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一、三月初三(二)
    被老板称之为五爷的人笑而不语,把那个报童拉了起来,“你把这些榆钱都送到我的府里去,我报怨了,”五爷说了个地址,从荷包里数了三个铜元给报童,“你呢快快回家,给你弟弟去交学费就是,将来你弟弟学了知识,想必也会教导于你这个给他凑钱的好哥哥了。”

    报童接过了钱,那铜圆中间无孔,做工精美,正面印着“同治元宝”,下面一行字“十二年六月制”,反过来一看,写着钱数,“五十文”,报童千谢万谢,转过身一溜烟的跑开了,五爷这才笑着对老板说道,“今个难得有空,把你书店里的好书都拿出来给我瞧瞧。”

    “早就预备下了,知道五爷今天休沐,”老板笑道,“碧螺春也热热的备好了,就等着五爷呢。”

    三月初三,衙门这一日也是歇息,从京中到地方皆是如此,官员们会利用这一日难得的休沐来干一些文雅的事,比如踏春游猎野餐文会之类的,抑或醉卧八大胡同——前几年或许是世风日奢,且风气大开,以往官员不得进出灯红酒绿场所的禁令大家视若罔闻。

    但是这几年起,似乎大不相同,官员们在这一日,以往的兴趣爱好,似乎都消失不见,要不就是加班办差事,要不就是趁着这休息的时候,想着如何多学点东西。

    五爷进了书店,半是抱怨半是炫耀,“这些日子,部里真是要忙疯了,春闱的事儿,那是和礼部一起弄的,循序办着,也不算忙,在湖南、安徽等几个省地试点办了小学,好家伙,别的省巡抚布政使这些红顶戴。日日上书要各地筹建小学,各省学政,更是堵住教育部的大门,破口大骂。说是教育部偏心,”那个五爷一摊手,“从来只有闻道有先后,没有听说什么办学要分先后的,尚书大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就怕被这些学政吐吐沫,我那个堂官,知道如今的直隶学政是我当年在京师大学堂的老师,巴巴的倒是把我派了出去顶岗。”

    “那五爷可就惨了,贵老师还能这样放过了五爷?”老板窃笑。

    “嗨,谁说不是呢?”五爷摇摇头,“我那个老师,论起年纪,倒是比我还小,奈何是科举中式。又是同文馆历练过的,成日里在我这里摆老师的架势,见了面,倒是也不骂人,只是抬头看着天,翻着白眼,说自己真是没用,教出的好徒弟,不帮着自己,还帮着外人。害的自己在直隶父老面前被骂,还念叨这个世道怎么回事,尊师重道都去哪里了。你瞧瞧,你是什么话。”

    书店老板笑道。“这是贵老师取笑五爷呢,瞧着他说话,是一个极为诙谐的人。”

    “我倒是不敢,差点就要跪下了,这老师才收了蓬,跟着我回家大吃大喝了三天。之后抹抹嘴就回保定了,走之前还说此事一定要办成,直隶近在京畿,京师、天津都办了,直隶不办,如何成体统?将来万岁爷问起来,他可是要如实禀告,不会再来教育部打擂台了。这样的话说的在理,我没法子,也只好如实禀报了。”

    书铺老板亲自给五爷倒了一杯茶,“知道五爷这时候在为部里头的事儿烦心,所以有几本书倒是备下了,就等着给五爷过目。”老板从边上拿了一个青布包出来,递给了五爷,五爷打开一看,头一本就是《德意志国教育考》,作者赫然就是刚才谈论过的那位国朝新贵,中国住德意志大使。

    五爷打开一看,序言就是十分惊人,“德意志立国之初,先胜丹麦、挪威,再胜奥地利匈牙利,最后大胜法兰西国,俘获法兰西国皇帝,震惊天下,更是割让洛林等两地,这两地乃是煤矿聚集之地……德意志乃四战之国,群雄虎视眈眈,远非我国之地理优势所能比也,为何能成西洋诸国畏惧之新霸主?”

    “除却工业发达,军备先进之外,余在德国三年,私下观之,争霸西洋之最根本,乃是教育,德皇有言:‘未有办教育而亡国者’诚哉斯言!”

    看到这里,五爷心神震动,连忙合上,“不能再看了,再看我怕今日就要赖在此处了。”

    “这位大使倒是写了几章,断断续续的,之后有人专门请这位大使写一本关于德意志国的书,这位大使于是就写了有关教育的这本。”

    “倒也没错,德意志乃是西洋新贵,原应多多注意才是,”五爷点点头说道,“且德意志并无和中国有过冲突,想必也能和中国交好,”五爷看到后头还有法兰西大使郭嵩焘所著的《西洋游记》,还有几本介绍西洋的书,五爷点点头,十分满意,“甚好,这几本书都要了。”那个书店老板笑道:“报纸上,听说郭嵩焘要回国了?”

    “还没有,”五爷起身,“你也是湖南人,你这位老乡可是当差当的甚好,历任英法两国大使,外交的事儿,处置的妥妥当当,朝中都颇为满意,有传言说,回国之后即刻就要进尚书,不过还不是如今的时候,总要等英国的事儿了了,故此已经在英国候着了。”

    五爷一路信步走回家,因为是惦记着包里的书,走的分外快,到了南城的一处小胡同里头,进了自己的宅子,这宅子有些小,不过十分清净,外头的叫卖声和车马声一律挡在了大门外,五爷进了宅子,叫了一声,一个老家人拿着一篮子榆钱出来,朝着五爷端端正正一丝不苟的行了礼,五爷问:“太太呢?”

    “回大爷的话,在格格房里,格格今日不太痛快呢。”

    五爷无奈的摇摇头,转过身到了自己女儿的房间里,里头一个明眸皓齿的十几岁丫头正在流着泪哭闹不已,一个夫人正在悄声安慰,那个丫头见到自己父亲进来,越发哭闹了起来,“阿玛,我就是要去上学!”(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