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三、冷月无声(四)
    “五哥,这事儿成吗?”睿亲王手脚发软,“要知道叶赫那拉氏冒出来了!”

    “谁知道江忠源是不是拉大旗作虎皮在哄人?”豫亲王说道,“叶赫那拉氏也是凡人,她现在手里一点兵都没有,怎么来为难我们,她又不是神仙,你就放心吧,走,咱们带人把江忠源那些乌合之众打了出去,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天太平!”

    两个人披上了挂,带领着自己的死士冲到了太和保和殿钱,这时候已经两军相遇了,江忠源看到了豫亲王和睿亲王,“两位王爷,这时候本官还是叫你们王爷,我手里已经有母后皇太后的懿旨,命我们攻入园中,擒拿二位,两位王爷还是束手就擒吧!”

    睿亲王不怒反笑,“江忠源,你失心疯了吧!母后皇太后已经宾天,遗诏并我们二王监国,遗诏上说的明明白白,和你江忠源毫无关系,怎么地,你是想着借母后皇太后升遐,行篡逆之事?我就知道你们这些湖南出来的汉人,想着都是改朝换代的叛逆之事!我瞧你才是叛逆!左右给我拿!”

    “放肆!”江忠源举起了那块青布,“这是母后皇太后密旨!上面有同道堂之章!”

    豫亲王心里一沉,那时候自己居然忘了要拿这个“同道堂之章”!果然这一日就阴魂不散的冒了出来,在这里给自己添堵找茬!他看到左右的脸上又露出了恐慌的神色,连忙收敛情绪,安慰道,“同道堂之章自从英宗皇帝亲政以来,已经收入了玉府,不再作为印玺之用。母后皇太后发布命令都用慈禧端佑皇太后之宝,特别是临朝称制以来,从未再用同道堂之章!怎么。江忠源你巴巴的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拓了同道堂之章来,想要行叛乱之事?将士们。诏书在此,”他举起了手里的黄绫,“江忠源乃是乱党!”

    江忠源为之气结,没想到豫亲王居然有这样的利口,“同道堂之章被母后皇太后贴身收着,母后皇太后未曾宾天!”

    “母后皇太后已经宾天!”睿亲王喝道,“若是母后皇太后没死,江忠源那你请太后出来!我们束手就擒。绝无二话。”

    “母后皇太后万金之躯,如何能和你这种乱臣贼子当面?”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个矫健的身躯,江忠源朝着一边退却,将那个人让了出来,“武云迪!”豫亲王的眼神一缩,喝道。

    “叛乱的事情,你也掺合进来了reads();!你不要自误!”睿亲王惊恐的大叫。

    二王还以为是江忠源的手尾,所以丝毫不惧,没想到武云迪居然在此处!“你们两个打量着,天人都是白痴吗?”武云迪嘿嘿冷笑。“母后皇太后被你们逼出宫去,你们到底是聪明的,还想着用遗诏。说母后皇太后死了,我告诉你们!”武云迪喝道,高亢的声音在夜色之中回荡,“母后皇太后好着呢,等收拾了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她自然从容返宫!”武云迪抽出腰刀,对着神色恐怖的一干人等喝道,“我的封号是忠武侯!我只会是忠臣,绝不会去当什么叛贼。兄弟们一起上,有敢于抵抗者。格杀勿论!”

    “是!”……

    小夏子守在了门外,见到房内的灯光还在。说话声却是没有了,于是朝着外头更走远了一步,有些机密的事儿,不宜多听到,多听到也就意味着更多的麻烦事,那个妇人烧好了饭食,过来请小夏子去吃,她这会子也知道小夏子绝非是普通人,态度上有些忐忑又有些阿谀的样子,小夏子摆摆手,她又连忙端了一碗饭过来给小夏子,小夏子就站在篱笆院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妇人说话,“哎我说大兄弟,你家的少爷是不是什么贵人啊?我瞧着那个王爷的管家都不敢得罪你了。”

    “是,”小夏子笑道,他见到了那个妇人脸色巨变,连忙又说道,“不过大姐您也别担心,我们都是好人,特别是我们家主子,是慈悲心肠,你收留了我们,我们必然会报答的。”

    “那若是这样,”妇人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这丁银实在是吓人,还有什么捐啊税啊什么的,若是和这里头的官儿熟,不如让你们家少爷说和说和,让我把过去的欠账免了?以后的钱自然还是交的……”那个妇人看着小夏子哭笑不得的表情,连忙改口:“若是十分为难也就罢了!”

    小夏子又想说什么,突然左近想起了不少的脚步声,他刷的站了起来,才看到小朱子疾步轻轻走了进来,“是荣禄大人!”

    小夏子呆了呆,“主子的意思不是让他去园子里吗?”

    “武大人已经去了,我是见到圆明园里头闹了起来,才把荣禄大人带来的,”小朱子眉开眼笑,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带着青色披风的男子,正是荣禄,“他还带了几百号人,已经悄悄在这边上防守住了,一般的人,都进不来这个地方。”

    那就好那就好,小夏子念佛道,“阿弥陀佛,这子我们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他朝着荣禄打千,“给荣大人请安!”

    “我们主子可是心心念念等着荣禄大人来护驾呢。这会子,谁都信不过!”

    荣禄心里涌过了一阵暖流,他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不得不抗旨来了这里,母后皇太后呢?我要前去拜见。”

    太后?听到了这个词,那个妇人不免腿脚发软,瘫倒了在地,小朱子连忙拉起来,“大姐你这是怎么了?多亏了这位大姐,不然主子娘娘都没地方安置!”

    “主子娘娘就在里头,”小夏子对着荣禄说道,荣禄急切的抬脚往前走去,却被小夏子拦住了,“六王爷到了,这会子正在里头说话呢,奴才不敢打扰。”

    荣禄停了脚步,“什么?恭亲王来了?”小夏子点点头。“里头就是两位?”

    “是,就是两位。”小夏子压低的声音刚落,原本点着昏暗灯光的室内突然熄灭了蜡烛,变得漆黑一片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