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九、血染凤阙(四)
    慈安太后端坐在正大光明殿上,看着正殿上的藻井微微出神,梅馨和沈腾一左一右的伺候在边上,两个人神情紧张的互相对视,却不能说什么,过了一会,慈安太后悠悠说道,“什么时辰了?”

    “丑时末了。”沈腾小心翼翼的说道:“外头已经闹了大半宿了怎么还没消息传来?这些人到底能不能成事?”

    “若是不能成事也不会闹大半夜了,”慈安太后面无表情,“咱们耐心等着就是。”

    过了一会,外头响起了脚步声,殿门咿呀一声,满脸血迹的豫亲王走了进来,朝着慈安太后不悦的说道:“太后,西边儿的得到了消息,偷偷的溜走了,不在田字房!”

    慈安太后大惊,刷的站了起来,激的金步摇上面的坠子索索乱抖,“怎么回事?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妇人,你这些精锐入园子,怎么逃的走?”

    “是地下的死奴才动的手脚,”豫亲王呲牙痛苦的说道,“叶赫那拉氏大约已经晕倒,不是她自己个的主意,是被那些死奴才偷偷的运走了,我已经吩咐睿亲王连夜搜查圆明园,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豫亲王把在澹泊宁静发生的事情大约说了说,慈安太后刷的坐了下去,怔怔不语,沈腾和梅馨担忧的望着慈安,她低着头想了一会,“安茜穿着吉服?”

    “是,”豫亲王不意慈安居然问了这件小事,“不是那件狗屁吉服让我看花了眼,我也不会在田字房耽搁这么久!”

    “把她好生收拾起来,早上就当做母后皇太后的遗体给军机大臣们看,”慈安太后淡然说道,“她既然想当太后,那就让她真的当太后吧。”

    豫亲王微微一错愕,抚掌笑道,“好主意!”

    “那慈禧皇太后之宝,可是拿出来了?王爷。这东西可不能少?”慈安太后若无其事的问道。

    “已经拿到了,”豫亲王说道,“以防万一,还是由本王收着罢了。”豫亲王阴着脸看着慈安太后,“等到早上下了遗诏,我再将印玺交付给太后。”

    “不急不急,”慈安太后的手紧紧的蜷缩了起来,随即舒展。笑眯眯的说道,“印玺是小事,王爷你放着就好了,不用放我这。”

    “太后仁德,”豫亲王弯腰鞠躬赞扬道。

    “可惜叶赫那拉氏还是走脱了,”慈安太后脸上露出惋惜之色,“我们就占了这园子,到底也没法子如愿。”

    “太后请勿担心,今日叫起,把军机大臣都拘了进来。逼着他们总是要认了叶赫那拉太后驾崩的事实,有了大义的名分,什么都好说了!再用慈禧太后之宝,把丰台大营武云迪和荣禄召进园子,”豫亲王阴笑道,“刀斧手一齐上,就算他们是赵子龙和关云长转世,也是要死!到时候一死,再派亲贵大臣去丰台大营收兵,叶赫那拉氏的两个心腹一去。群龙无首,到时候自然是乖乖听命!”

    慈安太后还是有些担忧,“可叶赫那拉氏还没找到!”

    “她如今病成什么样子了,”豫亲王摆摆手。一脸不屑,这会子他倒是又胆大起来了,“病的不轻,不省人事是寻常的,说不定,听到了园子里头的变故。嘿嘿,气的吐血身亡也是可能!”梅馨看到豫亲王状若癫狂的样子,不免微微皱眉。

    “那就速速行动,”慈安太后点点头,说道,“我就在勤政殿值守,等到军机大臣都到了,我就出来说明母后皇太后突发疾病宾天了,遗诏命我垂帘,豫亲王和睿亲王为监国,若是军机大臣有反应,那么……”

    “先杀几个激烈的杀鸡儆猴,别的人自然安分守己!”豫亲王笑道,“那本王就先去拟遗诏了。”

    慈安太后点点头,“那便辛苦豫亲王了,”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礼亲王和塞尚阿正在园中值夜,王爷应该拉上他们两个一同拟旨,如此才是天衣无缝了。”

    豫亲王答应了下来,“就听太后娘娘的,礼亲王算是自己人,倒是可以,只是这塞尚阿,顽固的紧,我已经处置了他。”

    慈安太后突然心中浮起了不好的预感,她勉强笑道,“塞尚阿是皇后的祖父,算是重臣,你这样杀了似乎不好吧?咱们可还是要依靠皇后肚子里的孩子垂帘呢。”

    豫亲王狞笑,“太后多虑了,我早就说过,皇后肚子里的孽种不能留,这是叶赫那拉氏的亲孙子,将来养虎为患是必然的,”慈安太后刷的站了起来,脸色瞬间变得雪白一片,豫亲王丝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说下去,“本王怕太后娘娘脏了手,就已经代为处置了孽种,放心吧,娘娘,”豫亲王看到慈安太后欲言又止,“嘉顺皇后自己个想必是没事儿的,只不过肚子里头少了一块肉罢了。”

    “那瑛贵妃呢?”慈安太后战战兢兢的看着豫亲王问道。

    “睿亲王已经去找了,想必也能处置好,娘娘就不用担心了,皇家子嗣这么多,那里找不到新皇帝呢?”豫亲王微微一笑,“别的不说,我这府里头,也还有几个阿哥呢,我瞧着样子都是不错的。”

    慈安太后怔怔的跌坐在了宝座上,豫亲王转身就走,“娘娘就呆在这吧,等着叫起时候出来就行,到时候您可是唯一的太后了,这戏该怎么唱下去,就看您的道行咯!”

    慈安太后瘫坐在宝座上,沈腾连忙跪下,“娘娘,我实在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他们不能伤了龙胎啊!”

    “这叫我怎么办?”慈安太后流出了今天晚上第一滴眼泪,随即眼泪不可抑制的留了出来,她的神色一下子苍老了十岁,“英宗皇帝的子嗣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这个豫亲王,看来想自己当皇帝!”

    “是,没想到他这么胆大,居然敢杀了英宗皇帝的子嗣,”慈安太后呆呆的说道,“那么接下去,谁当皇帝,就是他说了算,就算他自己想当皇帝,只要他说的那些都做到,谁也阻止不了他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