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五、今又复来(一)
    “其余各衙门按照往日处置事务,”皇太后继续吩咐,“有过者可先不罚,有功者必要先赏,田字房伺候的宫人们都被逆贼杀了吗?”

    “还有许多,都被逆贼关押在田字房,唐五福及几位太监宫女被杀之后,宫女安茜咬了本格的耳朵,本格惊惧离开田字房,剩的人才幸免于难。”

    慈禧太后点头,“我绝不会亏待忠于我的人,内务府要对死难者厚赏,唐五福和安茜以及死难的侍卫和太监宫女,询问家人,或是归于本家,若是愿意陪葬在我的陵寝的,一律迁入。”

    陪葬帝陵乃是臣子极大的荣耀,唐太宗的昭陵就陪葬了大约一百多的功臣,著名的长孙无忌程咬金徐世绩魏征等都长陪李世民于地长眠。本朝制度,除却关外三陵之外,其余者并无大臣陪葬帝陵之例,太后说要这些人陪葬于自己陵寝之侧,这是极大的荣耀,根本就不能轻易授之,只不过众臣想想,只是陪葬后陵,就算是太监宫女侍卫倒也无妨。于是也就不反对了。

    “留来的,太监赐给蟒袍,宫女赐给贵人的吉服,”慈禧太后说道,“其余的各有封赏,内务府去办就是了。”

    “警察署的有功之人,都由兵部进行录名记功。一干人等的犒赏,江忠源你先都统计起来。”

    “是。”

    “毓和办事不力,撤去九门提督之职,冯三保主持警察署剿灭反贼有功,任九门提督之职,加强关防,严禁贼人惊扰京师。”她看着荣禄。“荣禄加内大臣领侍卫大臣,主持丰台大营,武云迪也加领侍卫大臣。领侍卫大臣,主管圆明园关防之事。”

    一道道的命令发了出去。唯独就没有说到长春仙馆的哪一位要如何处置,但是大家看到了穆扬阿差不多已经被停职的样子,就能猜想到那一位的结局了。

    这样的政变看上去是有些儿戏,但是也不得不说,成功的几率很大,只要斩首行动般进了淡泊宁静,先将慈禧太后处死,控制住圆明园reads();。再手握太后印玺号令天,命群臣进园子,再发布遗诏,有想反抗的人即刻处死,毕竟在殿内手无寸铁,谁也硬不起来腰板来抗衡,到时候关键的几个位置一换,就比如昔日在畅春园即位的世宗皇帝一样,抓住了隆科多和年羹尧,诸位皇子就是心里再有不甘。也不得不俯首称臣。

    可惜走漏了风声,让慈禧太后逃了出去,这么鳌鱼入海。飞龙腾空,什么人都阻拦不了了,所以武云迪和荣禄有了密诏,就靠着这些乌合之众,就自然是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了。

    谋反的事儿从来没有完全筹备一说,靠着两个一直锦衣玉食的亲王能想出如今这样的法子,又勾结内廷,里通外合。闹了这样的局面,已经是前所未闻了。国朝两百多年,从未见到这样政变的事儿出来。不由得让人又惊又惧,又怒火直冒。特别是害了英宗皇帝的子嗣,这是绝对不能忍的,李鸿章等人,一心念念的就是保住英宗皇帝的血脉和法统,这一点来说,清流们比起恭亲王绝对是和慈禧太后更为亲近的。

    军机们去议事了,亲王大臣勋贵等也一一退,人心各异,不管有些人心里如何惊惧,现在是绝对不能如同没出息的穆扬阿一般显露出来的,只能是强忍着,或者是前去恭亲王哪里求情,要不就赶紧去慈禧太后的父亲,惠征哪里去磕头求饶了。

    武云迪去防卫,荣禄还是站在殿内,慈禧太后了丹陛,悄然对着荣禄说道,“你出去,派些人要看住四九城,不许贼人进出,特别是要看住什刹海的西南角那里头,明白吗?”

    荣禄骤然抬起头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太后,太后微微一叹,“我如今能相信的人,也就是你们几个的,别的人,再怎么亲近,我也是不放心的。”

    荣禄点点头,“遵旨。”转身大步离去,慈禧太后慢慢的走出了养心殿,看着殿外林立的士兵,这才稍微安定了来,武云迪差人把在豫亲王那里夺回的慈禧端佑皇太后之宝送了回来,红木匣子上尽是斑斑血迹,慈禧太后不动声色,点点头,叫小夏子收了起来,“别弄丢了,这盒子也不用擦,好叫我看的清楚,记得住教训。”

    太后行走到了勤政殿外,外头已经有宫眷等候多时,为首的就是云贵太妃和丽贵太妃,并六宫妃嫔,两个人连忙跪,“太后。”

    “起来吧。”慈禧太后点点头,她有些感慨,又有些唏嘘,“不过才两日不见,就已经仿佛过了好几年,我都觉得自己老了许多。”几个人只是含泪赔笑,太后对着云贵太妃说道,“这一番,多亏你了。”

    “我不敢当。”云贵妃微微屈膝,“算起来还是靠了祖宗保佑。”

    “你们躲到了哪里?”

    云贵太妃的眼中也是泛红,“我们躲在了安佑宫。”

    “安佑宫?”

    “是的,我见到了园子里头喊杀之声,想着必然有了变故,派了一个太监去偷偷的打听,别的不知道,只是瞧见死了不少侍卫,我想着不能坐以待毙,所以,就叫起了瑛贵妃,原本是想着趁乱逃出园子去,但是瑛贵妃她大着肚子,行走不方便,这在外头,若是被贼人追赶上,什么都难以挽回,等到了西北角的时候儿,她就走不动了,我瞧着安佑宫就在前头,搀扶着她进了去,夜里无人,两个人依偎在影真之后,不敢动弹,没有什么可吃的,所幸还支持的住,也有人进来搜查过,只是敬畏是列祖列宗祭祀的地方,不敢仔细搜查,我们这才躲过了一劫,到了晚间,臣妾听到了武云迪的声音,这才壮着胆子出来一问,才知道娘娘又回来了。这出来才发现,原来是躲在文宗皇帝的影真之后。”云贵妃有些激动,“先帝还是庇佑着我们的。”(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