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三、冷月无声(一)
    慈禧太后悄无声息的长长吐了一口气,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那个人这才放心站了起来,“这些日子有什么陌生女子,瞧见了一定要告诉我们,王爷重重有赏。”

    慈禧太后点头哈腰,“是是是,军爷您走好。”

    “咱们走!”

    几个人走出了厨房,慈禧太后这才觉得自己的腿脚软的不行,她靠在了灶台上,随即又被滚烫的灶台烫的跳了起来,外头还有说话声,她悄悄的竖起耳朵细听外头的交谈。

    “我说大哥,你若是担心,不妨把烧饭那个人衣服扒了瞧一瞧就是,横竖还要问这么多话做什么,”一个猥琐的声音阴笑了起来,“浪费口舌。”

    “你就趁早打住了吧,这里头的民风可彪悍的很,又靠着圆明园,三亲六眷指不定就和那位老爷有关系,扒了人家的衣服,到时候闹起来,咱们说不定还走不出这里头,再说了老子又不喜欢象姑,别扯这些,走,去西边瞧瞧,她一个病歪歪的,走不了多少远!”

    慈禧太后气的牙根紧咬,却也有如释重负逃出生天之感,她对着狗儿十分感激,“狗儿说的好!”这时候才觉得背上有冷汗淋漓,她打开了锅灶,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紧张,一直烧着柴火,锅里头原本的菜泡饭变成了烧焦的米饭,这样也没法子口了,她一声苦笑,也只好是又加了水进去,铁锅发出了刺啦啦的声音,白雾又升腾起来,她复又坐在灶台,望着通红的火焰发着呆。

    自己对待世人的态度,是不是太过仁慈了。回想往事,昔日的这位本尊执政时期,可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乱子。论心肠,她可远比自己硬多了。

    狗儿跟大黑也依偎在边上。他拉了拉慈禧太后的袖子,“叔我想吃鸡蛋。”

    “哦,”慈禧太后回过神,“鸡蛋在那里?我去给你拿一个。”她站起来,狗儿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破篮子,慈禧太后掏了掏,“没有鸡蛋了,”她才想到。或许自己早上吃的那碗稀饭里头的鸡蛋是他们家里头唯一的一个鸡蛋了。

    “今个没鸡蛋了,狗儿,以后叔给你买,每天都有鸡蛋吃reads();!”慈禧太后摸了摸狗儿的头,安慰的说道。

    天色慢慢的暗了来,左近的几处农舍也已经点起了油灯,太后和狗儿闲谈了几句,问家里头的情况,狗儿毕竟还小,许多事都不懂得。问了也是白问,那些人似乎是搜索过了此地,不再回来。两个人将就着吃了焦米粥,又坐在房屋里头等着外头的消息,慈禧太后的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但是又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坐在坑上发呆。

    她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包括上辈子到这辈子,大约都没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用来思考和遐想,人在失意的时候才会想到了以往的不足和缺陷,这一日的挫折。让她好好的想了想,接去该如何走的路。

    她思考的是如此的深沉。外物似乎一概不能惊扰于她,直到大黑的犬吠声又想起。这才让她惊醒,妇人开打了门,探头进来,看到狗儿伏在慈禧太后的膝盖上睡着了,“哎呀,我的小祖宗,”她连忙上前把狗儿抱起来退了出去,“这都打扰到客人了。”

    “没关系大姐,”小夏子进了来,含悲带喜的看着慈禧太后,“六爷来了。”

    还没等慈禧太后说“请进来,”外头就疾奔进来了一位青衣小帽留着短须的男子,那个男子见到了慈禧太后,眼中露出了喜悦的光芒出来,慈禧太后也站了起来,两个人就这样相顾无言,似有千万句话讲,但一时之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小夏子连忙退了出去,把房门悄悄的关了起来。

    恭亲王掀开衣服的摆,就要跪请安,被慈禧太后连忙拦住,她亲手扶起了恭亲王,“这会子还行这样的大礼做什么,我们都不在宫里头,不要将就这些了。”

    “太后可是安好?”恭亲王急切的问道,“我一直担心着太后,”他把外头的消息简单的一说,“大家伙叫我在外头候着,到了晌午都没有消息,我就知道园子里必然坏事了,所以借着打猎来了这里,所幸是太后洪福齐天,祖宗保佑,”恭亲王露出了喜色,高兴的说道,“不曾想太后居然能逃了出来!”

    “六爷,”见到了恭亲王,慈禧太后的眼中又留了泪出来,两行清泪慢慢流,“所幸还能生见你!”

    眼泪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不管是真的流还是假的流,不管是出自什么目的,拿出来就是无往而不利,恭亲王见到了太后流泪,大为感动,“奴才也不意能够再次见到太后!”

    “还什么奴才不奴才,六爷,您我是年轻时候就认识了,这时候还在矫情这些礼数做什么,都一概免了吧!我如今可是没有什么主意了,能逃出来已经是万幸,一介女流,没的依靠,如今只能是靠着六爷你了。”慈禧太后眼中含着热泪,泪眼婆娑的看着恭亲王,恭亲王十分惊讶,太后从未失态,就连去年英宗皇帝驾崩,也未见太后在人前落泪,如今脸上一脸柔弱,又是后怕的表情,怕是真的受了大委屈了,他的心里涌出了一股柔情,双手握住了太后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冰凉,“是,都听您的,您受委屈了。”

    慈禧太后这几日连续情绪激动,加上身子十分虚弱,早就是支撑不住了,只是知道这次政变厉害,不能和以往的风波等闲视之,故此咬着牙强忍着,现在见到了恭亲王,知道这局势还能挽回,心一松,一口气泄掉,手脚发软,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得倒在了恭亲王的怀里。

    恭亲王连忙抱住了太后,见到太后枯黄的脸色,似乎较之往日的威严模样多了些许可怜和娇弱,一双迷离的眼神望着自己,他顿时口干舌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