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马车到码头的时候,静初看到她是飞奔而来:“姑娘,你们总算回来了!再不回来,饭菜都要凉了,江妈妈问了好几次您回来没有呢。”

    小燕子似的静初让楚向琬心情很好:“不急,要是没饭吃了也别怕,我买了好多零食,够你饱三餐了!”

    终于静初的眼珠放光了:“姑娘,这一大堆都是零食?”

    “嗯。”

    “姑娘,您真的太好了!静春,快来搬东西!”

    真好!

    静初还是这么活泼鲜亮!

    楚向琬心情很好的问:“酒送到了吗?”

    “送到了,一个时辰前就送到了。”

    酒送到了就好,她这次带回来的桑果酒是去年她做的酒,因为药材是后来加上去的,这酒味不够浓。

    那酒对男人而言,淡了些,掺上这些烈酒回京刚好做礼品。

    楚向琬点头:“嗯,那就好。”

    今日船就停在了碌州过夜,因为明日要过的柳江峡长四十余里,如果风向不顺的话一天才能过得去。

    晚风徐徐、月光柔和、江面上灯光点点,碌州码头的夜色十分迷人。

    一条条的花船、一阵阵的歌声在江面上游荡,嬉笑声、酒令声,充斥盈耳。

    船上的船工除了值班的外都出去喝花酒了,此去往北夜宿的只有小城镇,小地方的人自然没有大地方的人多,美人赤如此。

    萧云庭看着月光下认真给他涂药的小脸,目光阴沉:她还很小,十五都未满,而他年过二十二了,再过几年他会不会更老了?

    他生于正月,而她则生于冬月,他比她大了几乎八岁。

    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算小,刚才在街上的时候,她还真要护着自己呢!

    真是无知者无畏,若不是他心里有准,这丫头还真要出事!

    胆大的丫头,自小就如此,看来这性子还是没改变,看着眼前认真的人,萧云庭不知道自己的眼光已变得很柔和了……

    “小姐…唔唔唔……”静初看着把她的嘴捂得死死的徐庄,睁着大眼十分不解:“方海窝……”

    徐庄压低声:“别说话,我就放开你。”

    出什么事了?

    静初点点头,终于顺了口气,轻声问:“徐大哥,出什么事了?”

    “今日在城里发生了马伤人的事,爷为了救姑娘伤了胳膊,姑娘正在给爷上药。”

    啊?

    “我家姑娘……”

    “嘘!你主子没事,有事的是我家主子,你别过去打扰。”

    静初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情形,本来她觉得姑娘亲手做这种丫头做的事不合适,可一听徐庄这解释,她觉得合理了!

    大公子是救姑娘而伤,姑娘又懂医术,她来抹药天经地义……

    为了不打扰主子,两个忠仆静静的躺在舱角,甚至不知道两个人的姿势很亲密。

    终于,一个声音响起:“表哥,明天不许碰到水,要不然就留下疤痕了。”

    “无妨。大男人,怕什么疤。”

    楚向琬十分严肃:“那也不行!天气这么热,如果溃烂了,那就麻烦了。表哥,明天不许碰生水,听到了没?”
返回首页