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二、浮萍霜露(一)
    “可主子,恕奴才多嘴,”小朱子说道,“恭亲王这人靠得住吗?奴才胆小,怕他和睿亲王是一伙的,找了他就自投罗网了。”

    “肯定不会,”慈禧太后说道,“遗诏把恭亲王撤了议政王领班军机大臣等职位,他又出现在这个地方,必然不是和他们一伙的,不然任何人,就算他手握兵权,也不敢这个时候不在中枢镇守,不然睿亲王和豫亲王必然要趁这个机会夺权,今日若是下诏恭亲王监国,或者他干脆就自立为帝,我都信是恭亲王捣的鬼,但是他被开了,说明这个时候必然是和他无关的,我现在必须要找个人做依靠,我知道这一定是很危险的,但是没法子,必须如此,”慈禧太后吩咐道,“你去的时候小心着些,几个反贼这时候还没对恭亲王动手,但是想必已经悄悄派人监视了,就算恭亲王和我一心,这时候手里没兵,也抵挡不住那些狗贼,要怎么办,想想法子别打草惊蛇才好。”

    依靠着别人的确是非常不舒服的感觉,特别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一个未明心意的人时候,但是如今的太后没办法,她必须要找到同盟,才能从眼前的困境走出来,万一恭亲王不敢面对自己呢?万一恭亲王真的如小朱子所说,不值得相信呢?事事谋定而后动,说说容易,做起来何其之难!

    “小夏子,你也出去!”慈禧太后说道,“主子您这里不能没人伺候。”

    “如果他们真的来找到这里,留下你一个人也没用!”慈禧太后摇摇头,“他们如今还不敢大张旗鼓的找我,不然怎么说我已经死了!?他们一定是会稳住朝廷和大军,只会暗暗的寻找我,我暂时不用担心,你去,万一要是恭亲王靠不住,我起码还有一个希望!”

    慈禧太后平静的从茅草屋里走了出来。只见到那个妇人在打扫着篱笆围成的院子,小夏子准备走出去,妇人关切的问“大兄弟这是要去那里?”

    慈禧太后笑着说道,“我这个长随。认识恭亲王府里头的马车夫,刚才他和我说,说是恭亲王在这边上,我这不是病着吗?也不指望说去要匹马来,若是能借个几两银子。让我租辆马车,去张家口就方便了。”

    “这倒也是,可惜我家里头也是贫苦人家,不然接济些银子给你倒也无妨,”那妇人笑道,“大兄弟你认识路吗?若是不认识,我带你去也无妨,我时常拿着野蘑菇去那里卖给王爷的厨子,倒也熟门熟路的。”

    小夏子看着慈禧太后,慈禧太后点点头。“那就劳烦大姐了,日后我病好了,必然要重谢。”

    “什么谢不谢的,”妇人爽朗笑道,“出门在外,难免有窘迫的时候儿,能帮上一把就帮一把吧!”她朝着外头吼了一声,“狗儿狗儿!”

    “娘你喊我作甚?”一个挂着鼻涕的三四岁小男孩蹦蹦跳跳的拉着一头黑狗跑了进来,那条狗兴奋的甩着尾巴,妇人拿起了篮子。“你在家里陪着这位大爷。”

    “什么大爷,”慈禧太后见到妇人如此热情,心里原本郁结,却也不禁受到感染。嘴角扬起,“叫叔叔就成,若是大姐不嫌弃的话。”

    “成,你陪着叔叔说话,不许出去撒野,知道不?娘出去一会就回来!”妇人翻检着篮子。不免嘟囔,“这些蘑菇不知道能换多少钱……”

    太后招招手让狗儿上前,狗儿含着指头抬起头看着慈禧太后,那条黑狗警觉的朝着慈禧太后呲牙,汪汪出声,慈禧太后看到狗儿挂着的鼻涕,拿着袖子给狗儿擦了擦,又问狗儿几岁了,喜欢吃什么,被唤作狗儿的小男孩憨厚的一问一答,慈禧太后有些开心,却不觉有些伤感,“我是这么的喜欢小孩,英宗皇帝却死在了我的跟前,到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抱上孙子。”

    “主子。”小朱子也有些动容,却不知道如何接话,别人以为天家总是最富贵最如意的地方,却不知道也有寻常人一般的生离死别,一样的无可奈何,和一样的无力感。

    “你快去吧,”慈禧太后继续逗着狗儿,“去找他们,提出我的要求,若是能成,我就出现,若是不成,那你就别回来了。”慈禧太后有些伤感的撇了一眼小朱子,“你,哎,你要保重。”

    小朱子磕了一个头,决绝得转过头离去,慈禧太后继续逗着狗儿,心里却是想着心事,突然又红了眼圈,狗儿吮吸着手指头,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叔叔,“狗儿,你的狗儿叫什么名字?”

    “叫大黑。”

    慈禧太后看着那头伏在自己脚下的黑狗,“大黑,”那头黑狗抬起了头,朝着慈禧太后摇尾巴,慈禧太后伸出手,那黑狗就朝着手吐出了红舌头,舔的自己手心有些痒,她哈哈一笑,“走,咱们去看看,你家有什么可吃的,做饭去!”

    那个妇人一路叽叽喳喳的和小夏子说话,小夏子心里担着心事,却不好发作,只能是勉强敷衍,走了十来里路,那个妇人健步如飞,小夏子倒是有些走不动了,妇人又拉住小夏子一直往前走,走上了官道,不一会,就到了一处宅子,瞧着规制,就是王爵该有的房子,大门口有几匹高头大马,上面骑坐着几个武士,看到了来的两个人,不屑的冷冷看了几眼,随即只是看着宅子的大门,不理会两个人,那个妇人知道厉害,不敢再高声谈笑,暗暗咂舌,悄悄的对着小夏子说道,“王爷这里的人以前倒是和气,如今怎么这么凶。”

    两个人走上了宅子门口,一个看门的人上前问来意,那妇人刚想说什么,看门的人抬起头,似乎听到了远处的响动,连忙让两个人走开,“我们王爷回来了,你们站边上些!”

    一个皱着眉头穿着利落短打的短须男子慢慢骑着马从西边过来,身边伴着一群人,王府前的仆人们都低头行礼,口里喊道,“王爷回府了!”

    小夏子和那个妇人也靠着路边低着头,他稍微瞥了一眼在对面骑着马的人毫无举动,心里一惊,“果然有人在这里监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