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五、议政辅政(二)
    沈桂芬博闻强记,《高宗实录》张口就来,“世易时移,未有一成不变之法,”睿亲王不屑的看了一眼沈桂芬,“本朝之前,未有皇太后垂帘听政,亦未有近支亲王主持军国大事!这可是都是本朝新创的,我只不过是旧事重提,把祖宗家法拿出来再论一论,如何不能使得?”

    德长也不是白痴,这样的话说的清清楚楚,是的,同治一朝新设政局之制度,实在是太多了,太后垂帘,亲王秉政,外有总理衙门,内又有诸多部院新创,谁也不能用“之前没有”这样的制度指摘睿亲王的不是,再者,“议政王大臣会议”原本在清朝初设的时候就有此制度,绵延近两百年,看过《雍正王朝》都知道雍正皇帝的兄弟们就在这个会议上发难,要雍正皇帝好看,只是后来被怡亲王给化解了,当然,之前的怡亲王还在盛京吃沙子,怡亲王这个铁帽子王爵已经空缺了十三年。

    “八王议政设立之初,太祖太宗时常要外出征战,而国中未有内阁军机处之设置,故此将理政大权托付诸王,代为管理,这是天恩浩荡,将君上之权托付诸王,”文祥说道,“绝不是诸王应该所得之权,且自从军机处设立以来,中枢之权已经有统率,国朝官制,从地方到中枢,从不入流的吏员到内阁大学士,管理严谨,并无八王议政之基础,”文祥摇头,“如今之国朝绝非当年,睿亲王,你会错意了。”

    恭亲王十分不悦,问睿亲王,“这事儿是你一个人的意思呢?还是你们几个一起的意思?”

    “咳咳,”庄亲王奕仁假意咳嗽一声,慢慢走了出来,“恭王,这事儿虽然是睿亲王的意思。但是我们几个听着,也没什么不妥的,今日趁着群臣都在,如何不议一番?”

    庄亲王庄王的地位在铁帽子王中。一直是十分尴尬的。正如时人所说:“庄王…功绩声望远在诸王之下,其必凑一世袭罔替之数。”而清初八家铁帽子王中,只有庄亲王非嫡妻所生,并且不配享太庙,其地位可见一斑。一般认为。高宗在确定八家的时候认为太宗脉下至少占据两席,而太宗脉下除了肃王外,只剩下了庄王一家。这样庄王才会进入世袭罔替的行列。话虽如此,虽然和其他七家相形见绌,但是庄王一门和其他恩封诸王比,实力还是稍强的,特别是八家铁帽子王均为远支,只有庄王改列近支,在关系上也与皇室更加接近,这在八家铁帽子王中也是十分特殊的。奕仁素来都是和和气气的好老人。如今这样一出来,殿内似乎起了别的变化,宗室那里顿时似乎来了精神,接下去又有几个亲王国公等表示支持睿亲王,只有礼亲王世铎沉闷不语,一时间,殿内似乎群情汹涌,大有立刻就要设置八王议政。

    “八王议政,断断不可!”宝鋆大声说道,他看到了恭亲王铁青的脸色。“若是重设议政王大臣会议,尔等岂不是有废立君上之权?再者,如今军机处如何处置?”

    睿亲王越过了宝鋆第一个问题,只是答第二个问题。“国朝之前都是由内阁处置朝政,世宗朝才设立军机处直到如今,内阁都一直存到现在,军机处日后不管事儿了,自然也能留下来!”

    宝鋆为之气结,随即又大声反驳。养心殿内闹成了一团,“好了,”太后喝道,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皇帝尸骨未寒,你们这些人就急着争权夺利了?皇帝可还在西暖阁里头看着你们呢!”

    几个胆小的大臣被太后幽幽的话语声吓得颈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太后看了几眼宗室诸王,“六爷怎么个意思?军机处是怎么个意思?你们来说说看。”

    宝鋆听出来了皇太后对于诸王的不喜,当然,这么多年来把这些宗室养的肥肥的,就是为了把他们的权柄都叫出来,不然以吝啬出名的雍正皇帝,和以刻薄寡恩出名的乾隆皇帝,不会拿了这么多铁帽子王出来封赏,同治朝以来,又大开海贸,兴办工商业,只要是识时务的宗室们都赚了个盆满钵满,没想到还是这样的不知足,巴巴的想着把八王议政重新恢复起来?皇太后第一个就是不许,恭亲王想到这里,心里的大石落了下来,还是文祥说话,文祥磕了个头,“太后,微臣以为,不如派一亲贵诸王大臣监国。”

    太后杏眼微微眯了起来,随即若无其事的睁开,更为惊讶的是宗室诸王,礼亲王的眉毛都要翘进了暖帽里面,豫亲王瞪大了眼睛看了看班前的恭亲王背影,微微嗤笑,睿亲王不敢置信的看着文祥,“文大人,文中堂!”睿亲王又惊又怒,“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吧!”

    群臣又是连连交头接耳,文祥说话不会事出无因,这派一亲贵诸王大臣,除了大行皇帝的亲叔叔,宣宗皇帝的第六子,原先的议政王,如今的世袭罔替铁帽子恭亲王,还会是谁?!?!

    恭亲王只是站着不说话,许多人暗地里盯着恭亲王的背影,文祥不理会睿亲王,只是继续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大行皇帝后宫有孕,只能是等待诞下皇子,这期间,自然需要有人总摄朝政,皇帝不在其位,自然无法垂帘听政,如今之计,唯有简派亲贵大臣主持政务,上情下达,诸事通畅,这才不虞国事耽搁。”

    “国事耽搁?嘿嘿真是可笑,”睿亲王怒极反笑,“那请问文中堂所说之监国是哪一位?”

    “当然是恭亲王。”宝鋆大声的说道。

    “从来都只是有太子监国,未曾听说过旁人,”庄亲王慢慢说道,“恭王并非储君。”

    “成吉思汗去世后,指定太宗窝阔台继承。但窝阔台还在远方出征,无法举行忽勒里台大会的选举。这时拖雷担任监国三年之久,直到窝阔台返回。拖雷亦非储君!”朱学勤说道。

    论起这些史书上的事,睿亲王这种宗室王爷怎么知道,一时正在语塞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站了出来,“五代后汉时候,后周太祖郭威以臣子之身逼迫后汉李太后命其为监国,独揽大权,最后篡了后汉天下,如今恭亲王亦效仿前人乎!”(未完待续。)

    PS:迫不及待的开始撕b了,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