太后看着德龄,眼中都是恨意,“你的大礼,我实在是受不起,为了你的大礼,皇帝,已经在养心殿剩下一口气了。说吧,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皇上快宾天了,太后娘娘伤心吗?”德龄不回答慈禧的问题,悠然说道,“这是您唯一的儿子,也是先帝唯一的子嗣。”……

    慈安太后即刻就带着各宫太嫔太妃一起给神佛进香,第一处是在宁寿宫后殿之东,景福门内的梵华楼和佛日楼;第二处是在慈宁宫,这里有好几处佛堂,两宫太后常来的顶礼的是,设在正殿前面,徽音左门东庑的那一所;此外还有三座,以雨华阁为主,在凝华门内,阁凡三层,上层供欢喜佛五尊、下层供西天番佛,这还是前明的遗迹,内有脑骨灯、人骨笛等等法器,在慈安太后看,近乎邪魔外道,平时绝迹不至,但这时候要百神呵护,为了祈求皇帝早占勿药,她心甘情愿地拈香磕头,念念有词地祷祝了许久。

    云贵太妃跪在地上,丝毫不觉得那些番佛骨器在夜色之中分外可怖,丽贵太妃也壮着胆子靠在云贵太妃身边默默祷祝,“满天神佛请降下慈悲,使得龙体安康,病魔远离,信女愿意以身代之,任何死病加身都无所畏惧,只愿天子安康。”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丽贵太妃转过脸,看着自己身后的瑨贵人,瑨贵人五体投地,再三跪拜,“只愿天子安康。”丽贵太妃心里一动,“这个瑨贵人,对着皇帝倒是真心的。”

    几个女人默默跪在雨花阁里,跪了许久,似乎身子都已经僵了,云贵妃觉得丽贵妃身子瑟瑟发抖,“太后娘娘,咱们回宫吧,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明日再去宝华殿进香。”

    慈安太后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瑨贵人连忙扶住,几个人下了雨花阁,大雪依旧是漫天席地飞舞着,一个太监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太,太后!”

    慈安太后心里一紧,“怎么回事?是不是皇帝那边?”

    “不、不是,”那个太监跪在地上,“不是万岁爷,是皇后!”

    “你和我没有仇,”慈禧太后说道,“皇帝和你也没有仇,我素来最看重的就是你,把宣礼处交给你,你的身份就如同前明的东西厂厂督,康慈太后把你托付给我,我也做到了,让你跟着我,我实在是不知道,你为何要如此,要置皇帝于死地!”(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