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四十四、前度刘郎(二)
    “请娘娘起身吧,可以返宫了。壹看书ww看w·1kanshu”

    小夏子和小朱子对视了一眼,走到了茅屋的门前,轻轻的叩了叩房门,“主子,”小夏子轻声的说道,“圆明园已经传来消息,大事已定!”

    里头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只是站在门口不说话,过了一会,门咿呀打开,恭亲王走了出来,他也是青衣小帽,看到了园子之中的背影,不由得微微一楞,走到了跟前才现是荣禄,恭亲王有些惊讶,“荣禄。”

    “议政王,”荣禄只是坐着背对着恭亲王,也不起身,“园中一切妥当,请王爷放心。”

    恭亲王有些不好意思,他抬起了头,见到两个太监进去伺候皇太后更衣了,于是对着荣禄说道,“不知道皇后娘娘他们如何了?”

    “皇后娘娘安然无恙,但是腹中的龙胎没保住,已经流产了,”荣禄淡然说道,“瑛贵妃的肚子保住了,塞尚阿为了保护皇后,被杀,田字房唐五福和安茜等一干太监宫女被杀,其余的军机大臣都安然无恙。要看书·1ka书nshu”

    “皇后居然流产了!”恭亲王吃了一惊,“外头人都只是说皇后宾天,我到底是不信的,这,哎,可比宾天更让人难受了!”恭亲王跺脚,“如今只是希望瑛贵妃能平平安安的诞下皇子才好!”

    荣禄继续默然,“希望如此。”

    荣禄也不起身,恭亲王也不怪罪荣禄无礼,两个人就这样站着,不一会,边上的妇人也抱着狗儿畏畏缩缩的走了过来,侍卫们慢慢的朝着这处围拢了过来,门咿呀一声,小朱子和小夏子一同打开了门,慈禧太后慢慢的走了出来,她抬头第一个就见到了那个妇人,她笑了笑。朝着妇人招招手,那个妇人带着狗儿走了过来,讪讪笑道,“少爷。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昨日可是怠慢了。”

    “不是怠慢,是你最好的招待,”慈禧太后温言笑道,“那碗蛋粥。我会一直记得的。我今日先回去,过几日再来看你。”

    她摸了摸狗儿的脑袋,转过头看到了恭亲王身边的那个背影,她不免呆了呆,开口说道,“荣禄?”

    荣禄慢慢起身,慢慢的转了过来,慢慢的单膝跪下行礼,“奴才荣禄叩见母后皇太后,母后皇太后万福金安!”

    除了恭亲王之外。要看书www·1kanshu别的人都一并跪下,“母后皇太后万福金安!”

    那个妇人也连忙拉着狗儿跪下,慈禧太后摇摇头,勉强笑道,“这会子闹这些做什么,没有你们,我什么身份都不是,都起来吧。”

    她慢慢的走向了荣禄,看着他,和他身上的露珠。“你什么时候到的?”

    “昨夜就到了,”荣禄原本是低着头的,见到眼中出现了一袭青衣,于是他慢慢的抬起头来。看向太后,他的眼神有些莫名,似乎有些伤感却又有些满足,还带着一丝不忿,“不敢惊扰太后,只能是料理了太后交代的事务。这才禀告太后。”

    “大敌当前,我能信任的也就是你们几个了,”慈禧太后看了看荣禄,又看了看一侧的恭亲王,恭亲王微微带着笑意,太后也是微微一笑,又看着荣禄,荣禄这时候不知如何,心里一阵剧痛,“所幸你们还能赶到这里,不让我受了贼人的委屈,好了,既然圆明园料理了干净,我们一起去,”太后挑了挑眉毛,似乎那个果断决绝大气英明的慈禧端佑康颐皇太后又出现了,一夜之间她的胆怯和犹豫尽数消除,眼中出现了锋利的锐意,“和那些乱臣贼子算算帐!”

    这才是自己所希望见到的状态啊,荣禄又是跪下,把自己的微酸深深藏在了心里,“奴才遵旨!”

    恭亲王起身走了出去,慈禧太后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荣禄的肩膀上,“仲华,你别怪我,”她悄然说道,“我有我的苦衷。”

    太后就骑着马,在五城兵马司警察署的兵丁护送之下,到了圆明园的大宫门前,一路上她听到了圆明园之中生的事情,她没有哭泣,只是沉默,“我之前问小安子,问他,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定数,他说有,我却是说没有,”这一会子已经到了勤政殿,地上的血迹还没洗去,她就一步步得踩着地上斑驳的血迹,走过了勤政殿的中庭,走过了勤政殿的正殿,走进了安茜被当做自己停灵在此处的偏殿,她掀开了安茜脸上的手帕,仔细的端详着这个跟着自己二十多年的宫女,安茜穿着大红色的吉服,头戴朝冠,脸色惨白,神色安详,并不是被杀死,而似乎只是在熟睡之中,或许自己轻轻呼喊,她就会醒来,慈禧红了眼圈,却强忍住不哭,“我从来都是相信自己,从不信什么命运,可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我才现,或许,”她把手帕放了回去,“可能是有命数所定的。”

    小朱子跪在地上伏着不肯起来,他早就哭成了泪人,“师傅一直喜欢着安茜姑姑,如今能和安茜姑姑一起为娘娘牺牲,想必走的也是安乐的。”

    “田字房多少人死在了贼人们的手里,”小夏子抹着泪,咬着牙说道,“娘娘不可以放过他们!”

    “还有那些守园子的侍卫们,”太后淡然开口,她仰着脸,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他们绝对不会白死,他们的仇我一定回报,他们都是为了我而死的,血绝不会白流,我已经回宫,病也好了,是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了,给我换衣服,”慈禧太后吩咐小夏子和小朱子,“敲钟叫起,然后我要换身衣服,出去见他们!”

    才过了一日一夜,似乎就已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原本今日就要召见在京的所有众臣,根本就不用再行通知,恭亲王复又站在了班,接受着若有似无的敌意和畏意和敬意,勤政殿前还是血腥味呛人,不少人也不知为何,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着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母后皇太后驾到!”梁如意又出现了,挥动着拂尘站在丹陛之前喝道,“群臣进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