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七、天下无主(二)
    塞尚阿气喘吁吁的进了自己的值房,亲随扶着塞尚阿上了坑,塞尚阿躺在炕上闭目养神,亲随连忙献上了暖炉,又进了参汤,塞尚阿摇摇头,“大行皇帝驾崩,不宜用参汤。”

    “这是皇太后赐下的,”亲随连忙说道,“还特旨请老爷不要太过伤心,乾清宫去不去亦可,要先保重自己的身子。”

    塞尚阿接过了那碗参汤,见到颜色纯正微微发红,气味温和,必然是高丽参的上品,塞尚阿喝了一口,叹了一声,随即放下。

    亲随不敢多说话,悄悄的走了出去,随即又走进来,“大爷来了。”

    “他来这里做什么?”塞尚阿皱眉,崇绮走了进来,给自家父亲打了千,“阿玛。”

    “你来这里做什么,”塞尚阿不悦,皱起了雪白的眉毛,“军机重地,闲杂人等是不能进来的。”

    “我听说今日养心殿之中有风波,特来问问阿玛,”崇绮的双眼通红,“外头的人流言太多了,心里实在是不安。”

    “皇后有了身孕,”塞尚阿这时候已经没有养心殿里头中气十足的样子,歪在炕上,脸上显的十分苍老,“这是咱们家的福气,怕也是咱们家的祸事!”

    “这话是怎么说的?”崇绮大为吃惊。

    “大行皇帝驾崩,可皇后有了身孕,原本不少人还想着从龙之功呢,这么一下子全没了指望,外朝那些宗亲都把咱们家自然就当做眼中钉了,”塞尚阿幽幽说道,“你是没瞧见养心殿里头,有人把八王议政都搬出来了!”

    塞尚阿简单的把养心殿议事的内容简单的说了一遍,“所幸瑛妃也有了身孕,不至于咱们太过醒目,可这宫里头,朝外面,变数实在是太大了。这才过了几日,你父在宫中就已经心力交瘁,奄奄一息了。”

    崇绮跪在地上,“是儿子无用。劳累阿玛。”

    “不劳累,为了咱们家,自然是不能放松警惕,孙女是大清第一位蒙古皇后,我的起复。你承蒙大行皇帝看中,在朝中任职,全因皇后娘娘的缘故,我们早就和大行皇帝捆在一起了,我们没有回头路,必须坚持皇太后,”塞尚阿说道,“他们想着监国,想着八王议政,把皇后抛在一边。不用多说,只要皇太后不管,过几日,皇后就会在后宫之中无声无息的殁了,别以为这种事不会发生,”崇绮脸上十分惊恐,“从龙之功,乃是天下第一大功,谁都会红着眼犯上忤逆的!”

    “可外头有人说起了,”崇绮说道。“说皇太后杀了德龄灭口,其实是皇太后自己下的手。”

    “说起来,难道不是恭亲王的嫌疑最大吗?德龄以前就是伺候康慈太后和恭亲王的!”塞尚阿一阵冷哼,“若不是皇太后要用恭亲王继续在军机处主持大局。维持朝政稳定,她一定会借着这个理由把恭亲王踢出去的,特别是在恭亲王一党居然提出了监国……原本就是瓜田李下,还不顾及着避嫌,嘿,不管是不是皇太后下的手。我现在一点也不想管这破事,深宫之中,原本就是隐秘避讳甚多,谁都有嫌疑,谁都有动机,再者,”塞尚阿闭上了眼,一脸无奈,“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我们必须跟在皇太后身后,”塞尚阿压低了声音,让崇绮起来附在他耳边悄悄说道,“帝系动摇,谁都可以加官进爵,怀着皇子的皇后必死无疑,咱们家也是必死无疑!”

    崇绮额头上沁出了汗珠,“阿玛说的我都明白了,如今之势,只有皇太后才能护住皇后娘娘!现在的皇太后希望皇后平安诞下龙子之心绝不会比咱们少!”

    “是的,”塞尚阿点点头,“只有皇后诞下皇子,皇太后才有可能善始善终,不然若是载治的儿子登基,会顾及皇太后吗?你不是不知道,明世宗入继大统之后,明武宗的母亲张太后过的是什么日子!”

    “大礼仪”之争后,明世宗对张太后的淡薄态度就慢慢展露出来,他尊封自己生母祖母,对张太后并不十分礼遇,如有臣子上奏还降罪,又改称圣母为伯母。张太后弟弟犯罪,张太后苦跪求情不果,还下旨处死,张太后晚景凄凉无比,去世之后葬礼也被严重减杀。

    “这是为自身记,再者,不是自己亲生子孙上来,到底是听谁的?入继入继,可这亲身父亲亲眷还是在的,这些都是难说的事儿,少了血缘的羁绊,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所以现在太后是一定会保全皇后的,我们也必须和皇太后站在一块。”

    “我明白了,阿玛,”崇绮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虽然是隆冬的天气,可不知道是室内地龙烧的太热,还是他穿的太多了,“我去串联同年和好友,务必要在外朝给皇太后临朝的事儿都给支持起来。”

    “李保定他们也是这样和为父一样想的,多少顾念大行皇帝的情谊,你时时和他们请教就是了。明日你写一份给皇太后进封号的折子来,表示自己的态度,你这个承恩公,在外头分量还是很重的。”

    “是,阿玛我理会得,只是我十分奇怪,皇太后垂帘多年,不会不明白朝廷的制度,怎么会突然要荣禄提出要临朝称制?谁都知道荣禄是皇太后夹带里头的人,他说的就是皇太后的意思!这?”未免有些冲动了吧,临朝称制之女主,都被时人和史书称之为祸害,这点慈禧太后不会不知。

    塞尚阿摆摆手,“她到底是女子,青年没有了文宗皇帝,如今大行皇帝又离她而去,她心里有苦,有怨言,还能如常理政,已经是贤德无比了,这发作一番又能如何?太后掌控新军,新军也入大内拱卫了,谁又敢如何?和大家伙商量已经是客气的,但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有别的想法主见呢!临朝称制是有些鲁莽,但是如今想想,这是唯一的法子,若是宗亲议政,或者是恭亲王监国,江山绝对会动摇,这是皇太后,李鸿藻,和为父都不愿见到的,只要尝到了权力的甜头,谁都不愿意再放弃,恭亲王也是人,他也不会例外!”

    “皇太后也是一样,不会放弃。”(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