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三、冷月无声(二)
    同治十四年三月十六日的夜晚如约而至,原本片刻之间还是晚霞满天,转眼之后就已经暮霭沉沉,德胜门早就肃清了闲杂人等,肃穆穿着制服的警察们鱼贯而出,潮水般的涌向了西郊,武云迪和荣禄骑着马,带着围兜,不叫人看清楚面目,冯三保在吩咐此处守门官,“本官接到兵部命令,有贼人在西郊作乱,奉命前去围剿,尔等谨守城门,无中枢谕旨,不得擅自开城!”

    “是!”

    夜色之中,火把和灯笼蔓延出去,形成了一条火红色的长龙,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急行军,就到了升平署附近,大臣们的赐邸大门紧闭,外头是一个人都没有,大军停了下来,再往前必然会捧到驻守此地的防军,“八旗护军营就在前头,虽然是你的老部下,可如今也不知道他们内情如何,我去见江忠源,他的宅子就在左近,”荣禄说道,“让他出马,起码要兵不血刃的进圆明园才好。”

    “那你把密诏拿去。”

    荣禄摇摇头,“我不用,他不是笨的人,只要听说这一回事,必然就会一看究竟。”

    随即带了一百人悄然淹没在夜色之中,其余的人坐在地上休息,冯三保对着武云迪说道,“侯爷,今日这一战你主持罢,警察署的兵力都归你调遣,你听我说,不是我谦虚,毕竟我是没经历过战场的,到时候误了事就不好了。”

    武云迪点点头,“就听岳父大人的。”

    过了半盏茶时分,江忠源气喘吁吁的骑着马带着两个亲随来到了这里,他刚刚下马,没见到别人,也不管冯三保单膝跪地请安,就直着嗓子喊道,“武云迪,你要作甚,造反吗!”

    “造反的是园子里头的贼人。”武云迪坐在马扎上合着眼养精蓄锐,也不起身,淡然开口,“不是武某。武某乃是天子忠臣,绝不会做叛逆之事,仲华兄可是和你讲过了?我这里有太后的密诏!”

    “荣禄说过,我却是不信,故此前来查验。”江忠源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你们可别中了小人的奸计!”

    武云迪从胸前拿了一块青布出来,丢给江忠源,江忠源连忙接住,瞪了武云迪一眼,摊开一看,“这是同道堂之章?”他疑惑的问道。

    “印玺这几年不用,不过你在兵部干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母后皇太后的亲笔,总是看的出来吧?”武云迪说道。

    “我入京为兵部尚书,垂帘听政都是用的同道堂。我看的清,”江忠源恼怒的说道,“只是太后如今在什么地方?我问荣禄,他不肯说,说只是自己会去护驾,叫我来此地见你。”

    “荣禄去接驾了?”武云迪皱着眉,“他怎么这么倔!”

    “现在不是说这个东西的时候,如今这时候咱们应该先解决叛贼!”武云迪慢慢的站了起来,双手紧了紧胸前的牛皮绳,“只要解决了圆明园之中的乱党。太后自然能露面,这也是太后给咱们的任务!江尚书,你意下如何?”

    江忠源跪了下来,捧起那块青布。“臣奉太后之旨,绝无二心。”

    “如此甚好,”武云迪接过了那块青布,“有衣带诏在此,想必八旗护军营没什么二话可说的,只是若是你江大尚书出面。万事又是好说些,好了,不用废话了,”江忠源还准备说什么,被武云迪一句话堵了回去,“马上去大宫门,我可不想在外头耽误太久的时间!”

    圆明园外灯火辉煌,守门的人心不在焉,晚间的天气有些冷,这些人心神不属,也越发懒怠了起来,突然有哨子急切的吹了起来,“呜呜呜!”

    守门的侍卫突然警惕起来,“怎么回事?”

    半里之外越来越多的火把出现在了守门侍卫的眼前,守宫门的侍卫们一声喊,大家都把武器拿了出来,“什么人!”

    “是本官!”火把之中出现了江忠源,只见他坐在马上,慢慢的踱步上前,神情肃穆的扫视众人,“八旗护军营守门的都统将军何在?”

    “下官德奎拜见部堂大人,”宫门侧出现了一位肥肥胖胖的将领,他身后一个小兵迅速的转身离去,只见他散漫的朝着江忠源拱手,“敢问大人漏夜带着这些人来圆明园做什么?是要造反吗?”

    “本官受母后皇太后懿旨,特来护驾!”江忠源对着德奎说道。

    “母后皇太后已经宾天,我不知道大人您的懿旨是从何而来的,我收到的命令是没有用印的诏书,宫门不可开,”德奎听到母后皇太后五个字原本是心里一惊,却又马上镇定了下来,“大人还是请回吧,明日我会上折子弹劾大人的。”

    “你说母后皇太后已经宾天了?”江忠源肃然说道.

    “遗诏已经明发天下,”德奎说道,“这还要问吗?”

    “那我要是说母后皇太后还没死,”江忠源看着众人,“你们信吗?”

    守门的侍卫一阵骚动,他们面对着不知名的队伍前来的时候还未有骚动不安的震动,却被江忠源的一言而搅动的不安了。

    “江大人!”德奎喝道,“死者为大,不可胡言!”

    “你德奎忠于职守,我是知道的,所以遗诏一下,你就遵守了,只是这遗诏,”江忠源喝道,“乃是乱臣贼子所为,昨夜乱贼偷入圆明园,企图加害母后皇太后,所幸忠臣义士将母后皇太后送出园外,这才幸免于难,现有衣带诏在此,乃是母后皇太后亲笔,上头有同道堂印玺!”江忠源拿出了那块青布,人群之中大哗,“还不速速将宫门打开,让我等入内勤王!”

    江忠源将那青布举起,众人的眼神都凝聚到了这块青布上,德奎十分震惊,“这……下官要先报备园中!”

    “德奎,你不要自误!”江忠源喝道,“我知道你的本分,绝不是乱党一流,不然也不会在园子外头守着,我有懿旨,母后皇太后还在,那些叛贼就算有十万个心思,也必然成功不了,你若是知道这点就该识时务,速速打开城门,不然你以为我这身后的义军都是空口白牙骗来的吗!”

    德奎终于被说动了,他咬着牙,“尊懿旨,把门打开!”(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