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七、天下无主(四)
    “没什么的,梅馨,”慈安太后坐在廊下,就看着亭子下面的流水潺潺流过,上面还有许多桃花的花瓣,随着流水慢慢远去,慈安太后出了一会神,才悠悠回转,“不要告诉我,你没受够这样被忽视的滋味,既然她可以如此,我为何不能如此?”

    慈安太后站了起来,脸上的犹豫和忧伤消失不见,复而出现了往日一样淡定从容的姿态,梅馨扶住了慈安太后,两个人慢慢的朝着西边踱步走去,“外头的那个人真的相信您有那物件?”

    “当然信,不管我是否真的有,他们可以宣称我有,”慈安太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们只是需要这么一个由头,不是吗?我不用多管,只看戏就罢了。”慈安太后慢慢走到了镂月开云,这里头的牡丹台亦如往昔,恰逢春天,满园的各式名贵牡丹花含苞待放,引得蜂飞蝶舞,几个太监捧着盒子进了牡丹台,慈安太后扬了扬脸,“咱们去见一见皇后。”

    皇后的身子已经很重了,如今已经是六个多月的身孕,正是肚子最难受的时候,慈安太后刚进来就瞧见皇后的脸色极差,雪白一片,连忙上前拉住了准备起身行礼的皇后,关切的问,“还闹什么虚礼,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今个有不舒坦的地方吗?有没有叫太医?”

    皇后气喘吁吁,勉强笑道,“不碍事,只是午膳用了一点荤腥的,没想到这会子尽数都吐完了,这身子到底是不好,吃什么吐什么。”

    “会吐也是要吃的,不然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能长大呢,”慈安太后爱怜的看着皇后,“你的孩子这么折腾你,想日后必然是一位健康活泼的皇子呢!”

    皇后温柔的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若是有这样的福气,我日后也不会无颜去见英宗皇帝。如今我就盼着能平平安安给英宗皇帝留下血脉,别的什么都不强求了。”

    鸣翠在边上笑道,“皇后娘娘的肚子又圆又尖,宫里头的嬷嬷瞧过了都说必然是一位太子爷呢!不比瑛贵妃。那肚子小小的,看上去就是没福气。”

    “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还不把茶给太后娘娘拿来!”皇后淡然说道,“若是有福气自然就好,没福气也不能强求。”

    鸣翠献上了茶。给皇后献了一碗酸梅汤,慈安太后惊讶的说道,“怎么你素日是不喜欢酸的,怎么地今日要喝酸梅汤了。你刚吐了,这时候空着胃,喝酸的伤胃。”

    “也不知道怎么的,”皇后说道,“这些日子,就想吃酸的东西,鸣翠都笑我宫里头都是酸味呢。别的东西吃不下,倒是这些酸梅汤,山楂,还能入口。”

    慈安太后双手合十,念佛不已,“酸儿辣女,你这一胎必然是吉兆,且要好好将养才是。”

    “太后娘娘日日来看儿臣,儿臣感恩戴德,必然要好生养着的。”皇后笑着说道,只见她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圣洁的母性光辉,那种幸福感不禁让慈安太后有些失神。鸣翠又在插话了,“瑛贵妃倒是没有娘娘多思,舜芳书院那边传来消息,听说瑛贵妃每日吃好睡好,一点都不但相信呢,也没有孕吐。实在是奇怪。”

    “这是她的长处,不多思,母后皇太后也是表扬的,”慈安太后回过了神,“还有云妹妹在那里头照顾,万事妥帖,我只要顾及到这里就好了,再怎么说你是皇后,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慈安太后让皇后安心,皇后点点头,“也就是底下的人瞎担心,我实在是不在意这些,英宗皇帝好不容易才有这两个血脉留下来,无论是谁诞下龙子,我都只有高兴的份儿,绝不会有别的心思,若是我有这个福气,自然是好,若是瑛妹妹也能诞下皇子,我也替她高兴。”

    “你能这么想,想必是真的爱惜英宗皇帝,”慈安太后有些唏嘘,“不然谁都有那一份嫉妒的心,凡事只是看在大行皇帝的面上吧。”

    皇后到底是有了身孕,凡事总是抛开了些,这就是有孩子的好处,慈安太后微微出神,若是没有一个孩子,这深宫寂寞,到底要怎么熬过去呢?皇后昔日伤心成那样,如今几个月过去,惦记着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松快了不少。

    慈安太后又叫人上饽饽和汤水,皇后最近吃酸,于是就上了一碗酸汤荠菜笋丁馄饨,倒是吃了不少,慈安太后看着皇后吃的开心,自己也陪着喝了半碗薏米粥,说了一会子话,慈安太后让皇后休息,起身回到了长春仙馆歇息了。

    如此风花雪月过了几日,桃花刚刚谢了的时候,慈禧皇太后突然生病了。

    慈安太后到了淡泊宁静殿的时候,太医们已经都到齐了,正在暖阁里头给太后诊脉,丽贵妃住在武陵春色,来的早,慈安太后就问丽贵太妃,“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说身子不好了?”

    “昨天夜里住在我那里,或许是着了凉,”丽贵妃咬着下嘴唇,担忧的说道,“早起起来就说有些头晕,我劝太后娘娘今日就不要见军机了,歇息一日,她非是不听,结果回来还没用上午膳,身子就发烫了,烫的吓人,我一见不好,就连忙请太医过来了。”

    “这是发烧了?”慈安太后心里咯噔一下,似乎突然跑了很久的样子,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也不知道要不要紧?”

    合宫嫔妃都到了,慈安太后突然想到什么,“叫皇后和瑛贵妃在自己宫里头好生休息,不要来这里,”她对着丽贵太妃说道,“母后皇太后想必也是这样想的。”

    丽贵太妃点点头,太医不一会就出来了,见到慈安太后在,打千请安,慈安连忙问,“皇太后怎么好端端发烧了?怎么一回事?”

    当面的还是李德立,“回娘娘的话,母后皇太后是外邪侵体,内里不调,心思过重,这几个月一直在忙着朝政,加上又忧伤大行皇帝逝世,面上却不肯露出来,这五内郁结,加上今年春天时气不好,这就病倒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