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四十四、前度刘郎(三)
    慈禧太后穿着明黄色的四团龙绘山海纹吉服,头戴点翠头面,踩着花盆底,发出笃笃笃的声音,慢慢的就着小夏子的手,慢慢的从后殿转了出来,两排护卫从两侧奔出,一直走到了勤政殿外,背对着大殿拱卫戒备。勤政殿一切如旧,和昨日不同的,只是坐在上面的人不一样了,太后的脸色苍白,但是精神头极好,利剑一般的眼神扫视在地上的众臣,大家虽然没有抬头,但是都感受到了太后那锐利的眼神,纷纷甩着马蹄袖子跪下请安。

    一时间养心殿闹哄哄的,但是无人聒噪,就连咳嗽声一声也未闻到,一片寂静,太后慢慢的坐了下来,摸了摸面前御案垂下来的明黄色的布幔,一如前几日,可这不过两日,必然是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出现了。

    “前日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慈禧太后也不叫起来,让大家伙都在下面跪着,她也不看众人,只是侧着身子,斜斜的望着东暖阁上面的匾额,那里写着雍正皇帝的御笔“制怒”两个字,殿内鸦雀无声,“恩?”慈禧太后微微皱眉,“怎么不说话?”她厉声喝道,“都哑巴了!”

    她骤然发怒,高亢的声音直接冲击到了每个人,每个人都俯下了身子。不敢直视慈禧皇太后。

    这时候只有恭亲王才能回话,论在这里头的身份,只有他最不尴尬,最有权利说话,恭亲王不紧不慢的鞠躬,“前一日夜间,有贼人趁着夜色偷入圆明园,意图对母后皇太后有所不轨,又残害皇嗣,矫诏称太后驾崩,企图谋朝篡位,幸得太后受祖宗福德庇佑,才能幸免。之后更是发下密诏,号令勤王,贼首已经生擒,逆贼用心险恶。臣等也失之防范,臣等请太后降罪,惩治我等失察之罪。”

    “请母后太后降罪。”众臣连忙俯下身子,山呼太后降罪。

    “这第一个自然是祖宗保佑,可第二个。还是靠着各位忠臣义士!”慈禧太后冷然发话,“若无田字房众人拖住逆贼,本宫绝无生理可言,若无议政王前来找本宫,我一定是以为朝中尽是反贼!若无武云迪荣禄听我诏令,如今我还要在外头受尽屈辱!这些事儿,岂能你们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降罪就能抵消的!我现在先放着你们,”慈禧太后环视众人,“等料理了反贼再给你们算账,”群臣之中有人暗暗长吐了一口气。“武云迪何在?”慈禧太后喝道。

    “武大人已经到了勤政殿,在外头候着了。”

    “宣!”

    武云迪昂首挺胸进了勤政殿,众人悄悄的转过头看着龙行虎步的武云迪,这下大家都知道,武云迪的前途绝非如今的一个公爵可以结束的了了。

    “奴才叩见母后皇太后。”

    “你,”慈禧太后凝视武云迪,“你很好,不枉费本宫对你的信任,接到本宫的密旨,你就把事儿办成了。很好。”慈禧太后说了三个很好,显然对于武云迪的行动十分满意,“逆贼何在?”

    “启禀太后,睿亲王和豫亲王已经扣押在了澹泊宁静的厢房里。除却当场斩杀的余孽之外,其余众人已经尽数关押起来,入园之人,无一人漏网。”

    “很好!很好!五城兵马司该重重有赏!”慈禧太后高声说道,“这些在沙场上为国杀敌,如今还能为国平叛。实在是值得敬佩和赞扬,国朝绝不能亏待任何一个为国尽忠之人。军机处拟旨嘉奖,阵亡者入祭忠烈祠,你把名单报上来,我要亲自写旨慰问他们家人父母。”

    “太后圣德。”群臣又是俯下身子。

    文祥磕头回道,“启禀母后皇太后,塞尚阿为保护皇后,身首异处,请太后下旨抚恤。”

    “塞尚阿忠心为国,不惧奸人,以耆艾之身言辞痛斥奸贼,保护皇后,以身殉国,实在堪怜,加封一等承恩公,文华殿大学士,崇绮原本有承恩公之爵位,故再荫一子袭承恩公之爵,着内阁礼部拟定谥号。”太后下旨,“并派亲贵大臣前往阿鲁特府祭奠。”

    太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一夜原本是有两位军机值夜的,怎么就塞尚阿的消息,还有一个是谁?”

    李鸿藻高声说道,“正是庄亲王奕仁,他从了贼人,遗诏就是他签署明发天下的,昨日他还是领班军机大臣。”

    武云迪回道,“已经也扣在了园子里,等着母后皇太后发落。”

    李鸿藻落井下石,众人自然是就当做看不见,别的不说,被拘在圆明园内的军机大臣和醇郡王等心里自然是恼怒,“看来今日,又要少一位********了,”太后幽幽说道,“有些人就是不知足,进了军机,到了御前,有了钱,有了权柄,还要做领班军机,还要当监国,还想做皇帝!”

    庄亲王等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太后如斯之怒,怕是宗室亲贵这次受波及的怕是要都完蛋了。慈禧太后厉声喝道,声音在殿内回荡,“要杀我,要造我的反,无妨,古今之外从未见不流血不政变之王朝,有人对我不满,也是正常,毕竟人总是有顾及不到的地方,当差做事总有轻重亲疏分别,有人对我和议政王的洋务新政不满,也是寻常,要我的命,要夺权,没话说,谁叫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成王败寇呢,治国理政从来都是各人有各人的一套,不服我的,推翻就是,我不怪他,只是千不该万不该,这些贱人,不应该去谋害龙胎!”慈禧太后的眼角通红,“谁监国谁垂帘谁当军机领班都不要紧,最要紧的就是不能去惊扰了龙胎,要让英宗皇帝百年之后还有子孙可以祭祀!”太后说一个字就拍了一下御案,“英宗皇帝好不容易留下两个遗腹子,皇后的身孕居然被这些贱人弄流产了,那可是一个男胎啊,”慈禧太后哭的如同夜枭一般凄厉,“乃是大行皇帝的嫡长子!”(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