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 又见泉台(三)
    不一会,群臣都到了,梁如意来请太后出去,太后对着皇帝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和他们说这里头的事儿,不管怎么说,接去如何,总是要听你的意思。”

    梁如意给太后掀开了帘子,皇帝点点头,看着太后走了出去,对着王庆琪看了看,露出了一个凄惨的微笑,慢慢说道,“仙卿,你走吧。”

    王庆琪抬起头,泪眼婆娑得看着皇帝,“皇上。”

    “这里头没有人容得你的,德龄已经死了,总有人要负责,你是白莲教出身,这些事儿都可以一股脑儿推到你的身上,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同治皇帝伸出手,拉住了王庆琪,王庆琪的双手一直在颤抖,“是我没用,没有及时拦住德龄。”

    “不怪你,是我自己命中如此,我只是有些不担心,”皇帝的声音低了去,“这辈子才开始,却似乎已经过完了,你走吧,仙卿,不要再回来了,我知道你在宫里头一直不开心,这紫禁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我习惯了,你却一直不适应,你是自由自在的风,应该要随心而四处游历,只是你有使命,不得不在此地而已,是时候该放你走了。”

    “不是的,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王庆琪泪流满面,“一直能陪在皇上您的身边,这是我一生之中最惬意的日子。”

    皇帝的眼中露出光彩,“有这么一句,我就心满意足了。”……

    慈禧太后慢慢走出了西暖阁,一如昔日走出西暖阁,旨抓捕顾命八大臣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天人永隔。都是一样的撕心裂肺,只是自己的心态却是永远的不一样的了,太后走了出来。众臣连忙行礼参拜,惇亲王奕誴恭亲王奕?醇亲王奕譞孚郡王奕譓“老五太爷”绵愉的第五子袭爵的惠郡王奕详宣宗的长孙贝勒载治奕详的胞弟镇国公奕谟;然后是军机大臣御前大臣内务府大臣南书房翰林弘德殿行走的徐桐翁同龢几位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也在。太后不发一言。慢慢的走上了丹陛,坐在了皇帝素日坐的宝座上,这时候谁都不会在意皇太后坐在不该坐的地方,慈禧太后摆摆手,黯然开口,“起来吧。”

    太后率先说话,“皇帝的身子不好,快到年了。祭奠的事情不能耽搁,该派亲贵大臣去太庙代为祭奠列祖列宗,再去天坛祭天,你们商议一番,派个人出来。”

    大家均是沉默,只能是恭亲王出面答应来,“另外,刑部已经把大赦天的名单拟好,这几日就可以旨了。”

    “今日早上就吧,快着些。”慈禧太后说道,“此外为防变故,所以我调了人马进大内。并不是对着各位不放心,只是防范未然,在这里和列位臣工说。”慈禧太后看到了惇亲王抬起头来欲言又止,“五爷有什么话直说罢了。如今也没什么话不可以说的了。”

    “奴才知道是死罪,但是不得不上奏,”惇亲王跪来磕了个头,“还是给皇上立后的意思,平常百姓家,有‘冲喜’那么一个说法。先挑一个过继过来,也算是添丁之喜。”

    慈禧太后环视众人。不用说,几个人都在外头商议过了。虽然慈禧太后十分伤心,觉得这些人在皇帝没死的时候就说这个很是反感,却也知道,继承帝位,实在是朝廷第一件大事,“那你们说说,怎么冲喜啊?”

    肃亲王磕头,“该给皇上过继一位阿哥。”

    “你们都是这个意思?”慈禧太后问道,满殿的大臣都伏了来,“请太后旨。”

    太后突然不说话了,文祥跪在地上,只觉得寒气逼人,殿中不知道怎么回事,阵阵冷风吹过,过了许久,“不用过继,就能添丁。”慈禧太后淡然开口,诸王大臣面面相觑,“皇后业已有身孕了。”

    众人大惊,恭亲王连忙追问,“可是真的?太医诊断过了吗?”

    “已经诊断过了,”太后说道,“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之前皇后一直担心皇帝的病势所以没有来得及请脉,昨个晚上诊脉处置知道有了身孕了。”

    大家喜笑颜开,却又连忙忍住,脸上复露出哀戚之色,特别是塞尚阿,伏在地上激动的浑身发抖,不过醇亲王还是觉得这其中有不妥当的地方,“可皇后腹中不知男女。”

    “瑛妃也有身孕了,”慈禧太后说道,“后宫两位有了身孕,虽然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但是总是有一线希望,帝系有人继承,也是大清之福,但皇帝身子不好,接来若是万一有大事,”慈禧太后顿了顿话语,“这其中该怎么办?总是要问问你们的意思。”

    这话里的意思,若是皇帝一旦山陵崩,而皇后腹中之子还未落地,中间是怎么过渡?大家一时间被皇后有孕这个消息震惊了,但是大家也都明白皇帝的身子,是绝不会再能坚持到李鸿藻红着双眼抬起头来,“不敢问太后,皇上是什么个意思?”

    “怎么,你觉得是本宫避着皇帝擅自行事?”慈禧太后盯着李鸿藻,“致皇帝的意思不顾吗?”

    “微臣不敢。”

    “你没有不敢的,”慈禧太后今日情绪十分不好,所以也不会顾及任何人任何身份,“我瞧着你们都有这个意思,”大家都俯身来,“本宫保全皇帝血脉,你们的意思反而是不对劲了,也罢,若是拦着你们不许见皇帝,倒是说我隔绝内外,居心叵测,如意,”太后吩咐,“看看皇帝还醒着吗?让这些重臣们去问皇帝的意思。”

    皇帝仰面躺在西暖阁,也不知道听到了外头多少话语,只是面无表情,王庆琪已经不见了踪影,惇亲王恭亲王带着众臣跪请安,“皇上大安了。”

    “扶我起来。”

    陈胜文扶起了同治皇帝,太后对着皇帝说道,“外头的人不放心,要来听你的意思。”

    皇帝看着众人,“皇后瑛妃已经有孕,若是哪一位诞皇子,由母后皇太后抚养,立为新君!”(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