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生死茫茫(四)
    “你还诞下了皇帝,是先帝唯一的儿子,日后继承皇位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儿,这样的女人,几乎是完美无缺的人物,和女范女戒里头的人物一模一样,先帝只不过是中人之姿,和你匹配,心里自然有自惭形秽的意思。”

    殿内寂静无声,只有德龄低低的声音在想起,“后来更是了不得了,留守京中,安抚臣民,号令文武,又亲自赴八里桥督师助威,之后还大胜洋人,几十年来对洋人之首胜!先帝爷原本也是大喜,后来却是阴着脸,情绪低落,只是喝酒作乐,不许任何人说起京中之事,也从来不提回京的事情。有这样的妻子,有这样的母亲,谁都会心里不痛快的,您说是不是?”

    “先帝爷大约是怪过我的,”慈禧太后说道《,“但最后还是把同道堂之章赐给了我。”

    “先帝当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当皇帝,天家无有温情,他就是对着太后您还有感情所以没有把你拿下,不然你以为,肃顺就在眼前,你为何没有出事?”

    “我还是出事了,你不要告诉我,圆明园那一箭也是你安排的。”

    德龄笑而不语,自顾自的说下了去了,“皇帝也是和先帝一副模样,忌惮着太后您,却又不得不依靠着您,他们又没有那个决心和胆量,想要你安安静静的在后宫之中,这样的帝王,根本就是不合格,怎么能担当重任?我还是替皇太后除掉罢了。您也不用这样伤心,任何一个女子都有嫉妒之心,我却从未在太后您这里看到过,所以您对着先帝也不会有多少情谊,何须伤心?若不是先帝在盛年驾崩,幼帝登基。您怎么能独占朝纲,垂帘听政十三年之久?是我吹了东风,给了您这个机会,您应该感激我才是,接下来又是好时候,太后您又可以垂帘听政了。只是,”德龄恶毒的笑了起来,“这会皇帝没有皇子即位了。”

    “你当年要我许诺,答应你一件事,是什么事?就是你现在做的事?”

    “是啊。”德龄哈哈大笑,“我父亲临死之前告诉我,清朝尚水德,主支若是断流,旁支入继。就于国运有妨碍,我要这个该死的大清朝帝脉断绝,改朝换代!就算天理教已经覆灭,但是大清朝也会步天理教的后尘,为我,一介阉人陪葬!”

    慈禧太后站了起来,正准备说话,外头响起了安德海的声音。“主子,承乾宫有消息来。”慈禧太后走了出去。“什么?”慈禧太后惊呼,“可是真的?”

    安德海说了几句话,低低的,室内的人听不清楚,慈禧太后走了进来,“德龄。你从来都没有懂过我,亏你还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从来最喜欢说实话的人,皇帝要亲政,”皇太后一指养心殿方向。“我二话不说,即刻撤帘,你爱惜你的父母亲,我怎么会不疼自己的儿子!你不懂我,你若是懂我,你就知道,我虽然对男女之情不甚在意,但是亲情是我最在乎的东西!我愿意为了皇帝做任何事情,也愿意为了皇帝只躲在寿康宫礼佛!你只要和我说清楚,就算重建天理教,我也绝不会含糊,就算你去捣了东西陵我就当做看不见,你是见到白莲教兴起的,又赦免了石达开等人,这些可都是大清朝的死敌!就算加上你一个天理教,又怎么样了?又能怎么样!你在宫里头多年,又管理宣礼处,早就应该知道,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根本就不能成事,你父亲林清也不过是一个混混而已,一个混混害死了这么多人,你把这个不成样子的祸害学了起来,害死了先帝,如今又把皇帝害成这样,你该死,我只是问一句,你为什么不逃?我知道你的本事。”

    德龄低着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深受皇恩,虽然犯下大错,却不欲逃走,”他仰起脸来,一阵轻松的样子,眼角却是流出了泪,“忠孝两难全,我怎么会不知道先帝和皇帝对我如何,只是我已经发了誓,一定要报仇雪恨。我也老了,不愿意再坚持那样的执念,速速下手,了结此事,我也可以摆脱这一切,愿受太后处置。”

    “那一箭是不是你搞的鬼?”太后追问。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是谁,或许是肃顺,或许是别人,”德龄洒脱的笑道,“不过想着有人对着皇太后不利,皇太后不能太过舒坦如意,将来的日子有的争斗,想必皇太后也是喜欢的。”

    “你还离间了我和恭亲王,”慈禧太后厌恶的说道,“你伺候过康慈太后,又跟着恭亲王亲密无比,我不敢相信他了。”

    “那又怎么了?内外朝同心,到底不是好事,有心人难以上下手,”德龄笑道,“就算没有我的事,您也绝不会放心恭亲王吧?换句话说,您只会最在意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不然您为什么要兴办新军,不让恭亲王染指呢。”

    “是的,我是最在乎自己的权势和地位,”慈禧太后慢慢的走进了德龄,居高临下的看着德龄,“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不在乎先帝的宠爱,只愿意窝在养心殿批折子,不想和后宫女子争斗,而结交外臣,不愿意每天听戏玩乐,要垂帘听政处置政事吗?”

    “无非是吕后武曌。”

    “错,”慈禧太后示意太监和侍卫们退后,蹲下了身子,“我从来不愿意只做一个后宫女子,我到这个世界来,从来不是为了争宠,我告诉你,反正你马上要死了,我的灵魂是一个男人,不是女人。”

    “一个知道了后世几百年事情的男人,”慈禧太后盯住了德龄,“我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改变国家和人的命运!”

    德龄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那敢问太后,先帝之死,和皇上之死,也是你改变命运的结果吗?”

    慈禧太后淡然说道,“有些事儿,我大约是真的不能改变,但是有些改变已经在发生,你说帝系断绝了?”

    “皇帝快驾崩了,难道不是吗?”德龄笑道,“肾水枯竭,太后应该知道这一点。”

    “没有断绝,”慈禧太后站了起来,“你既然和我说的明白,我也让你死得瞑目,刚才承乾宫来报,皇后晕倒了,太监一诊断,发现皇后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为了预防起见,也是做好准备,让所有嫔妃都请了脉,发现又一个惊喜,瑛妃也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帝系还稳稳当当的,这就是我安排嫔妃们伺候皇帝的目的,”慈禧太后怜悯的看着德龄,“让你失望了,就算皇帝驾崩,我这个要权的女人,依然可以垂帘听政,就算变成太皇太后又有什么关系?依旧可以垂帘,而且没有了你,想必这帝系必然是十分稳固,稳如磐石,”慈禧太后转过身,带着梁如意和唐五福走了出去,不再看一眼德龄,“你是个可怜人,我也是可怜人,只是你害了我,我自然容不下你。送他上路,给他一个全尸,就不用凌迟处死了,免得到了地下,先帝认不出这个伺候过他,又害了他的人。”

    德龄微微一愣,复又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流下泪来,“我这一生,都是干了什么事儿!想做的事儿到死还没做成!”

    慈禧太后听到了笑声,站住了脚步,“我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终于让我变成了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从此不会再有寻常人的感情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