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四十六、不如意者(一)
    沈桂芬看了一眼恭亲王,若无其事的说道:“母后皇太后倒是真信任王爷,居然敢派一个小太监来请王爷,没想到王爷居然也去了——”

    “可不是么,”宝鋆说道,“也就是王爷才有这样的胆色,敢于青衣小帽亲自潜伏在农舍之中,这才帮着太后又把圆明园打下来了,要我说,英宗皇帝没亲政之前,王爷在外朝,太后在里头,配合的那叫一个相得益彰啊,珠联璧合啊,星月交辉啊,叔嫂同心为国,这谁都是瞧得见的。”

    恭亲王笑骂了一句,“你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给太后当差,是名正言顺的事儿,不用你废话。”

    沈桂芬看了恭亲王一眼,原本心里的一些细微的想法烟消云散,“是这个理儿,王爷,接下去,外头的人,不用说,该抓的抓,该圈禁的圈禁,没有咱们手软的时候儿,只是这宫里头,东边的那位,不知道母后皇太后怎么处置呢?”

    “怎么处置?”恭亲王摇摇头,“论律是该死,但是到底也是太后的位份,英宗皇帝昔日都是养在她的膝下的,若是名典正刑,又是失了以孝治天下的道理,我瞧着母后皇太后也不知道如何处置,今日都没发作穆扬阿,穆扬阿又是她的得力干将,又是东边的生父,这可不好办了,”恭亲王呲牙啧啧,“罢了,横竖不是如今该操心的事儿,接下去该操心的就是吏部和兵部的事儿了。有许多的位置要空出来,如何安排。到底也是要议一议的。”

    “接下去可是要新人新气象了,”朱学勤讽刺的说道,“宗室怕是要空出许多,还有那些兵部任命的武官,配蘅公,”朱学勤对着宝鋆说道。“今年的丁银俸禄。怕是少了许多,你这位财神爷又是要赚大发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嘛,那些总兵都统游击什么的,总会有人顶上来的,不过老弟你倒是说对了,”宝鋆眉开眼笑,“宗室少了不少人咯,王爷,要我说。不如就按照谋逆的标准,九族都扯进去罢了,自然自然不是说杀人,只是若是迁出八旗。废了宗室和旗人的身份,这倒是不难吧?”

    这也是解决财政困难的一个法子,恭亲王点点头,“且不急,看后续如何吧。咱们只要督着三法司审案子就是,别的事儿别忘了,”他吩咐宝鋆说了一些采办洋务机器的事情。没一会,内奏事处的太监前来传旨,“太后吩咐,柳州知府王恺运解去知府之职,进京再有大用。”

    朱学勤等人连忙起来应下,恭亲王坐在炕上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太监又传旨,“令醇郡王提调神机营,护卫圆明园。”

    神机营是纯粹的火枪火炮部队,之前圆明园之中为了保护太后等人,一概没有火枪火炮在圆明园之中部署,这神机营自然也就从未进入圆明园,更是连圆明园的边都不会驻扎,神机营之前一直在丰台大营由德国教官训练,如今终于要拿出来试一试了,听到谕旨,恭亲王不免皱眉,神机营之设置,原本的意思是为了和十二镇之中鱼龙混杂的兵丁组成成分分开,纯粹的组建一支毫无二心的队伍,这由醇郡王统帅原本也是使得,只是这神机营建起来不是守门用的,是为了和西洋诸国的火枪队一较长短的,用在守门上,未免是大材小用。

    沈桂芬见到恭亲王皱眉,笑道,“太后这些日子必然是吓怕了,所以要先多些人守护才是,要我说,圆明园太大了,关防实在是难以严密,与其那么多人在这里守着,还不如王爷奏请回銮京中才是。”

    “回銮么,”恭亲王复述道,“京中是关防严密,但是景致就不如这里了,咱们面见议事也不如这里头方便,再者瑛贵妃临盆在即,再有挪动怕也是不利,就先看着吧。”……

    “太后预备怎么处置东边的?”

    “我不知道,”慈禧太后摇摇头,“一了白了,直接杀了就是,但是你是知道我的,若是能不杀人,就不杀人,昔日肃顺如此得罪我,我最后还是饶了他一命,只不过,我有些事儿,稀里糊涂的,实在是糊涂,还是要先问清楚吧。”

    “娘娘请恕微臣直言,”高心夔听到了肃顺的名字,眉心微微一跳,若无其事得慢慢说道,“娘娘的心实在是太软了,当然,微臣是知道的,并不是什么妇人之仁,但是外头人看来,只会觉得娘娘软弱可欺,或者说,宁愿承担一定的风险做违法或者是叛乱的事,横竖娘娘最后还是会网开一面的,如此长久以往,人人都会知道,违法乱纪的代价很小,就算是犯上作乱,也不过是贬斥而已,可犯上作乱,一旦成功,可就是泼天的富贵啊,这样的代价,这么多的成果,谁都容易滋生出不轨之心。”

    “吕后为稳固朝政,杀了韩信,汉高祖死后,扶持幼帝,更是接连诛杀诸刘,武后也是大杀李氏诸王,上位者,绝非是一手仁善可以维持的,若是无杀伐之心,果断之意,微臣可以断言,日后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只会越来越多。”

    太后低着头沉默不语,或许自己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丝吧,“伯足你说的极是,我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同治年以来,不,可以说是我入宫以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从贵人嫔妃贵妃皇贵妃,一步步到了皇后,生下了英宗皇帝,又代替文宗皇帝批折子,抵抗外敌,又顺利拿下顾命八大臣,垂帘听政,可以说,这半辈子都是顺风顺水的,顺风顺水造成我自大狂妄的性子,总是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一切,”太后托腮喃喃自语,“天下一切事我都可以掌控,什么事儿都不用担心,只要我发号施令,都可以有人做去,我只要等着看成果就是了,直到英宗皇帝的死,和这次的事儿,接二连三的告诉了我,我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