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生死茫茫(三)
    “有些事已经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快要记不清了,今个说出来,免得自己也忘记,”德龄想了想,默然开口,“太后娘娘和万岁爷自然是对奴才极好的,奴才十分感激。”

    “所以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来对付皇帝?”慈禧太后厌恶的说道。

    “不知道娘娘有没有听说过天理教?”

    “天理教?”慈禧喃喃自语,“娘娘难道不知道隆宗门上还留着的那个箭镞?”

    慈禧刷的站了起来,“那你就是天理教的余孽了?”

    嘉庆十八年九月十四日,林清派教徒二百人分两小队,暗藏武器,化装潜入北京。次日有九十余人在陈爽、陈文魁率领下,由信教的太监张太、刘得财等引导接应,分别从东、西华门攻入皇宫,守卫皇宫的“八旗劲旅”猝不及防,一败涂地。攻入皇宫后,为了寻找并杀死嘉庆帝,起义军化整为零,分成小队四处寻找皇帝,宫廷侍卫们大多死的死,逃的逃,仅有少部分在隆宗门外与义军激战,皇宫内一片混乱。部分义军甚至冲至养心门,当时只是皇子的道光皇帝绵宁大惊失色,疾呼侍卫,竟无人响应,无奈之下,只得拿出鸟枪抵御,击毙了两名义军士兵。这时,本来准备开赴承德避暑山庄保卫皇帝的火器营正在紫禁城内休整,被紧急调来镇压叛乱,天理教匪徒人少而且分散,又敌不过凌厉的火器,最终被火器营各个击破,全军覆没。这就是震惊一时的“癸酉之变”。

    “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六十年,想必你那时候还只是小孩子,又和天理教有什么关系?”

    “我是天理王后天祖师天理教教主林清之子,”德龄慢慢说道,说出了一段陈年往事,“嘉庆十八年我不过才七岁,就已经被朝廷缉拿刺杀,母亲知道天下之大。无处可躲,于是冒着风险,花了重金,把我送进宫里头。”

    “你母亲疯了。”慈禧太后说道,“为了你的父亲,把自己的儿子给阉了。”

    “谁说不是呢,哎,”德龄叹了一口气。“她只告诉我,一定叫我报此血海深仇,为天理教出一口恶气,她和我说过的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儿啊,别怪娘心狠,但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你好生呆在宫里头,寻找到机会。为你爹爹和天理教上下所有人报仇!’这是我最后听到过她的话,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我母亲,我才不过是七岁,就要入宫当太监了。”

    “林清原不过一个市井无赖,江湖骗子,组建天理教本是为了敛钱,后竟然‘迷者自迷’,想做天子,终身遭寸磔。”

    “我在宫里头。受尽了冷眼和欺负,原本我也是想着,若是没有母亲的叮嘱和父亲的凌迟处死,我就在宫里头终老就极好。不用顾忌血海深仇,可是,我父亲是被凌迟处死的!”德龄瞪大了眼睛,“我就在菜市口看了这一幕才入宫的!净身的太监下刀子的时候,我丝毫不觉得痛,我的痛觉已经在菜市口看着父亲被凌迟处死的时候。丢了。”

    “母亲捂住我的嘴跑啊跑啊,终于把我送进了宫里,我昏睡了三天三夜,发高烧,等到我醒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我要送死了,准备送去火葬场,我醒了过来就一门心思想着,要复仇!”

    “这就像是心中的火焰,熊熊不息,”德龄看着桌上的油灯,眼中倒映着灯光,“一直支持我到了现在。”

    皇太后虽然心里十分悲哀愤怒,但是这个时候却也忍不住哭笑不得,“你等了六十年,才等到要报嘉庆皇帝屠灭天理教的大仇?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皇帝可是嘉庆皇帝的重孙了,冤有头债有主,这都过去六十年了!再不济你也只要找道光皇帝就完了!”

    德龄微笑看着慈禧太后不发一言,慈禧太后似乎明白了什么,扑上了前,抓住了德龄的袖子,突然使出大力把他从坑上抓了起来,侍卫连忙上前架住德龄,已防止他暴起伤人,唐五福和梁如意一起拦住慈禧太后,柔声劝道:“娘娘小心自己的身子。”

    慈禧太后抓住了德龄,红着眼盯着德龄的眼睛,“先帝,先帝驾崩,是不是,是不是你搞的鬼?”

    “是我,又不是我,”德龄哈哈一笑,“是先帝自己作死,算起来我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慈禧大叫一声,把德龄推倒在地,气的浑身发抖,状若疯癫,她从侍卫的腰间抽出了刀,指着德龄,“你说!你说!”

    “先帝在热河寻花问柳,看上去自得其乐,可这心里一直都在痛苦不堪,如意你在御前,你是知道的,”德龄萎顿在地,悠然笑道,“外头在担忧洋人入侵,内里在烦心洪杨之乱,外朝有军机处肃顺大权独揽,内廷有您在兴风作浪,他如何能安心享乐?内里不能发泄,只能找这些乐子,我不过是给先帝献上助兴之药罢了,先帝自己定力不够,一定要享乐致死,谁也拦不住,”梁如意放下了慈禧太后的手臂,一扬手,“啪”的一下,上前就给德龄一个大嘴巴子,“先帝爷对你那么好!”梁如意怒喝尖叫,“你从小伺候他长大,他把你当做了亲人,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行如此悖逆之事!”

    梁如意又要上前厮打,被侍卫们拦住了,慈禧太后被唐五福扶住,慢慢的坐下来,“好啊,原来还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她的眼中慢慢滴下泪来,“真是死的不明不白。”

    “先帝之死,第一个怪他自己,第二个怪太后您,第三个才怪到我,”德龄不动声色,“他自己个寻死,我只是推了一把罢了,说到底还是怪太后您,您这样的厉害,在后宫之中毫不嫉妒,把什么事儿都处置的妥妥当当,帮忙处置政事,又是十分精明,把外朝的肃顺也能压制住,不至于肃顺能一手遮天,太后,谁都会嫉妒你的,就算那个人是皇帝也不例外!”(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