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六、不如意者(二)
    “我既然不是神仙,有些事情也就要好好看清楚,认真想想,到底该怎么对待了,”慈禧太后长长得吐了一口气,对着高心夔说道,“不能继续出现这样的乱子,或者说,这样大的伤害我都经历了,将来任何事情都不能侵害到我了!”

    “是,”高心夔默默说道,“此番叛乱,别的不说,世袭罔替的八位里头已经有三位牵扯在内,这不能不警惕,太后对于宗室十分器重,为何还有如此多的人愿意叛乱。”

    “无非是帝位空悬,”慈禧太后慢慢说道,“我明白,就是为了帝位空悬,人人都觉得可以分一杯羹,或者染指大位。”

    皇太后或者皇后临朝称制,的确是可行的,但是从未有这样嗣皇帝未明的情况下来进行秉政,没有指定继承人,宗室不能安心,别有用心者就会兴风作浪,有人会观望,有人会动摇,有人也会景从。

    “是,宫中女子难生产,世人都是如此认为,虽然有两位后宫有孕,但如何保证都能平安顺利生产,这是第一重关卡,腹中不知道男女,这是第二重关卡,就算诞下皇子,能不能平安长大,这是第三重关卡,有心人原本是蠢蠢欲动,太后一病倒,更是有了可乘之机,有了机会,又有了名头,就有了叛乱。”

    太后默然,“皇后之子已经流产,瑛贵妃也马上要足月,到时候如何,自然就能见分晓,只是微臣要多嘴一句,瑛贵妃腹中的龙胎,不知道男女!”

    高心夔的声音不大,但是震的慈禧太后心里剧烈的一跳,她微微苦笑,“你也不用如此直白。”

    “这是必然发生的道理,”高心夔毫不退缩,“诞下龙子。万事顺利,一切好说,若是诞下公主,”高心夔微微停顿。“太后还是要早作绸缪才是。”

    慈禧太后点头,“你是说嗣皇帝的人选?”

    “是,这是必然的。与其到时候手忙脚乱,受到外头的挟制,还不如提早做好准备。自己定好人选。”

    “我知道了,”慈禧太后点头,这时候也只有高心夔才会戳穿自己的幻想,告诉自己要为未来做好打算,“接下去就等着瑛贵妃的喜信儿吧。”

    “这番叛乱,宗室又要大洗牌,只是若是宗室贬黜废位的太多,未免遭人非议,”高心夔说道,“有三位世袭罔替的王爷牵扯在内。娘娘预备怎么处置?”

    “你觉得要如何处置比较好?”慈禧太后悠悠问道。

    “微臣不敢妄议。”

    “杀人是一定的,”太后说道,“别的还不一定,总是要看瑛贵妃的龙胎,”她的眉宇之间露出了几丝煞气,“最好不要让我找到大发雷霆的机会。”

    “世袭罔替的王爷空位许多年,微臣以为此举不好,还是要尽快归位,以安宗室之心,不然若是让人觉得太后用不袭爵的法子来亏待宗室节约银子。苛待宗室,臣以为,八旗和宗室都会有怨言的,这样的话。不利于娘娘继续垂帘。”

    “恩?”慈禧太后看了一眼高心夔,“那怡亲王和郑亲王两位王爵,你觉得该发赏回去?”

    “是。”

    “发回去倒也不是不可以,”慈禧太后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盛京来报,说是端华载垣时常上书请朝廷复发两位世袭罔替的王爵。在那里受苦了那么些日子,这惩罚也算是就够了,只是,”太后顿下了话语,不再继续说道,“如今我还没有发还大赦的想法,你跪安吧。”……

    “润芝,”恭亲王问着胡林翼,“你以为,为何有这样的叛乱之事。”

    宝鋆盘膝坐在炕上喝茶,胡林翼微微思索,“除却宫里头的原因之外,我以为,还是要和八旗宗室这些年进新军有了兵权有关系。”

    “哦?”

    “太后为再造八旗之英名,旧年下诏,在京之中八旗子弟,若不进学者,必须当差,或者是进讲武堂,这里头自然出了许多英才,但是也存在着八旗子弟宗室提拔过快的缘故,”胡林翼说道自己对着恭亲王歉意的告罪,“涉及八旗事务,我原应该不能多嘴的。”

    “无妨,这也是问你这个局外人的缘故,旁观者清嘛。”恭亲王安慰道,示意胡林翼继续说下去。

    “宗室子弟,一旦入新军,身上带着的爵位,立刻就提拔到了从二品以上的武官级别,而八旗普通人,和民人,需奋斗许久,终其一生也未能到从二品,这不利于新军建设,武云迪和荣禄都是旗下的,若是要他们一心重用这些人,也是不能,如此以来,宗室子弟已经有了怨言,他们瞧不起湘人淮人,再加上有心人的挑拨,生出这样的乱子实在不算是稀罕事,如今事后想想,叛乱之事似乎是匪夷所思,但是细究原因,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次事件之中,还有一事也需注意,王爷,”沈桂芬点点头,继续说道,“园子里头一旦遗诏出来,诸军,就连八旗护军营都不敢再动弹了,大军之命,只是维系在太后一人的身上,才有如今的祸事发生,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遭了叛逆的毒手,王爷高风亮节,不欲惹人口舌,昔日这兵部诸事都由太后一言而决,就连武官任命多数也不插手,臣以为,接下去绝不能如此了。”沈桂芬说道,“太后虽然是临朝称制,毕竟是内外有别,若是再有事端,王爷也不至于又要只身奔于外头。”

    “我知道了,”恭亲王不置可否,沈桂芬和恭亲王相处久了,岂不知道恭亲王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暂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沈桂芬暗暗一叹,只有宝鋆有些八卦,不免兴致勃勃,“王爷,您在西郊那里,找到太后的时候,一起说了什么话呢?”

    恭亲王尴尬的一笑,“还能说了什么,无非是如何处置乱党的话儿罢了。”

    宝鋆却有些疑惑,“大家都说王爷可是和太后娘娘商议了一夜,这些叛贼似乎也就不用处置这么久吧。”

    沈桂芬有些尴尬,胡林翼闭上眼不再说话,恭亲王忍无可忍,“好了,扯这些做什么,”他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咱们如何把接下去的事儿办好才是正理!”(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