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 > 三十七 天下无主(一)
    “大行皇帝在位十三年,文成武功均是赫赫,一扫道咸以来武备不修,国力疲软之颓势,先平洪杨之乱,再平阿古柏白彦虎西疆之乱,凡此种种,可谓是中兴之主,”翁同龢说道,“民间也有同治中兴的说法在,故此内阁亦是觉得中字甚好。”

    “中宗?”慈禧太后想了一会,“中兴之主,原也是当得,但,”慈禧太后欲言又止,但是唐中宗受制于武则天,之后又被自己的皇后毒死,虽然复兴唐室,但是未免实在太憋屈了,如果有心人隐隐借此议论宫中,似乎又是不好,“还有没有别的?”

    “还有英宗,出类拔萃曰英;道德应物曰英;德华茂着曰英;明识大略曰英。”

    “英宗?可,皇帝自然是称得上明识大略,出类拔萃的。”

    于是定庙号,又谈及谥号,前面一大堆都是废话,“继天开运受中居正保大定功圣智诚孝信敏恭宽明肃”这是前面的字,后面是某皇帝,历史上同治是毅皇帝,现在也有所变化,改成了“端皇帝”这个字不错,太后决定了,就此发懿旨,以后大行皇帝就称“大清英宗端皇帝”了。

    定了这个大事,众人的心思也就定了来,各人依次汇报公务,慈禧太后不急不慢,有些驳回去,有些批准,有些改进之后再行实施,不到两个时辰,就利落痛快的解决了一大堆子事儿,军机大臣们走出养心殿的时候,脸上纷纷露出了轻松的神色,在其位谋其政,太后坐在了养心殿的正殿里,只是后宫而已。论才干,文宗英宗父子远远不及皇太后。

    庄亲王了朝,这时候他还没分派事务。一切事务要等到大行皇帝出殡之后,再行定夺。恭亲王不耐烦看到他,但是也没法子,所幸皇太后,也不欲庄亲王这么着急上火滥权,命他前往乾清宫料理一切事宜,为了方便他使唤内务府,还加了内务府大臣的职位。

    他走到了乾清宫,轮班哭丧亲贵大臣诸王公爵刚刚走了出来。睿亲王德长见到庄亲王连忙上前问养心殿的事儿,听说大行皇帝的庙号和谥号,他问了一句,“这,英字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豫王,”他拉住边上的豫亲王本格,“这个英字以前也有人用过?”

    “前明就有英宗,就是那个被蒙古人俘虏的正统皇帝。”豫亲王说道,“这可真有意思。”

    “对,对!想起来了!”睿亲王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冷哼一声,“是有意思。明英宗经历了两场政变,土木堡之变和夺门之变,咱们的英宗端皇帝也是差不离,没有祺祥之变,这位大行皇帝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寿岁不久,这和宋英宗也是一般。”豫亲王低低的说道。

    庄亲王连忙摆手,“别说这些废话了,快想想接去的法子吧!我可还没老糊涂,今个在养心殿。怎么样,你们还没瞧见?这个军机大臣我是做得是胆战心惊。你们在养心殿闹成那样,就算如今没事。将来肯定要算账的,我可是担心这个,不担心什么庙号谥号,这些玩意和我没关系!”

    睿亲王正了正身上的丧服,满不在乎,“三叔,你担心个屁啊,就靠着那些包衣奴才家的废物们,还想对我们这些宗室亲王怎么样不成?要知道,咱们可是铁帽子王,与国同休的!”

    “谁管那些底的奴才?”庄亲王想到了之前看到慈禧太后的眼神,就不禁真真后怕,“我说的是宫里头,寿康宫那位!”

    “你怕她作什么,”睿亲王卷起了马蹄袖子,漫不经心,一脸不屑,“前朝她算是妻凭夫贵,本朝么算是母以子贵,大家听着她发号施令也就罢了,接来那里还轮得到她说话?将来就算是皇后产嗣皇帝,难道还是寿康宫垂帘?做她的清秋大梦!”睿亲王啐了一口,“自然是皇太后垂帘听政,太皇太后老人家安心念佛养老就是了!到时候一个身居后宫的老太太,你还怕她干什么。”

    豫亲王袖着手淡然听着,也不插话,三个人走到了乾清宫的角落里,“她之前罢黜了怡亲王和郑亲王,怎么着,如今还想把咱们也撸到底?我倒是不信了,我可是一心为国,在养心殿说的话,半句都没错。”

    “她不会撸了咱们的,”豫亲王对着庄亲王安慰道,“之前是怡亲王和郑亲王两个人自寻死路罢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咱们可都是安分守己的,”睿亲王看了豫亲王一眼,点点头,“就是这个理儿!”

    “就算一时冲撞她,也不打紧,怎么着咱们都不能说话了?太后她老人家自己就说过,在养心殿,畅所欲言,所说任何之语都不禁止,她总不能自己打自己嘴巴吧?再者,今日也不同往日,”豫亲王微微一笑,继而说道,“两个铁帽子王这么十三年一直空闲,宗室们早就有所怨言,不然就靠着我们几个,不会有这么大的声势。”

    “这么说也有你的道理。”庄亲王点点头。

    “宗室们应该站在一块儿,”睿亲王说道,“不然咱们就要被那些地的包衣奴才超过了,用什么人,都不用咱们宗室,真真可笑,倒是信起外人来了!”

    睿亲王一阵抱怨,“她就算再大胆也只敢把这两个位置空着,而不敢把祖宗定来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掬了,三叔你进了军机处,我又在御前当差了,这是好事儿,皇太后总是要忍着咱们的,”睿亲王不可一世,骄傲的紧,“说明咱们的话,总是有些用处的,不然皇太后也不会这样看重咱们,三叔,你就放心吧。再说了,咱们有……”睿亲王正准备说什么,看到了庄亲王探究的神色,随即掩口不语,“咱们嘿嘿,也不是软柿子。”

    “好了就别说这个了,”豫亲王说道,“这些日子在宫里头可要安分守己些,御史正盯着呢。”(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