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四、又见泉台(二)
    太后披着衣服穿过冷清的养心殿正殿,月光如水,照进了养心殿,她无暇看这夜色,径直走进了西暖阁,见到冯婉贞在喂皇帝喝水,喝了一点水,皇帝有了些精神,太后看着窗外,还是黑漆漆一片,皇帝问,“什么时辰了?”

    “寅时一刻。”冯婉贞拿着碗退下,慈禧太后坐在床边,看着皇帝,“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会。”

    皇帝微微摇头,“我睡不着,心里好像烧了一把火,闹得慌。”

    皇帝的脸蜡黄蜡黄的,脸颊深深的凹了进去,浑身长满了红色的脓包,不少脓包已经开始爆裂,流出了血水,太后用温热的毛巾给皇帝擦了擦脸,“那就别睡了,我陪你说说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身子就这样不好了,”同治皇帝慢悠悠的说道,“载澄和我说,是德龄搞的鬼,我还不信。”

    “他是搞了鬼,但是没关系,”慈禧太后勉强笑着说道,“无非是小事情,让你受些苦罢了,你静下心来,过几日就好了。”

    “皇额娘在骗我,”皇帝怔怔的看着慈禧太后,“还说我没事,你眼睛都肿成胡桃一样的了。”

    “这是晚上临睡之前喝了太多茶水,所以眼睛水肿了,”慈禧太后眼眶一热,连忙忍住,“没有的事儿。你放心吧。”

    “我身上痛得很,皇额娘,我身上痛。”同治皇帝喃喃,慈禧连忙搂住了皇帝,“没事的,皇额娘在这里,皇额娘以前忙着别的不相干的事儿,少时候陪着你,你虽然成婚了,可在皇额娘的眼里,你永远还是孩子。”

    “我知道,皇额娘是最疼儿子的。”同治皇帝说道,“以前不懂事,还让皇额娘闹心,就想着日后能好好在皇额娘跟前尽孝罢。只是怕没这个机会了,哎,时不我待啊。”

    “什么话,”慈禧太后在皇帝耳边低语,“我还等着皇帝给我过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生日呢。”

    “希望能吧。”同治皇帝说道,“只是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瞎说。”

    载澄跪在地上无声的痛哭着,皇帝定了定神,“皇额娘,我今日身子还好,所以有件事儿要和你商量,就是儿子走了之后,这帝位会是谁,我知道,这不是件好事儿。但是总是要定下来的,趁着我还清醒。”

    慈禧太后在皇帝的耳边悄悄的说道,“皇后和瑛妃都有了身孕。”

    皇帝身子一震,原本无神的眼睛之中露出了莫名的光彩,“这是真的?”见到太后点点头,皇帝突然有些欣慰,“如此以来,儿子也不会没有脸面去见皇阿玛了,起码后继有人,只是想想。又是对不起他们几个嫔妃。”

    “你放心吧,”慈禧太后边是劝慰皇帝,边是给自己打气,“只要两个人有一个生下阿哥。我拼死也要把他们的孩子送上皇位,不至于帝系旁落,你放心,绝不会。”

    皇帝惨笑,“我知道皇额娘的决心,这事儿我放心了。”皇帝又是一阵咳嗽。“皇额娘,我想见一见王庆琪。”

    “你见他做什么?”

    “只是见一见,载澄说他被您抓起来了,我想见一见他,说几句话。”

    慈禧太后正欲说不,只是见到皇帝的眼神有些散乱,但还是露出了恳求的神色,这种表情她以前也见过,那是皇帝幼时不肯读书,不愿意上朝听政的时候,耍赖露出的表情,只要有这种表情出现,太后就心软了,可以稍微纵容一二,太后点点头,“就让你见一见吧。”让载澄把人带上来。

    王庆琪带着细细的镣铐进了西暖阁,才过了一个晚上,他的下巴就长出了青色的胡渣,王庆琪扑到了皇帝的榻前,看到皇帝闭着眼,不敢高声请安,只是轻轻的喊了一句“皇上。”

    “王庆琪,”他的身后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王庆琪转过头,看到了慈禧太后坐在炕上,她盯着王庆琪,一脸阴沉,“你是不是我昔日在八里桥外见到过的那个童子?”

    “是,”王庆琪转过身子,“太后认出来了。”

    “那你在皇帝身边有什么居心?”

    王庆琪摇摇头,“绝没有二心,只是教主命我寻得机会入朝为官,防着中枢对白莲教行兔死狗烹之事。”

    王庆琪身后响起了一声长叹,王庆琪转过头,看着榻上的皇帝,皇帝看着王庆琪,眼中露出了别样的意思,“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物不会无缘无故在我身边当差的。”

    太后走了出去,把室内留给了两人,她走到了养心殿的正殿,对着梁如意吩咐,“叫起吧,让军机内阁诸王大臣都在这里候着。”

    “是,太后娘娘,皇后知道万岁爷醒了,挣扎着要过来呢。”

    “她怀着身子,还过来做什么?”慈禧太后摇摇头,“罢了,那就让嫔妃们也一起叫过来吧,就在养心殿后头等着,皇帝,”慈禧太后喃喃,“总还有话交代的。”

    过了一会,慈禧太后到底是不放心,于是走了进去,只见王庆琪跪在地上哭的厉害,同治皇帝看见皇太后来了,“皇额娘我求你一件事。”

    “你要我放了这个人?”慈禧太后说道。

    “是,他没有大错,不要太过责罚了,没有他,大约死了都还不知道是谁捣的鬼,他还是有功的。”同治皇帝仰在床上,对着太后说道。

    “先让他陪着你吧,”慈禧太后微微一叹,世间自有痴儿女,罢了,“你放心,我答应你,以后会放了他。”

    同治皇帝露出了微笑,只是瘦的厉害,一笑之下未免有些恐怖,“宫里头的女人我都辜负了,实在是愧对他们,只是我希望接下来不要辜负任何一个人,皇额娘,我是个没用的皇帝,不能继承帝业,开拓进取,实在是不中用。”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慈禧太后劝慰道,“别的不说,就说北海之战,就说你一手主持的,这样的大功,堪比圣祖高宗,绝不是什么一事无成的,你才几岁?就已经如此出息了,将来只要你身子好了,必然就是唐宗宋祖一样的人物!”(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