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三十六、临朝称制(五)
    皇后终于能够强忍着悲痛用膳了,慈禧太后让慈安照顾皇后,独自出了东配殿,走在了正殿前的空地上,雪光照耀,这才发觉自己的眼睛痛的厉害,安茜扶着太后进了东暖阁,上了坑,把热毛巾敷在脸上,这才稍微舒服了一些,“小安子呢?”皇太后隔着毛巾说话,话音闷闷的。

    “在内务府那边忙着。”

    “叫他过来。”慈禧太后放下了毛巾,“我有事要交代他。”

    太后只觉得似乎少了一个人,她用手支撑着发沉的脑袋,想了想,终于想了起来,“瑛妃呢?我怎么没瞧见她?”

    “回娘娘,她在后殿歇息,”安茜说道,她有些奇怪,“似乎她不是很伤心,用膳起居都一如往日。”

    “那就是她的长处了,虽然心系皇帝,但是知道轻重,不会一味只是伤心难过,这点来说,皇后就是不如瑛妃了。”太后叹了一口气,“我也是一样,有时候,太过重感情,总是自己受委屈。”

    “娘娘,”安茜一脸忧伤,却不知道如何劝慰,“还是要保重自己身子才好。”

    太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叫人安排好皇后和瑛妃,不许闲杂人等惊扰了两人,德龄虽然已经身死,但是我不知道宫里头有没有他的余孽,宫里头太大了,目前只能是安排在寿康宫里,安茜,她们两个绝对不能再出事情了,再出事情我就不知道这天下会闹出什么乱子,我要你盯住他们,一刻也不离身,直到我肃清了宫闱,明白吗?我也不知道谁还能相信,只能交代给你了。”

    安茜听命离去,安德海进了东暖阁,打千跪在地上,“宣礼处的人。都控制了吗?”

    “宣礼处有职位的太监都已经看管起来了,他们倒是识趣,知道德龄出了差池,不敢擅自行动。早就拘了一帮子人在东五所,准备太后娘娘发落。”

    “他们就不怕我迁怒?”慈禧太后仰着脸,闭目养神,殿内的檀香点的有些多,她脑子阵阵发晕。“要知道德龄的罪孽,我就算杀了宣礼处所有的太监都不为过。”

    “皇太后仁慈,想必不会这样的,”安德海跪在地上回话,“他们也把德龄的几个亲信,还有做这事的人都揪了出来,等候皇太后发落。”

    “是啊,”慈禧太后闭着眼继续说道,“亲信者让他们出宫去给大行皇帝建陵,行事者杖毙。”

    “行事者据交代也不知内情如何。若是处死,是不是太过严苛了?”

    “我刚死了儿子,就算我要迁怒于人,怎么?也不行吗?”太后睁开了眼睛,怒道,安德海俯下身子不敢再说话了,“罢了,罢了,宣礼处我还是要用的,只是如今问题太大。我不敢用了,再用他们,嘿嘿,我怕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割了脑袋去。那就先放到西苑去洒扫,叫人看着,不许他们出去,也不许他们再生事!”

    唐五福进来禀告,“皇后娘娘已经用了膳,回偏殿歇息了。军机处打发人来说,请太后去养心殿议事,有事情要禀告。”

    “知道了。”慈禧太后吩咐唐五福和安德海,“你们这些日子把内宫给我盯住了。”

    “嗻!”

    太后御养心殿,原本临朝称制还是需要一个仪式,但是如今事急从权,只能是先料理急事,仪式放在一边,等到以后再说,先说的是皇后和后宫嫔妃的封号,皇帝驾崩,继位者未知,但是这封号却不能不先赐予,礼部给皇后起的封号是“嘉顺皇后”。慈禧太后点点头,又展开看了其余嫔妃的封号,不免微微皱眉,“其余嫔妃怎么没有进位?亦无封号?这可不行。”

    “太后娘娘,如今乃是国丧,若是大封六宫,未免不合时宜,”沈桂芬说道,“所以未有封号,也没有进位。”

    “罢了,你说的有道理,只是瑛妃与他人不同,”慈禧太后放下册子,“怀有龙胎,可进贵妃。”

    “是。”这是小事情,不用说什么不同意的话,军机大臣应了下来,徐桐又上前禀告,“大行皇帝的谥号和庙号都已经定下来了。”

    唐朝之后,谥号变得又臭又长,正常人几乎不能一口气读完,而且上面全是十分赞扬的美字,谥号字数膨胀,且几乎只要是后人接位的皇帝子孙都会给父祖上美谥,故谥号实际上无法显示皇帝评价,完全不能体现出一个皇帝盖棺定论的目的,所以庙号变成了对一个皇帝评价的的作用,太后关心的就是这个,咸丰皇帝庙号文宗,“文”字听起来不错,但是在谥法里面不是好字眼,宣宗号称小治,文宗就是大乱,咸丰朝时候,哪里是小乱,根本就是天下大乱。

    所以这个文字算是掩饰褒奖溢美了,皇太后就问,“庙号是什么?”

    “内阁拟了几个,第一个是武字。”

    “武宗?”慈禧太后喃喃复述,原本还是迷茫之色,随即有些不悦,“明武宗皇帝无子绝嗣,你们这些人,是在诅咒大行皇帝无后吗?我瞧着你们这些人是昏了脑子了!大胆放肆!”慈禧太后发怒了,眉毛倒竖,刷的站了起来。

    明武宗就是以风流古怪不着边际著称的正德皇帝,年少去世也就罢了,这和同治皇帝一样,武字是好字,但是最紧要的一点这些人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疏忽了,正德皇帝是绝嗣的!继位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藩王嘉靖皇帝!

    众臣又是跪下,徐桐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拍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连忙又是请罪,“大行皇帝外抗强敌,内平匪乱,筹办水师,大兴新军,臣等以为可用武字,未曾考虑前朝之事,请太后恕罪。”

    “罢了,”时间一久,慈禧太后也变得越来越迷信起来,“武字不好,不要用了,还有什么字?”

    原本想好的那个字似乎也不能用了,徐彤心里反复斟酌,一共想了三个字,剩下一个字,似乎也不太好,但是这时候无法继续斟酌,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是中,庙号中宗,意为中兴之主。”(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