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四十、祸起萧墙(二)
    宝鋆问:“咱们在外头的军机都进去?”

    “不,王爷在外头,咱们进去,文公的意思,我明白了,”沈桂芬说道,“宫里头必然有了变故,既然传出来皇后驾崩的话儿来,怕是皇后凶多吉少了,”沈桂芬一脸黯然,“若是有人有心去惊扰皇后,那太后必然也不能幸免,这天下动荡,无人主事必然不行,”沈桂芬露出了决绝之色,“王爷要留在外头,主持大局!”

    “李保定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没有兵权,”文祥咳嗽一声,慢慢说道,“我想来想去,有兵权的除了丰台大营,还有醇郡王,”恭亲王微微摇头,“若是醇郡王叫起的时候在外头,那必然不是他,这种大事,一定是要亲力亲为的,作乱的肯定在园子里头!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宗室那里的人了!”

    “宗室的人?”沈桂芬凝思,“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宝鋆不耐烦的打断了沈桂芬的沉思,“小山,且说说咱们进去要怎么办!”

    “咱们进去,先去勤政殿,这会子不管是谁,肯定是在勤政殿等着咱们,若是别的事儿,自然就是罢了,若是有什么乱臣贼子在里头作乱,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宝鋆脸刷的变苍白了,沈桂芬连忙劝慰,“配蘅公,不用担心这个,咱们只要王爷在外头候着,什么人都不敢对咱们不尊敬,王爷一日不进园子,园子里的什么勾当就不能作数!他们也不敢把咱们都杀了,不然留着谁治国理政呢!”

    文祥点点头,“小山说的对,王爷留在外头,主持大局。”

    “外头已经有了电报,”沈桂芬说道,“请速速告知丰台大营。和九门提督府,不管他们来不来,起码要有个准备,不然到时候有什么说法。也不能两全了。王爷,若是我们进去没有自己个的消息传出来,请速速前往丰台大营!”

    “这?”恭亲王有些不忍,“你们在里头深陷虎狼之地,如何使得?”

    “顾不了这么多了。”文祥挣扎得站了起来,“小山说的是,只要您在外头,还自由着,我们就无碍!王爷在八旗护军营里头有人要速速联系,若是我猜测不错,宗室有人作乱,八旗护军营就很难靠得住,要知道,里头的八旗子弟居多。这是不得不防的,但靠着江尚书怕是不顶事。咱们走,进圆明园!”

    一行人到了圆明园大宫门前,圆月刚刚落下,太阳就慢慢钻出了头,似乎金碧辉煌的宫阙在朝阳照耀之下一如往昔,但是文祥总是觉得有些不妥当,鼻尖问到了若有似无的血腥气,江忠源已经去收罗八旗护军营,李鸿藻板着脸从轿子里头走出来。没见到恭亲王,十分生气,“议政王呢!他去那里了!”

    宝鋆被李鸿藻吓了一大跳,随即明白。李鸿藻必然是以为恭亲王昨夜进了园子,沈桂芬连忙上前在李鸿藻耳边急切的说了什么,李鸿藻脸上阴晴不定,“这,到底是谁?发生了什么?”

    这是众人都想问的问题,但是谁都回答不上来。文祥原本是以为醇郡王,但是没想到醇郡王也从不远处的马车下来,朝着大家疾步走来,“我听说了,园子里有火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摇摇头,沈桂芬耐着性子又解释了一边,几个人没头没脑的讨论了一会,文祥突然问道,“今日御前大臣是那两位当班?”

    “一个是我,一个是睿王,”醇郡王说道,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我过来的时候,见到睿王的府上大门紧闭!难道?”

    文祥微微冷笑,沈桂芬对着文祥说道,“大约是文公说中了。”

    “宗室入新军,掌兵权就是大忌,”文祥闭上眼养神,“今日果然有报应。”

    大宫门咿呀打开,侍卫和太监们依次走了出来,沈桂芬和胡林翼扶住文祥,军机大臣慢慢的进了勤政殿,勤政殿外头一个太监陌生的很,不是以往在这里伺候的梁如意,几个人心里就是一沉,果然有鬼!

    “太后临朝,众臣请安!”那个太监木然开口唱礼,听到太后临朝,大家的心里似乎又安定了不少,有太后在,不会出大乱子!

    几个人正了正衣袖顶戴,排班进了勤政殿,宝座之上坐着一位妇人,大家也不敢看,只是跪下请安,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响起,“诸位请起。”

    宝鋆听着声音不对劲,他第一个就忍不住抬起头来,见到宝座之上的那个女子,“啊,”他忍不住尖叫出声,几个大臣也接连抬起头来,看到了宝座之上的女子不禁目瞪口呆,“太后!”

    赫然是慈安太后,李鸿藻刷的站起来,怒视宝座之上的慈安太后,“临朝称制乃是母后皇太后,慈禧端佑皇太后!绝不是您,太后娘娘!国朝什么时候都成了这样没有礼数,不顾礼法的样子了!”

    文祥挣扎着站了起来,“太后娘娘,请问母后皇太后在何处?”

    “母后皇太后昨夜突发急病,太医医治无效,故而身亡,”慈安太后对着李鸿藻的咆哮不动声色,“遗诏命我临朝。”

    胡林翼的心如坠冰窖,慈禧太后居然死了?文祥连忙问道,“那皇后娘娘呢?”

    “皇后安好,”慈安太后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涟漪,“只是痛心母后皇太后病逝,不慎,”她顿了顿话语,“不慎流产。”

    “你!”李鸿藻甩开了拉着他的宝鋆,“一夜之中,居然有这样的大事发生,为何不打开宫门,招来军机大臣,书写遗诏?那遗诏呢?”

    “遗诏自然有人书写,”慈安太后说道,她拍拍手,“进来吧。”

    勤政殿的东暖阁里头骄然出来了两个穿着蟒服的亲王模样男子,几个军机大臣和醇亲王一看,不免火冒三丈,居然是豫亲王和睿亲王!

    “慈禧太后遗诏,”睿亲王得意洋洋,他把手里的卷轴一抛一抛的,“命慈安太后垂帘,豫亲王和睿亲王监国!”(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