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说到安靖侯府,柳历真心为兄弟难过。

    什么狗屁嫡出庶出?

    都是萧家子孙,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滴?

    特别是优秀的庶子,远远比那些纨绔嫡子好得多!

    还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家好,夫妻一心家宅旺啊!

    柳历愤愤的说:“管它呢!侯爷年纪大了也管不上了,你父亲更是成天溜鸡逗狗不可能管你的亲事,至于你嫡母,她恐怕是巴不得你不成亲!娶妻生子是你个人的事,反正他们也不会记得有个你!”

    他们不记得他就行了吗?

    萧云庭眼光清冷:“不!我不会容他们不记得,有朝一日庭必让他们当神一样来敬!随便成亲,我不可会去做。当我萧云庭的夫人,家世、人品、相貌都得是上上之人选!”

    这话一落,柳历一听万分惊讶:“难不成,你想娶个公主?”

    尚公主?

    如今大楚朝中的公主,哪有一个好的?

    不是娇蛮过度,就是头顶长眼,别说年纪不合,就是年纪相当他也看不入眼!

    萧云庭目光深远:“或许。”

    话一落,柳历眼神闪了闪:难道,真的是他多心了吗?

    ——如果真是多心了才好,楚姑娘是真的不错,可她心里喜欢着他嫡弟啊……

    不经情伤,不会知道情有多伤人。

    正因为柳历受过此伤,所以他希望他的兄弟不会与他一样品尝这样的苦果。

    只是眼前的兄弟,他不是自己能劝得了的人。

    只希望,正如他所想:他的女人家世、人品、相貌都得是上上之人选,而楚姑娘放在京城,她的家世、人品都不是太好……

    有外客,送上了几味菜后楚向琬就没再进来,等柳历回城后天已经晚了,见到萧云庭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一见到他,楚向琬的笑容就堆上了脸:“表哥,今日身体可舒服些?柳公子有没有说,您的伤恢复得如何?”

    昨天,柳历说了许多。

    每一句不似在劝他,其实都在告诉他:眼前的小姑娘喜欢的是自己的嫡弟……其实他是真没有成亲的想法,他未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的危险,现在哪有成家的条件?

    在他的心底只是深藏着那双闪亮的大眼:欲哭,却不让眼泪掉下来……每当他变得残忍的时候,总有这句声音:大哥哥是坏蛋!

    他不想变成她心中的坏蛋……至少,在她面前,他不是一个坏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