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三十六 临朝称制(四)
    忙到这里,群臣已经是呆了一个早上,金乌凌空,一道道旨意发,中外都已经知道了皇帝驾崩的消息,京师满城缟素,是为国丧,既然以及定了接来朝政的处理制度,那么大行皇帝就应该移位了,遗体将奉到乾清宫停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慈禧太后突然想起来了昔日咸丰年间,自己就是在乾清宫的后殿生了同治皇帝,没想到,出生和停灵的地方居然会都在乾清宫。

    群臣依次退,哭灵的人去了乾清宫,内阁去文华殿商议六宫的封号和皇帝的谥号,军机处回军机处值庐处理政事,为了大行皇帝驾崩的事,军机处已经停摆两日了,如山的奏折堆满了值房,大家纷纷散去,只留来了荣禄和武云迪两个人。

    太后无言的坐在宝座之上,中午的阳光照进了养心殿,太后的面容模糊一片,武云迪躬身行礼,“太后,为防止有人生变,请太后旨,命丰台大营兵马入京驻守。”

    “无需担心,”慈禧太后摇摇头,“能惹是生非的人都困在宫里头了,有着你在养心殿闹了这么一出,有心人也不敢有什么胆子再闹事,大军骤然入京,怕人心浮动,反而更乱,我现在就怕有乱子!”

    荣禄跪请命,“武大人在宫中主持,必然是万无一失的,臣自请命,任九门提督!”

    慈禧太后点点头,“如此甚好,也不必经过吏部,我一道密旨给你,你节制九门提督军务,九门提督若是不傻。必然知道我的用意,冯三保也是自己人,他执掌警察署。手里有人,你吩咐他。务必要维持京师秩序,不许出乱子,凡事以稳为上!”

    “是!”武云迪已经去巡视宫禁,皇太后从“中正仁和”牌匾的宝座走了出来,神色复杂的看着荣禄,“如此就辛苦你了。”

    “谢谢你。”

    荣禄身子一震,“皇太后不要太伤心了,凡事有奴才在。”

    荣禄也走了。养心殿的正殿上只留了皇太后一个人,她站着发了一会呆,突然腹部一阵绞痛,有种慑人的嗜觉翻涌上来,皇太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了。

    她慢慢得走出了养心殿,唐五福已经焦急的候在外头了,见到皇太后来不及行礼,“皇后娘娘在寿康宫动了胎气!”

    慈禧太后一惊,“怎么样了?”

    “太医已经瞧过。不碍事,”唐五福苦着脸,“可是一直不吃不喝。以泪洗面,这样难过去,肚子里头的皇子怎么受得了?奴才不敢不来禀告主子娘娘!”

    寿康宫里也换上了白色的布幔,一副哀伤的气氛,太后走进了寿康门,看到了两边的铜狮子上也绑着白色的绢花,太后叹了一声,“既然皇后在这里住着,就不用居丧了。免得皇后看了刺心,更是无心养胎了。”

    慈禧太后进了正殿。看到东边满地的坑,皇后只是萎顿在炕上。默默低头垂泪,慈安太后坐在一边低声劝慰着,见到慈禧太后进来,连忙起身,皇后也起身请安,“不要多礼了。”慈禧太后拉住了皇后的手,“手怎么这么凉?不要冻到了。”

    “娘娘,她已经许久没吃东西了,她伤心,我实在是劝不住。”慈安太后哀道。

    慈禧太后摇摇头,就这样拉着皇后的手,一起穿过隔间,到了东配殿,这里是太后平时用膳的地方,只见热气腾腾的膳桌上已经摆满了膳食,太后放皇后的手,把她按在座位上,“多少也要吃些东西。”

    慈禧太后自顾自的坐了来,太监们一样样的奉上膳食,她用筷子夹起了一个玫瑰芝麻豆沙卷,吃了一口,放不食,又拿着勺子喝了一碗豆浆,不知不觉就默默的垂了泪。伺候的太监连忙跪,“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皇后见到了太后流泪,她也越发痛哭了起来,皇太后让太监起来,依旧上菜,她慢慢的夹着筷子,慢慢哭着,嘴里丝毫不停进食,把泪水和佳肴一同咀嚼,一同吞进了肚子里,像她的感情和全部的希望,都咽了腹中。

    太监们默默无言上菜,慈安太后默然呆坐不发一言,皇后见到慈禧太后这样,反而担心了起来,止住了泪水,“皇额娘请不要太伤心了,若是这样伤心,大行皇帝走的,”皇后哀声说道,“走的怕也不安心。”

    “我知道你伤心,”慈禧太后努力得吃着东西,嘴巴塞的满满的,眼角却还是不住的流泪,“我也伤心,我的伤心只有比你更多的,十几年的培养教导,我一心就是想让他成为千古一帝,光耀史册,强宗胜祖,没想到,他才二十出头,我才四十岁,就要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一生梦想和追求,就这样绝望了,皇后,”慈禧太后泪眼滂沱望着阿鲁特氏,“你明白这种感受吗?就好像农民辛苦了一整年,快到秋收的时候,天灾**把你的收成全部夺走了,我们除了哭,还能做什么呢?”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太后喝了半碗鸽子汤,“十三年前,我把文宗皇帝送走了,今天,我又把大行皇帝送走了,青年丧夫,中年丧子,是一个女人最悲哀的事情,我当然要哭,我要狠狠的哭,或许只有哭泣才能让我们缓解这些不能用言语表达,除却大喊大叫之外无法宣泄的情绪。”

    皇后慢慢的起身,跪在了地上,慈禧太后拉起了皇后,“我的心里和你一样的难过,你没有了依靠,我何尝也不是没了依靠,只是你还有依靠,就是你的肚子,”慈禧太后凄然看着皇后,“我刚才在养心殿和诸王群臣力争,这才把帝位空悬,直到你诞生为止,若是平安产皇子,你就是皇太后!”

    “你的后半生就有了依靠,你只要想到这一点,就绝不会不吃东西,饿坏了你自己的身子,让大行皇帝和你的子嗣受委屈。”

    皇后扑在了慈禧太后的怀里,两个人抱成一团,痛哭出声。(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