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在徐庄的心中,主子能喜欢上一个姑娘,他就谢天谢地了!

    只要主子能喜欢,姑娘什么身份、什么模样,徐庄已不求了。

    别人家的儿子年过二十孩子都满地跑了,只有他的主子,总是一个人孤寂的过日子,没有喜怒哀乐,活得像个老人。

    纵使楚向琬心中只有萧云庭的嫡弟,徐庄也不在意了,只要他家主子喜欢,他愿意为他做一切。

    可一到这船上,楚姑娘挺和气,也时时关心他。

    可他呢?

    自从上了船,他不赶紧与姑娘培养感情,天天呆在舱里不出来。

    心里再喜欢,这有用吗?

    别说回京城的路也就么半个来月,就这样下去,半年也不行啊!

    想到这,徐庄赌气的撇开眼,不去看自己这不争气的主子脸色了!

    楚向琬可不知道徐庄已在百转千回,一听萧云庭还没吃早饭便笑呵呵的说:“正好,我也没吃呢。静初,让江妈妈多送点早点上来,我与表哥一块吃。”

    船上的饭菜实在难以入口,买来的两个婆子其中有一个姓江的,年轻时在大户人家当过厨娘,手艺不错。

    静初听闻她说起做吃食,于是自作主张与船家沟通,租了一个炉子,每日请江妈妈给主子做饭菜。

    静初闻言立即下去了,徐庄也跟着下了底舱。

    舱前,就他们两个。

    萧云庭不说话的时候,楚向琬还真是有点怕他的:“表……哥,您来杯白开水吗?我听说,人早起的时间每天一杯白开水喝下,对身体很好呢。”

    “嗯。”

    一个字,这是表示喝白开水好呢、还是代表他喝白开水?

    楚向琬泄气:多说几个字,会割你的舌头吗?

    让人猜,真费劲!

    不管了!

    礼多人不怪嘛!

    喝不喝是他的事,拿不拿是自己的事!

    楚向琬转身:“表哥坐会,我去拿白开水。”

    “嗯。”

    听到这个‘嗯’字,楚向琬心中一声长叹:刚才未来王爷那个‘嗯’字是认同她的说法,他要喝白开水!

    ——娘唉,与未来王爷打交道,真的好累,好在就这几天,不会一辈子啊,否则早生华发就是她了!

    楚向琬的表情自然落入了萧云庭的眼里,看着这婷婷玉立的身姿进了舱,他严厉的表情才松了下来:小丫头,我本想离你远点的,是你勾引我的!

    在船上能做的东西不多,可是江妈妈手艺真不错,这馄饨、小笼包都做得味道极好。

    见萧云庭面前的吃食很快就吃完了,楚向琬低头看看自己连半碗馄饨都还没吃完,顿时张张嘴:“表哥,不够吗?”

    可话才落下,她面前的馄饨到了别人面前,只见他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然后把她的馄饨分走了一半……

    顿时,楚向琬的脸烧了起来:“表哥,这个我吃吃……吃脏了……我让江妈妈再给您下一碗……”

    然而话没说完,一双筷子又伸到了她跟前的碟子中,一只小笼包又进了某人的嘴,那小半碗分去的馄饨已呼啦啦的下了某人的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