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三十八、夺宫之变(四)
    “塞尚阿大人,您是老糊涂了?我既然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不明白斩草除根之意?”豫亲王摇摇头,不欲废话,“之前皇太后既然敢对我耍阴招,我今日来报复,自然要永绝后患!我知道你疼爱孙女,你放心,我也不会乱来,只要我在嘉顺皇后的肚子上轻轻的踢上一脚,”本格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肚子里那个孽种落地,我必然就不会侵害皇后娘娘的。”

    塞尚阿大叫一声,上前作势欲扑,“你这个下三滥的玩意儿!”却被一个士兵踢倒在牡丹花丛之中,“玛法!”隆恩堂里头传出了惊叫声,皇后阿鲁特氏惨白的脸从殿门里头露了出来,边上的鸣翠死命的拉住,“娘娘您不能出去!”

    “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格作势轻飘飘的打了个千,“今日奴才来这里,就是请皇后娘娘速速把肚子里的孽种打下来,以绝后患。”

    皇后挺着大肚子扶着腰,站在汉白玉的台阶之上,她的脸色惨白,身子瑟瑟发抖,但还是勉强站住,她在里头早就听到了自己的祖父和豫亲王的话语,这时候她慢慢说道,“豫亲王慎言,本宫肚子里是先帝,英宗端皇帝留下来的血脉,如何叫做孽种?”

    “就是因为是英宗端皇帝的血脉,所以才是孽种,”豫亲王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叶赫那拉氏仗着皇后娘娘肚子里头的孽种,耀武扬威,凌驾于我们爱新觉罗家族之上,任凭包衣奴才来欺负我们这些天潢贵胄,她凭什么这么肆意妄为?不就是依靠了皇后娘娘您肚子里的孽种吗?对了,还有那个汉人贱婢肚子里的,一个汉人,一个蒙古人”豫亲王狞笑,“全是孽种,都应该跟着英宗皇帝去九泉之下享福才是。”

    他挥一挥手。“去把皇后娘娘提早诞下皇子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谁敢?”嘉顺皇后淡然说道,丹凤眼扫视群贼,“本宫乃是大清皇后!中国国母!”嘉顺皇后甩开了鸣翠,巍然站立。“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一根汗毛?不要说大清律法森严,你们若是动手就是要九族俱灭,就说你们得意也得意不过今晚,就算敢犯上作乱。你们以为,”嘉顺皇后端然站立,似乎隐隐有了皇太后的风姿,“母后皇太后会饶了你们?丰台大军瞬息可到!到时候尔等跳梁小丑,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几个人果然面面相觑不敢动手,豫亲王皱了皱眉毛,随即舒展,“皇后您太天真了,您以为,我们进来只是为了逼迫你吗?叶赫那拉氏。等下我们就去解决了这个贱人,到时候,什么狗屁母后皇太后都死了,怎么,就靠着那些不中用的包衣奴才,没了主子,还想怎么作乱?到时候就等着跪下来求饶吧?还不动手!”豫亲王喝道,几个人犹犹豫豫的上前,嘉顺皇后心里虽然十分害怕,但还是镇定自如。不退却,反而慢慢走了下台阶,走进了牡丹花丛和乱党之中,迎着那些带着血迹的长刀走去。“好啊,本宫就在这里,束手就擒,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先动手!”

    几个人被皇后气势所摄,果然懦懦的不敢上前。豫亲王怒喝,“一群废物,到了这个时候,早就月缺难圆,覆水难收了!”但是几个人还不敢动手,豫亲王自己自然不好亲自动手,他看到了萎顿在地的塞尚阿,突然来了主意,“嘉顺皇后位份尊贵,奴才们不敢动手也是寻常,罢了,那就先让皇后娘娘看着别人罢!”

    他挥挥手,“塞尚阿大人这会子在这里,也是有缘,先送承恩公上路!请嘉顺皇后相送!”

    嘉顺皇后脸色大变,塞尚阿用手指着豫亲王喃喃自语,“奸贼,奸贼,”随即被士兵们拉了出来,跪倒在地,一个士兵刷的一下,雪白的尖刀就从他的后心刺到了前胸,塞尚阿只觉得后心一亮,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尖刀,正欲用手去抓,那刀刷的一下抽了出去,另外一个人手起刀落,把塞尚阿的头颅剁了下来,雪白头发的头颅飞上了半空,血浆喷射了出来,那血迹溅到了嘉顺皇后的裙摆上,嘉顺皇后如遭电击,跌倒在地,鸣翠尖叫“娘娘!娘娘!”扑上去抱住皇后,片刻之间,黑色的血液从皇后的裙摆之中渗了出来,鸣翠摸了摸皇后的肚子,满手都是鲜血,她又尖叫了起来。嘉顺皇后喘着粗气,“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嘉顺皇后似乎是一朵怯生生的白莲花,哆哆嗦嗦的在血海之中凋落着,豫亲王看了看皇后的模样,知道这里的一个心腹大患已经解决了,哈哈一笑,“派几个人盯住咱们的皇后娘娘,可不许她不小心死了,咱们去找叶赫那拉老妖婆,算总账!”

    一行人前往澹泊宁静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小队的八旗护军营,却都被他们斩杀了,走到舍卫城的时候,睿亲王德长的队伍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三哥,”德长有些羞愧,“我迷路了,这园子太大了,找不到瑛贵妃那个汉女的地方!”

    “罢了,找不到就找不到,”豫亲王这时候也觉得在牡丹台耽误了太久的时间,若是这个时候慈禧太后有什么别的动作,出什么意外,可是抵挡不住的,“只要咱们先拿下了叶赫那拉氏,别的人都好说,一个汉女,不会有什么大妨碍的!”

    两队人马扑向了田字房,路上又斩杀了不少八旗护军营的士兵,一路疾奔,这时候才是月上中天而已,到了澹泊宁静正殿面前的大门,只见是大门全开,里头的过道和中庭挂满了灯笼,睿亲王看着豫亲王,“这是玩哪出?”

    本格微微一笑,“咱们这位母后皇太后,以为读了几本兵书,就来搞空城计这一套?可惜我不是司马懿,她也不是诸葛亮,如今园子里可没有什么得力的军队了,差不多已经被咱们这几百号人都杀了,外头的人,进不来,被东太后堵在了大宫门,她就是摆上一个晚上的空城计,谁也不怕,走,咱们进去!”(未完待续。)

    PS:我就知道大家喜欢看撕b的戏码,所以加快了节奏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