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又见泉台(一)
    皇太后出了西三所,已经是子夜时分,雪已经停了,夜空之中露出了满天星星,太后吐着冷气,借着明亮的灯笼看着天上的星星,唐五福献上了大氅,悄悄的说道,“轿辇已经备下了,娘娘,咱们回宫安置吧。”

    “不回宫,”慈禧太后摇摇头,寒冷的夜里刺激了她的头脑,原本浑浑噩噩的思绪变得清晰了起来,“我想去陪陪皇帝,就在养心殿东暖阁里头休息吧。”

    太后上了轿辇,摇摇晃晃的在轿辇上发呆,到了养心门前,两个全副铠甲的武将跪拜在地,“末将参见太后!”

    是武云迪和荣禄,太后下了轿辇,“兵都带来了?”

    “已经听太后的吩咐,三千人马已经入宫!”武云迪大声说道,“请太后下旨!”

    “你带人去把宣礼处的太监尽数控制起来,不许一个人逃脱,”太后说道,“另外安排士兵严守各关防,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十人以上进入紫禁城。”

    “嗻!”

    武云迪转身离去,太后看了看荣禄,“你跟我进来。”

    太后进了东暖阁,就坐在东次间的炕上,用手托着头,唐五福拿了茶上来,“你下去吧。”

    太后就呆呆看着炕桌上的银烛台,上面的红烛闪烁着,照耀皇太后的脸阴沉不定,荣禄忧伤得望着慈禧太后的侧脸,“太后,请节哀。”

    “节哀做什么,人性本来就是要宣泄,”慈禧太后悠悠说道,“什么事情都憋着,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就让我伤心一会吧。”

    荣禄说了声“是”,就不再说话,只是默默陪着,慈禧太后拿着盖碗准备喝茶,被盖碗里的热气一扑面。眼中的泪又是刷刷流下来,荣禄上前两步,“太后,”随即醒悟自己的身份。又往后退了一步,“不要太过伤心,坏了自己的身子就不好了。”

    慈禧用手帕抹了抹眼泪,“叫你进来,一是为了拱卫禁内。二来也是问问你的意思,皇帝怕是不行了,接下来这帝位,要怎么办。”

    “太后的意思是什么?奴才都听太后的。”

    “我的心里乱的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听听你的意思。”太后盘膝靠在窗边,默然说道。

    “皇上还没有皇子,只能是过继了,”荣禄说道,“只是这下一辈里头。没有合适的。”

    “皇帝有子嗣,”太后说道,“皇后有孕三个月。”……

    恭亲王就歇在了军机处自己的值房里头,这一夜,谁都是睡不着,还是沈桂芬自觉年轻些,劝着几位老臣去歇息了,只剩下恭亲王和沈桂芬两个对坐,恭亲王也是睡不着,喝了一口极浓的茶。“这里头没有别人,小山,你是有主意的,皇帝的样子你也是瞧见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总要给皇帝立后吧?”

    “是这个理,我们倒是可以预备起来,只是皇太后还不愿意提,”沈桂芬说道,“王爷,您看这事儿。要不要先让皇太后拿主意?”

    “皇太后是伤心,谁叫她……哎,不说这个了,”恭亲王长叹一声,“咱们呢说自己个的,横竖没有外人,咱们自己商量着。”

    “若是要立,当然是立宣宗的曾孙。宣宗一支,“溥”字辈的只有两个人。”

    “你是说贝勒载治?”

    “是,宣宗的长孙,贝勒载治有两个儿子,依家法只能将他的第二子,出世才八个月的溥侃,嗣继皇帝为子。”

    “但是载治却又不是宣宗的嫡亲长孙。”恭亲王皱眉,这里头的说法实在是太大了,宣宗的长子叫奕纬,死于道光十一年,得年二十四岁。他原封贝勒,谥隐志,文宗即位后,追赠他的这位大哥为郡王。隐志郡王没有儿子,宣宗不知怎么挑中了乾隆皇三子永璋的曾孙载治,嗣继奕纬为子。而载治又不是永璋的曾孙,永璋无子,以成亲王永瑆第二子绵懿为子,绵懿生奕纪,奕纪生载治,也就说,载治其实是名义上的宣宗后裔,但是其实是仁宗后裔都算不上,因此,如果以溥侃立为皇帝之后,则一旦“出大事”,皇位将转入成亲王一支。鉴于明朝兴献王世子入承大统为嘉靖皇帝,结果连孝宗都被改称为“皇伯父”的故事,则以乾隆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之后嗣位,将来“追尊所生”,连仁宗的血祀,亦成疑问。因而可以想象得到,慈禧太后和仁宗一支的子孙,如惠郡王奕祥等人,一定不会赞成。

    自己当然也是不愿意的,“不成,不成。”

    “可溥字辈没有别人了。”沈桂芬说道,“除此之外,倒是也有一个人合适。”

    “谁?”

    “王爷府上的大阿哥,载澄……”

    “什么话!”恭亲王心里扑通直跳,打断了沈桂芬的话,“他和皇帝是同辈的弟弟!怎么过继!”

    “是载澄郡王的福晋,她肚子里不是怀了一个?若是诞生下来一位小阿哥,就是最好的人选了。”沈桂芬悄悄的说道,“这可是最好的人选。这是最正宗的天潢贵胄,载治的孩子,自然是比不上的。”

    “还在肚子里,怎么知道是男是女?”恭亲王摆摆手,“这事儿不急。”

    “可皇帝是等不得了,哎,”沈桂芬还欲说什么,外头响起了脚步声,“王爷。”

    恭亲王仰着脸,“什么事儿?”

    “丰台大营把兵开进来了,现在正在接管宫禁,军机处外头也围了好些士兵。”

    “这?哎,也是应有之义,不要多管了。”恭亲王叹道,“德龄搞的鬼,皇太后必然也把我怀疑上了,这会子什么小动作都不能弄了,等着养心殿的消息吧。”

    皇太后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觉得一直做着噩梦,朦胧之间听到了唐五福在喊着自己,她猛地惊醒,片刻之间明白了自己睡在什么,“怎么了?皇帝身子怎么样了?”

    “皇上醒了,喊着娘娘呢。”

    太后刷地掀开被子,宫女们给她披了一件衣服,唐五福眼尖,见到太后睡的那个豆青色织金枕头上面有大朵的水渍,太后大约是睡梦中一直流泪。(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