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九、血染凤阙(二)
    太后这才可能意识到这些人是敢杀人的,于是低着头不再发一言一语,唐五福走下了台阶,把那个红木匣子放在了地上,又连忙跑回到了人群之中,“印玺就在这里,你们拿去就是了!”

    一个士兵拿起了红木匣子,献到了豫亲王和睿亲王的跟前,豫亲王看了一眼宝座上低头的慈禧皇太后,哈哈一笑,打开了匣子,只见在明黄色绒布包裹之中有一方莹润温和剔透的黄玉,上面雕刻着龙凤齐鸣的模样,一个金黄色的绶带安静的放在尾部,豫亲王拿起了玉玺,反过来一看,上面用满汉文字刻着的阳文,“慈禧端佑皇太后之宝”。

    果然是慈禧御宝!两个人看着这个印玺的眼神顿时火辣了起来,没有这个石头疙瘩,一份诏书都发不出去!豫亲王志得意满,哈哈一笑,让亲兵把玉玺收起来,“别弄丢了咯。”豫亲王缓步上前,伸了伸懒腰,“这会子说了这么一些话,想必母后皇太后身子也乏了,不如就由奴才送母后皇太后好生歇息,永永远远的歇息,如何?”

    “你这个小人!”唐五福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又气又急,“王爷!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主子娘娘交出了印玺,您就放他一条活路吗?”

    “本王可是没这么说过,我只是说,印玺交出来之前,不会对母后皇太后不敬,你既然已经交出来了印玺,自然,母后皇太后也不必继续活着了,”豫亲王得意的看着宝座之上瑟瑟发抖的慈禧太后,“您都死了夫君,又死了儿子,一个老寡妇还留恋这个世界做什么呢?到九泉之下,一家团聚吧!”

    他一挥手,待命的士兵们就冲进了人群之中,开始了屠杀。这些只是负责洒扫的太监宫女们有什么战斗力,一下子就被冲散了,唐五福还横在宝座之前不许众人接近,却被一刀砍中了后背。咕噜倒在了地上,只剩下慈禧太后一个人继续坐在宝座之上,叛军们围住了宝座,却无人敢动手。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睿亲王上前排开众人。“看我的!”他走到了慈禧太后的面前,只见到那个慈禧太后嘴角古怪的挂起了笑容,凝视自己,他打了一个寒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起那个宝座之上的太后,把她掼到了台阶下,,“三哥,这。这个太后,是西贝货!”

    “什么!”豫亲王大步上前,一把拉住那个太后,把她头上的凤冠拉下,把她的头发抓住,让这个太后的脸庞朝向自己,浓妆之下的女人果然不是素日里见到的慈禧太后!

    豫亲王心里怒火万丈,这些贱婢,居然借着夜色玩这套玩意,穿了耀眼的衣服首饰。夜色之中,谁认得是不是本人!只是知道那个位置上的想必不会有旁人,这下中招了!不过不用慌,他定了定神。“好一招狸猫换太子啊,”他抓紧了那个西贝货太后的头发,让她朝向自己,“你是谁?”

    那个太后丝毫不惧豫亲王的铁青脸色,她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语气温柔。红唇鲜艳,吐出来的全是让豫亲王三尸暴跳的话儿,“豫亲王你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果然是睁眼瞎,到底是主子还是奴婢,是太后还是宫女,你都认不出来?真真废物一个!”

    豫亲王把那个女人掼在了地上,她的额头碰上了汉白玉的台阶,鲜血顿时流了下来,唐五福大声吼道,“安茜!”挣扎着上前扶住安茜,豫亲王这时候无暇顾及这些人,大声下令,“搜索田字房!任何人都一一找出来,快快快!”

    安茜剧烈的喘息着,她身上的吉服沾满了血迹,却依旧在月光之下十分耀眼,头发乱成了一团,对着唐五福说道,“我不碍事,你背上的伤,怎么样?”

    唐五福摇摇头,却是痛的说不出话来了,睿亲王狠狠得踢了唐五福一脚,“等下就送你这个死奴才归西!”

    一顿慌乱,几个宫女太监被拉了出来,豫亲王一一细看,心却坠入了谷底,“没有一个是,马上派人出去找!”他有些惊慌了,转过身子,从亲兵的腰间抽出了长刀指向安茜和唐五福两个人,那把长刀的刀尖之上还滴着血液,“说出皇太后去那里了?我饶你们不死,还给你们一场大富贵?”

    唐五福哈哈一笑,“大富贵?我需要吗?我跟在太后前头,什么富贵没见过?”他吐了一口血沫子,笑的十分开心,“就凭你,能给我什么富贵?贱胚子才稀罕!我虽然是奴才,却绝不是贱胚子!”

    豫亲王长刀挥下,唐五福一声尖叫,他的右腿被齐根斩断,血溅了豫亲王满脸,他的眼角开始发红,他有些狂怒了,花了这么多时间,费了这么多的精力,忍着被所有人耻笑,才换来了今日这必中一击,居然还被叶赫那拉氏逃脱了?绝不可能!绝对不会!

    他转过脸,朝着跪在地上的太监宫女走去,“你们两个是太后的铁杆心腹,撬不开你们的嘴也就罢了,老五,先把唐五福的四肢都砍了!”豫亲王的身后响起数声了闷声,唐五福咬牙不喊出声,只有安茜在凄厉大叫,“奸贼!奸贼!”

    豫亲王慢慢的走向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监和宫女,“谁知道母后皇太后的下落,重重有赏!太监即刻封国公!宫女立刻封郡主!本王决不食言!”

    许久没有人讲话,“很好,我今天进园子,原本是不想大开杀戒的,你们这些贱人逼我,本王也没办法,”豫亲王突然狂笑了起来,走到人群之中,随意挑了一个看上去十分胆怯的太监,用刀尖拍了拍他的帽子,“你来说,母后皇太后去那里了?知道的话重重有赏!”

    那个太监摇摇头,带着哭腔,话语却是十分坚定,“奴才不知道。”

    豫亲王一刀砍下,把那个太监砍翻在地,鲜血飞溅,把天空之中的圆月都染红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