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他吓她吗?

    其实,他对长大后的楚向琬了解得很少,只不过就是偶然几次看到的都是她讨好自己嫡弟、却被他嫌弃的样子而已。

    萧云庭记忆中的女孩子还是那个在圣佛寺送果品给他吃的女孩子,当年他十岁时一个人去给生母点长明灯,难过之时坐在寺外的山边哭了。

    就是她伸着手递上几块糕点问他:“小哥哥,你是饿了是吗?别哭,我这里有好吃的糕点,你吃吧。”

    那时她多大?

    好似才三岁。

    而他那时是怎么做的?

    他直接打断了她的果子,因为他不喜欢看到她一脸的阳光,因为阳光就代表着宠爱!

    凭什么?

    大家都是庶子庶女,凭什么她就有亲娘痛爱,而他的生母却已长眠于地下还得受到那个主母的咒骂?

    当时她被他吓哭了,哭着去找娘了。

    再见到她就是两年前,已经失去的稚气的她天天到府上缠着自己那嫡弟,非他不嫁、使劲手段,再也不记得寺庙中那个悄悄在哭的小哥哥了!

    想起从前,萧云庭心中一片清冷:“我吓你?你是认为我不配是才对吧?”

    又是一个不配!

    楚向琬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一会儿非得煎碗药喝不可,要不然晚上铁定会做恶梦。

    堂堂的未来镇北王、实质上的摄政王,是她一个庶子的嫡女能配得上的人吗?

    不是配不配的问题,只是一来她只想嫁冀郎,二来这人是有名的冷情冷性之人,她要嫁给了他,那还不会被他给冷死?

    才不要呢!

    想到自己刚刚还在想捡个大人情,此时楚向琬真有点想哭:“表哥,您别跟我开玩笑好吗?我是傻、我是不懂事,可是我又不是蠢到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地步。”

    他是在开玩笑吗?

    萧云庭眼一挑:好似他确实是在开玩笑!

    庶子有出息,他的嫡长女自然非一般的庶女。

    楚世杰楚大人如今虽然是礼部无权的从四品郎中,可对于楚家来说,他却是最有出息的人,别人只知道楚家落迫,可楚家人却不觉得如此。

    在萧云庭的心中,楚向琬的爹再有出息,楚家也是日落西山了!

    就算楚家宫中有个淑妃娘娘是姻亲,可惜娘娘仅生一女,宫中无势,他萧云庭纵然是安靖侯府庶子,可身世也比她强得多!

    突然出言轻薄她,是因为他心中有恨!

    恨许氏母子害了他亲娘的性命、恨无用父亲不能给他生母报仇、恨那侯爷祖父把庶子庶孙当奴才来用、恨这女子竟然会喜欢上那萧云恒没用的东西!

    抬起头,萧云庭看着楚向琬那美丽的小脸,目光深沉而清冷:今日她救他,也是因为萧云恒吧?

    否则以她那骄纵的性子,恐怕瞧不上他们这些个庶子庶女呢。

    室内一片沉静,萧云庭那清冷的眼光让楚向琬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清楚这眼光,每一次这个人要收拾人时,这冷光就是这样的冷……

    难道,是因为她拒亲,他恨上自己了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