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五、今又复来(四)
    高心夔不懂“碧池”为何意,但是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纠结过程,于是又说道,“之后见到太后和恭亲王一同出现,我才知道,这次反正再也无忧了。”

    “我是冒险了,”慈禧太后喟然长叹,“我只能说一句,我给恭亲王的,远远比睿亲王他们给的多!我就对着这个有信心,才敢如此行事。吃一堑长一智,错了不可怕,还是要先总结反思才是。”

    “此番二王叛乱,不知为何,居然能先排开外门,再入圆明园,实在是奇怪之极,若是有东太后在内策应,顺利的也是不可思议,实在是匪夷所思啊。”高心夔说道,“这是一件事儿,此外,还有消息一点儿都没传出来,虽然太后在病中,传递不及时倒也可能,但是怎么会一点都不知呢。”

    慈禧闭上了眼,一脸悔恨,“哎,废了宣礼处,等于我自断了臂膀。”

    由于德龄的缘故,宣礼处完全被闲置了起来,首脑们一股脑儿都押在了西苑,外头的消息完全成了睁眼瞎,这大约也是慈安觉得发动这次叛变,自己肯定不知道的仰仗,实际上自己的确是不知道,失去了在外面帮自己看着局势的眼睛,和听到外头不谐声音的耳朵,能在政变之中全身而退又有了。

    “太后可要重新组建宣礼处?”高心夔问道。

    “不建怕是不行,我欲继续秉政,就绝不能继续出现这样的叛变之事,同治朝之初就是政变,最后还是政变,只不过是角色换了换,到末了。我倒是成了被推翻的人物了,哎,”太后自嘲的笑笑。“监察百官,刺探各国情报。这都是要的,宣礼处之前我想废了,只不过是对德龄的厌恶而已,经过此番教训,我还能不知道宣礼处的重要性?只是这主持的人实在是难啊。”慈禧太后摇摇头,“伯足,你不妨也拿总起来?”

    这是要把宣礼处的大权托付给高心夔,高心夔摇摇头reads();。拒绝了,“并非微臣无意,只是力不能所及,报纸一事已经占了微臣大部分的时间,再者宣礼处乃是太后私兵,仿照前朝东西厂的故事来看,太后还是委派一位都太监把总才是最好的,只要人选的好,忠心无二,必然不会重蹈覆辙。”

    “忠心也没用。只能是看制度了,”慈禧太后微微沉思,“也罢。叫谁先摆起来就是,横竖只是杀了德龄几个人,原来的框架还是在的。”

    “娘娘已经重新秉政,身边不能没有以供咨询政事的人,微臣奏请娘娘宣召王恺运回京。”高心夔肃穆的说道,“如今朝野纷争未平,又值大乱,人心正是浮动的时机,稍有不慎。不仅太后这身家性命难以幸免,只怕这为国为民的心思和计划也要付之流水。请太后广为纳才,以备不时之需。”……

    军机大臣们回到了自己的值房。纷纷围住了恭亲王,行礼贺喜,“说到底,那些人都是跳梁小丑,不值得一提啊!”宝鋆红光满面,没有之前一天在圆明园里坐立不安,胆小容易受惊的样子,只见他威风凛凛,“以为进了圆明园夺了太后的玉玺就能号令天?真真是痴人说梦,咱们王爷,”他朝着坐在上首的恭亲王拱拱手,恭亲王坐在炕上矜持的笑而不语,“来一出锦衣夜行,不费吹灰之力,在园子外头,就让这些跳梁小丑一个个儿都送死了!真是赤胆忠心保****啊,啧啧啧,护送着母后皇太后返园子,要我说,这可比什么武云迪的功劳大过了,不是有句话嘛,功大莫过于护主呀。”

    这时候军机处几个人都是极为开心,殿内一团喜气,就连素日最为方正的李鸿藻不禁也露出了笑容,只是连番几日心血激荡,又屡遭大风波,这时候已经是支撑不住,和文祥一起出了园子回府歇息了。

    “没有咱们王爷,这台大戏可是唱不成了!”宝鋆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可真是精彩,精彩啊,王爷,只是我们在园子里头干困着,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只能是看着王爷挑梁子了,要我说,这时候,还论什么处置的人数呢?一干有联系的都杀了就是,比如那个老庄,嘿嘿,算起来当了一日的领班军机大臣,还是独相呢,真是猪油懵了心,居然敢在那遗诏上签署,”宝鋆摇头摆尾,得意无比,“八旗那么多废物点心,平时倒是没看出来他们的胆色这么足,如今这么一看,啧啧啧,最后要是凌迟处死,也可以光耀史书了。”宝鋆用巨大的冷笑声结束了这段话,胡林翼喝着茶看着恭亲王不说话,恭亲王摇摇头,“处置叛党的事儿,不急,这些人,要先让三法司都一一审讯起来,到时候废多少人,杀多少人,流放多少人,如今还没定呢。”

    “怎么会没定呢?”宝鋆奇道。

    “配蘅公,”沈桂芬捻须耐心的解释道,“如何处置,处置那些人,到底还是要看太后的意思的,王爷的意思,要先把有关系的,有包庇的,有提供便利的,一概都要控制起来,但是如何处置,还要等到瑛贵妃生产之后!”

    “啊!”宝鋆恍然大悟,“是,你说的极是!”

    瑛贵妃若是诞皇子,帝系稳固,文宗英宗皇帝一脉相承,后继有人,自然万事都好商量,到时候恭亲王要是出面求情,太后必然也会应允,那么恭亲王也能收一些人心和风评。

    可若是诞生不来,或是诞的是一位公主,不用说,凡是和这些乱党有联系的人,一个都逃不走。到时候一番腥风血雨,绝对不会是武云迪在圆明园里头杀了几个叛乱的侍卫和武官所能想比的,到时候就算是金水河里头流的都是血水,都是寻常!

    “横竖咱们也和这些破事没关系,”宝鋆想明白了,不复之前的欢欣,额头上反而沁出了汗水,“天老爷保佑,瑛贵妃这一胎必然要是好消息啊!”(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