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七、可与人言(一)
    外头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武云迪在殿门外打千行礼,“娘娘,叛乱主犯一共三十二人已经全部带到。一看书要·1要kanshu”

    跪在地上的宝鋆抬起头看了看太后的背影,太后虽然也跪在地上,但是她的背影挺直,宛如一颗不惧风雪的青松,太后闭着眼,“叫他们一同跪下,为瑛贵妃祷祝。”

    “嗻。”

    三十二个人不是王爵就是国公贝勒等,带着手铐脚铐,一一跪在了安佑宫前,满朝文武都看着这里头的动静,不免心里凉,庆幸之余,不免疑惑,太后这是要再次血溅圆明园吗?

    只有军机大臣知道了太后的意思,太后把这些人的处置最终决定一拖再拖,一直要等到瑛贵妃平安诞下,这就是意味着这些叛贼的命运,完全要看在舜芳书院的消息上了。

    恭亲王伏在皇太后的左侧后面一点点,他悄声对着慈禧太后说道,“太后,您的身子刚好,不能久跪啊。”

    “没事,我这也是临时抱佛脚了,”慈禧太后俯下了身子,拜了三拜,“大约也只是跪这么一次了。要看书·1kanshu”

    恭亲王无奈的苦笑,太后跪着,谁敢不跪着等消息?于是大家都跪在地上,殿内的人还可,殿外真是骄阳似火,不少关押了许久的罪犯都热晕了,又连忙被拉扯醒,叫他们老实跪好。

    时间是过得那样的漫长,似乎却又是瞬息而至,不管消息是否让人满意,人都必须要接受,小夏子拼命跑了进来,这时候谁都没有怪罪小夏子犯了规矩,大家都伸直了脖子,看着小夏子小跑进了安佑宫。

    太后睁开了眼,仰面看着咸丰皇帝的影真,小夏子伏在了偏殿之外,磕了一个头。“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小夏子的语气里丝毫没有任何喜庆的意思,恭亲王的心微微一沉。“瑛贵妃娘娘,诞下了一位公主。”

    李鸿藻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文祥一脸惨然,殿外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片刻之间安佑宫鸦雀无声。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殿外跪着的人面色各异,不少人偷偷抬起头看着太后的背影,平安顺产原本是喜事,可诞下的是一位公主,公主有什么用!

    帝系如今真的是断绝了,从此以后英宗皇帝一脉,正式宣告断绝。一看书·1kanshu

    殿外突然响起了凄厉的笑声,众人大骇,不知道谁在这个时候失心疯突然笑起来。大家也不顾及礼仪,连忙抬起头来,只看到一袭白衣的豫亲王在放肆的大笑,边上两个侍卫拳打脚踢,却也不能让他止住笑,睿亲王跪在边上瑟瑟抖,“哈哈哈哈,是一位公主,不过是一个公主而已!”

    咸丰皇帝的影真,含笑看着自己。太后扬起了脸,慢慢的站了起来,她跪的久了,双腿麻。站起来的时候有些站立不稳,恭亲王也起身准备扶住,却被太后举起手制止住了,太后转过身子,“传旨,”她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从千万里之外传递回来的。飘忽不定,语气含糊,“瑛贵妃诞生公主有功,进封为皇贵妃,礼部拟制封号。”

    太后慢慢走了出偏殿,群臣纷纷转过身子,面向太后,恭亲王站了起来,就看着皇太后的背影,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也不知道如何说。

    太后慢慢的走到了狂笑的豫亲王本格之前,淡然开口,“你笑什么。”

    “我笑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断子绝孙!”本格哈哈大笑,扭曲的脸上全是残忍的笑意,他的双臂被反锁住,跪在地上,却还是努力仰起脸盯着慈禧,“太后,您这么英明神武,料事如神,以前就号称女诸葛,怎么没算到,自己会断子绝孙呢?”

    太后铁青着脸,伸出了手,用力的扇了豫亲王一个巴掌,手上的护甲给豫亲王的脸上划过了两道深深的血迹,小夏子连忙扶住太后,“娘娘仔细手疼。”

    太后举起了半麻的手,看带着血迹的护甲,阳光之下的紫金护甲泛着妖艳的血迹,豫亲王大怒,作势欲扑,却被狠狠的压在地上,“你这个妖妇,要是有半分还对着大清朝的愧疚感,你就该自尽!克死了文宗皇帝,克死了英宗皇帝,哈哈哈,还克死了皇后和嗣子!你就是毒妇,是吧?叶赫那拉氏,天生就是要来灭我爱新觉罗的,灭大清者,叶赫那拉!大家看看啊!”本格状若疯癫,哈哈大笑,“英宗皇帝的血统都断绝了,都是这个妖妇做的,看看,生了一个公主,怎么地,叶赫那拉氏,你是不是准备要把这个公主扶上帝位呢?”

    侍卫忍无可忍,举起了刀鞘准备掌嘴,慈禧太后举起手来,拦住了侍卫,“让他说,让他说个够!”

    “你可真会颠倒黑白,英宗皇帝的嗣子可是被你害死的,你倒是推到我的头上了。”

    “那英宗皇帝呢?”豫亲王阴冷的嘲笑道,“我瞧着你和武后没什么差别,都是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为了权势!”

    她不再和他做口舌之争,转过身,推开小夏子,“我知道这里头别有用心的人多了去!我一直懒怠管,想着只要是大家用心当差,”她环视众臣,“就算有些小心思我也不来管,毕竟人人都是有自己的小算盘,可惜啊,这么多人辜负了我的信任,”她依次看了跪在地上都穿着白衣的犯,“得寸进尺,说的就是你们!”

    “接下去我再也不会容忍有异心之人!忠于朝廷,忠于我的,将得当厚赏,背叛朝廷,背离我的,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今日我就先处置了这些叛逆,做一个大旗立在那里,让你们也好惊醒些!”

    慈禧太后转过头看着豫亲王和睿亲王,睿亲王已经瘫软在地上,豫亲王还十分不忿的挣扎着,“军机处传旨:三法司前番所议之罪,所定之罚,尽数属实,豫亲王本格,睿亲王德长并贝勒贝子国公等三十二人,暗练家丁,勾结新军,谋朝篡位,杀塞尚阿,逼皇后流产,更是挟持慈安太后,意图刺杀于我,十恶不赦,罄竹难书,理应寸碟而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